Author Archive

听说 – November 21st,2022

Tuesday, December 20th, 2022

異能會是一種威脅嗎?應該是的,但是用排擠的方式顯然就是無腦的錯誤。是治癒,還是增加安保的系統使其異能不被使用應該才是正解,擁有異能不是犯罪也不應該是普通人維護正義的手段,如果法律沒有了作用,並不能平衡社會公義,暴力終將成為必然。 #The Gifted

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很難接受他人心中的陰暗面,可不是每個人都有嗎?至暗時刻說的話就算是內心所想也未必全是真實的,就像高光時刻一樣,所有說出來的話也至少有一半是虛偽的。那為什麼不好去原諒他人呢?甚至我們都承認自己內心中的陰暗,卻無法忽視別人的。
這樣算是信任危機還是算雙標呢?總是希望他人善良的像一塊美玉,卻可以接受自己光如鑽又黑如碳。兩者皆有吧。
責人者,原無過於有過人之中,則情平;責已者,求有過於無過之內,則德進。 #Supergirl Season01.Episode16

萨曼莎·巴克斯 Samantha Barks 饰演 艾潘妮 Éponine

在我看來珂賽特雖然甚是可憐,但是畢竟還有冉阿讓陪在她身邊,關懷無微不至,雖然她的媽媽芳汀結局慘澹,但最終還是得到了冉阿讓的承諾,雖然她只能在天堂靜靜的等待冉阿讓,馬里尤斯失去了與之奮鬥的戰友,夥伴,但是最終還是收了珂賽特的愛情,得到了冉阿讓的祝福。
在這個這麼一個悲催的世界裡,沙威迷失了自己的信仰,他錯了嗎?摧毀他的到底是什麼?其實,如果我們的內心堅定,我們至少一半的幾率成為沙威。
然而最讓我心如刀割的,可能就是愛潘妮了,在那樣的一個成長環境下生活,他顯然比所有人都顯得高尚,她清清楚楚的知道什麼是愛,如何去愛,你懂陪伴,懂犧牲,有期盼卻也不強求,當她獨自站在雨中的時候,我仿佛覺得那雨水便是我的眼淚,專為她而流。 #Les Misérables

听说 – November 3rd,2022

Sunday, November 20th, 2022

其實我不喜歡德雲社,甚至我都有點支援姜昆了,確實葷段子太多了,顯得真“三俗”。
那為什麼早不說呢?其實,還真不是我不喜歡德雲社經常說起的葷段子,只是聽的太多了,多少有點膩。就如同平時,總不能為了活躍氣氛就一直說成人的故事吧,畢竟人家還是個“孩子”。

我看到了爸爸的心酸與無奈(現在是個爸爸),也看見了孩子在這個世界的幻想與好奇(曾經是個孩子),我真的感同身受。
但是無論是學校還是工作都不應該被稱之為「枷鎖」,如果你覺得你的生活束縛了你的夢想,我想你多半既不甘心失敗又隨波逐流(像現在的我)。 #Alike #相似 #短片

我確實是不太願意改變,過去的,總是最好的。

有的時候:反派仿佛能看透世間所有的道理,而正義只是從不放棄天真的理想。

這個世界需要超級英雄…… 黑亞當降臨。近五千年後,他終於重見天日,並將在現代世界以獨一無二的方式行使正義。

旋風可能是我最近一段時間內看到的最最美麗且可愛的黑人女性了,為什麼強調一下黑人呢?就是因為雖然不是歧視,但是也是真不懂欣賞黑人的美麗,畢竟生長的環境下還是很少見到的存在。確實是被驚豔到了。 #Black Adam

無論生是向死之路,還是死是向生之路,我不計較,更不在意,反正就是一個輪回,正轉還是反轉都一樣。 #Black Adam

雖然劇情不咋地,但是黑亞當還是說了一個我們內心都知道,但是不會希望的事實:正義似乎也沒有那麼正義,邪惡似乎也沒有那麼邪惡,至於地獄,人間才是地獄。 #Black Adam

我是创立者,可我不属于这里。

Saturday, November 5th, 2022

我是創立者,可我不屬於這裡。這是一種多麼糟糕的一種感受。

前情提要:
奧利弗為了救自己的妹妹西婭,一個人攬事去刺客聯盟挑戰,差點死在那裡。而綠箭團隊的其他人都認為他已經死掉了,開始打磨新的義警隊伍。而就在這時,奧利原地復活回來了。
今日回顧:
勞蕾爾受傷,西婭走進地下室發現了這一幕,表示只是想和奧利談一談,但是奧利不想自己的妹妹參與這樣的“爛事”之中,於是讓西婭上樓。
羅伊不幹了,說他沒有權利和自己的妹妹那樣說話,更沒有權利讓其離開,西婭有權利自己決定自己是否參與。
費麗西蒂更是直接說,那個時候他們都認為奧利已經死了,不會回來了,而他們的生活還得繼續,於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所有的事情都要按照她們的方式來進行。即使奧利回來了,也不可能倒退回到原來的樣子了。甚至沒有權利“死而復生”後回來質疑她們的選擇。
事後,奧利和狄格爾說,從一開始奧利就說這是他自己的事業,但是現在變了。
狄格爾的回答在我看來很含糊,我的理解就是:因為他們每個人都不是為了奧利而戰,而是為自己,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你又有不得不繼續戰鬥的理由,那麼你能接受這樣的發展情況嗎?

有那麼一瞬間我感同身受,我甚至能體會到奧利的那種孤獨與絕望。

That doesn't mean that we can go back.

我非常討厭這樣的感覺,就好像我有一個好的創意,好的想法,但是我的夥伴更新或者完善了這個創意,然後對我說,如果還想要繼續做這件事情,必須按照他們的規則來。

有種被人搶劫的錯覺,有種被人排擠的憤怒,更有一種背叛後的寂寞。

我不得不承認就綠箭的故事裡,她們這麼說這麼做,有她們的道理,雖然理由也沒有那麼充分,在她們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的時候,心裡已經在某種程度上開始排擠奧利的重新加入並領導她們,她們覺得自己才是領導者。

排除自我的感受,作為一個“粉紅”,我以為這可能就是歐美政權之中的奪舍邏輯,比如:印第安人和歐洲白人在美國的故事

P.S. 此言論嚴重偏激,請「偏聽偏信」。

#Arrow:Season03-Episode13 – Oliver come back

朋友圈 – October 14th,2022

Wednesday, November 2nd, 2022

「抗美援朝」:最近看了很多關於抗美援朝的內容,有我認為的中國紅的黑粉的評論,也看了很多關於戰鬥英雄的英勇事蹟,也真是因為對這段歷史瞭解的太少了,也分不出個真假來。要麼是“這太不符合常理了,不真實,一定是假的”,要麼是“你以為這是假的,其實這就是我們戰鬥英雄們幹出來的事兒,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演。”
其實我以為,還是不要過分的宣傳就是最好的,當然我不是討厭主旋律。我是覺得過分的宣傳很容易讓人盲目的自信,覺得我們行了,牛了,支楞起來了,翅膀硬了。
我們的祖國確實強盛了,但是我們的祖國在對外說不的時候,絕對不是因為我們有多強盛,而是我們需要抗爭,寧死也不要再回到100多年前的樣子,我們知恥。
感謝祖國的強大,感謝英雄們的犧牲,我們幸福和平的生活確實是英雄們的鮮血換來的,要知道這些英雄其實就是我們的祖輩,就是我們的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們,所以我們應該格外珍惜。我們應該驕傲,但切記不是自大。
「阿Q」:阿Q只是覺得這尼姑的頭和尚摸得,所以他就摸得。他就沒想過,尼姑願意他摸嗎?
「网暴」:任何一個人都不應該受到網暴,哪怕他是一個壞人。總要給人一個“從良”的機會。
「公平」:在絕對的強勢面前沒有公平可言,所謂的公平不過是強勢者對弱勢者的施捨與安慰。
「Thunderbolt」:所以,一個過分活潑的人,很可能內心是孤獨的。 #Stargirl Season02·Episode03

凯特琳·帕斯奎特 Caitlin Pasquet

「造梦」:今天對做夢有了一些新的理解,其實是不是新的,我也說不清楚了,因為我不知道之前有沒有這樣想過,並表達過。
做夢,有的時候就像是看了一場免費的電影,雖然不知道導演是誰,自己也未必就是主演,更不知道是科幻片、驚悚片,還是敘事的傳記。
其實這樣想,只是為了從平凡且有點無知的我的角度來解釋一下:為什麼明明剛剛才做的夢,就是記不清楚。就像我們平時看到的電影,並不是每個細節都有特寫,都能被剪輯進我們所看的電影裡面。

今天做了一個已經做過好多次的夢:
在二十三、四世紀的某一天,作為特工的我要躲避二戰中的德國軍隊,只為了抓住吳三桂,以證自己的清白。什麼清白?我也不知道。
我從一個低頭都看不見陸地的,如同傑克家的豆莖一般的高樓上破窗而出,我清楚的記得在下墜到5分42秒的時候向右邊蕩一下以躲過對面大廈中馬克沁的瘋狂掃射,下墜6分02秒的時候從東邊飛過來一架F22被我跩爆尾翼,又過了12分鐘落到地面上,被俄軍抓捕。

可是我實在不記得我是如何在跳樓之前如何取出不知道是誰放在我身體中的GPS定位器,也不記得是從哪裡找到的下水管道,將取出來的GPS丟掉的。好吧,問攝像吧,我不記得不是我的錯,只是“書中未表”,我也是沒有辦法。
對了,在我醒來之前發現了已經受傷的吳三桂,就在我南面的有馬克沁重機槍的6樓某一個房間,但是我還是失敗了。

朋友圈 – September 14th,2022

Friday, October 14th, 2022

壹:本來想說,單純的就嫖娼而言,是個人的選擇的問題,就道德層面不應該如此口誅筆伐,但是就“目前的”國人觀念,可能是無法接受的,一個“公眾人物”不能給廣大群眾引導不好的,不健康的行為。
法律上,我國是不允許的,所以這麼做就是違法了。
本來就是一個人,結果一覺醒來,貌似又有幾個“塌房”的。李易峰從來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
現在我越來越相信羅翔老師的那句話:“人不需要偶像,人需要榜樣!”(2022.09.14)
贰:今天看Twitter,居然看到很多人支持賣淫合法化,貌似很多都還是打著理性愛國小粉紅的標籤,他們真是瘋了,瞬間讓我覺得他們支持的正義,只是他們心中認為的正義。雖然說捍衛每個人說話的權利,但是如果不著邊際,我還是建議閉嘴的。(2022.09.15)
叁:有點看夠了Twitter上面的對罵了,無論是支持誰,都是一些極端主義在發言,毫無理性可言。看的太多了,就覺得多少有些惡心。(2022.09.15)
肆:最近看了很多國內的關於大羅的視頻,真是回憶殺了一波。但是咋舌的評論也很多,因為很多年輕的小朋友們都覺得C羅,梅西啊比大羅強的不是一星半點,我倒不是說他們不厲害,只是你們只是活在你們自己的世界裡,拒絕了外面的聲音。
伍:无论是谁家的媳妇,无论在外面多么的光鲜美丽,回家后都是一副嘴脸;无论是谁家的老公,无论在家中多么的模范有爱,走出家门都是一个熊色(saǐ),所以,别以为别人家的媳妇就好,那是因为她没跟你回家,也别说谁家的男人就好,那是因为你没跟他去鬼混。(long long ago)

阿德琳妮·帕里奇 Adrianne Palicki

陆:最近炒的沸沸揚揚的玉米價格戰,其實我是不支持董宇輝的,但是央視給出的資料,咱也是不敢反駁,也不清楚我們是不是吃到了那原本屬於牲畜的60%的玉米,在這裡先給它們道個歉,我可能也不是故意的。
辛巴說的玉米價格在0.6、0.7元左右呢,其實只是不是今年或者去年的玉米價格,但也很可能僅限於此(畢竟央視有採訪,也是不能不信的),但也絕無可能賣到2元,東方甄選我是真不瞭解,但是如果賣6元一根,我也不好說貴不貴,反正我買不起,反正農貿市場5元能買6根,東北路邊烤玉米也是5元2根,這種比較之下,我很可能吃的是他們口中的飼料,我真的搶牲口糧食了。
當然,這種比較是不對的,加工並包裝的玉米本身就不可能和農貿市場裡的相提並論。但是如果在拼價格的時候,忽視掉這些對於直接給人送到牲口棚中肯定也不是什麼高尚的事情。
我不站在任何一方,但是心眼極小的我確實不太想當牲口。(2022.09.26)
柒:我不相信任何一部類型標注歷史的電影,因為他們自己都寫著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好吧,事件是有,但是有美化(或者醜化),有渲染,甚至就是導演或編劇所希望的樣子。尤其是細節。
當然,這樣的改編也不是壞事。(2022.09.26)
捌:其實也不是不在意身邊所擁有的一切,更不是不懂得珍惜,只是那從來就是生活本來的樣子,也無法做出每天都格外珍惜的樣子,只有在即將要失去的時候才能看到捨不得,才能體會到放不下(有的人會說後悔,究其本心依然還是捨不得,放不下)。(2022.09.26)
玖:有的時候,我是說可能,我們是不是被所謂的愛國熱情道德綁架了呢?比如穿和服這件事,或許有的人是單純的覺得好看呢?我們不應該拒絕異國文化,只是要防止異國文化的侵蝕,如果一位中國國籍的女士穿著和服去參觀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那確實是不合適的,但是如果只是去飯館吃個飯,那和愛國是不是應該說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呢?
再延伸一下,如果是一個日本人穿著和服去參觀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又是不是十惡不赦呢?
再重申一下,我對日本軍國主義深惡痛絕,殺之後快。(2022.09.26)
拾:有的時候會有這種疑惑:電視劇中反派們那麼自律,那麼有組織性,甚至那麼勤奮,有理想,為什麼會敗給一群吊裡郎當,失誤不斷,性格古怪的所謂正派呢?就因為到底是選錯了路,還是選錯了BUFF?放眼當今社會,他們不應該個個都是精英嗎?(2022.10.14)

游戏算是艺术吗?

Thursday, September 22nd, 2022

聲明:

此文僅限於我個人的看法,不代表除我以外的任何人,噴子不喜可走,勿噴,評論會通不過的,哈哈。

還是歡迎討論的,但是談論不是辯論,不必針鋒相對,我怕。誰讓網路已經強大到我不敢反駁的地步了呢,但是能來這裡的朋友,應該不至於。

如題,在抖音上看到的一個話題,遊戲算是藝術嗎?我覺得不算,然後就被針鋒相對的教育了,十分可怕,於是有了上面的說明,還是希望有人看的懂漢字吧,或許我表達的不太清楚,那只是能力問題,不應該挨駡的理由,我謝謝大家了。

詩歌,散文可以是藝術,他就是藝術。不引用任何話了吧,就說我覺得。可以傳承下來的語言,文字應該是基礎,而人的表達往往又不是單純的字面意思,所以他能引起其他人的共鳴,或者融入到那樣的意境中,這就是藝術,表達的藝術。

音樂,電影也是藝術,他也能引起人的共鳴,老少皆宜,那句話怎麼說的?來源於生活,但高於生活,還有那句從小就聽過的成語:禮崩樂壞,雖然字典的解釋處處都是在抨擊封建社會制度,但是我們深知這麼說的初衷。

最重要的是,我心中的藝術是應該有表達,求共鳴的存在。

游戏:生化危机8

有人說我認為遊戲不是藝術的原因在於我並沒有碰到好的遊戲,不懂遊戲中所表現出的藝術形式。或許是吧,或許也不是。

遊戲在我心中就是為了一種消遣,就是平時工作生活中,累了乏了用來變換生活節奏的偶爾的一種選擇。或許這麼說也是不對的,因為選擇去看電影,看電視劇也不是為了變化生活節奏嗎?不是一種生活消遣嗎?好像也是,但是,他們在表達某一件事,某一個觀點,有人的接受了,有的人反思了,也有的拒絕了。遊戲呢?讓你充值了嗎?讓你買新的遊戲碟片了嗎?

我是一個孩子的父親,你說你的孩子喜歡一本書,擠時間都要看書,希望睡覺的時間也要多看幾頁,你要阻止他嗎?就算阻止也是睡眠不足的理由吧,如果是玩遊戲不睡覺呢?你不僅要擔心他的休息,還有他的眼睛,還有他的成績。

看了一本《雍正王朝》,你可能會禁不住接下來的幾個月都在思考人性的複雜,在生活中,工作中,衡量一個人說的話你都會不禁用一種之前你從來沒有過的方式思考。遊戲呢?你玩上一章“生化危機”你可能會也禁不住想上幾個月,他媽的,這關應該怎麼過呢?是我看的攻略錯了嗎?還是我的操作手法有問題?

我的孩子沒玩過網路遊戲,第一次接觸還是美術課上畫的諸葛亮,嚇我的呀,我都害怕有一天我兒子和我說,你看的三國不對,那諸葛亮能接東風,那是因為他本來就是個法師。我說諸葛亮啊,是個丞相,孩子說:不對,他是個英雄。

你說他是藝術嗎?我肯定不相信他是什麼藝術,也不承認(我個人)他是什麼藝術,就像專家說‘岳飛不是民族,而我就覺得是’是一個道理。就算他是藝術,你接受這樣的藝術嗎?或許就是因為我無法理解,所以我無法認同吧。

P.S. 還有一個電競也是我不能理解的,如果是世界軍人運動會上,還能解釋一下是對反恐的模擬戰術演練。你說這電競在奧利匹克運動會上,算是更高?更快?還是更強呢?他又是哪種方面來判斷的,成為了體育的呢?

P.S.1 遊戲可能使人沉迷,我知道沉迷肯定不是遊戲的錯,反沉迷也是家長的責任。

P.S.2 因為這個話題,我在短視頻平臺遇到的遭遇說明了一件事:在互聯網中,沒有人能誓死捍衛自己(或他們)說話的權利,只有突如其來的網路暴力。
很難想像,就是有那麼一些人自以為站在了公理面前,對不同的聲音進行各種人身攻擊,沒辦法和他們講道理,因為只有惡語相向,實在是太可怕了,之前遭受網曝的大V們開始拒絕互聯網的教訓我是沒有反思的,如今才有如此境遇,也實屬活該,不過我的博客依然是一片淨土,我很慶倖,畢竟只有我自己看。

朋友圈 – January 20th,2022

Tuesday, September 13th, 2022

壹:有人說他(麥迪)的35秒鐘,用盡了他一生的氣力,但是也別忘記,他也用了這35秒鐘把上帝之光死死的印在歷史進程中。 放棄,從來都是無能之人的推托之詞,我們能感受到他的光芒也正是因為可能我們都放棄過什麼。(2022.01.20)
贰:原來總是怕自己說不明白,和別人溝通時讓人聽不明白,不知道自己想要表達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現在才漸漸的明白,不是我表達的不夠清楚,而是對方只想聽自己想聽的,其他的並不在意。(2022.05.14)
叁:過於看中自己就是自私,過於看中他人就是怯懦,所以平衡很重要。(2022.07.04)
肆:每次都是,以為馬上就要世界和平的時候,就得出一次大亂。多想帶孩子去看看蜿蜒曲折的長城,雄偉壯麗的故宮,5500年前的火種文化,65000年前的白堊巨獸。可是,可是,新冠不同意啊。(2022.07.17)
伍:有一些時候我覺得關閉評論是很重要的,我想表達我的觀點,我確信我的觀點和態度不可能是百分百的完美,但是我也同樣確信我的觀點和態度不接受任何人說三道四。道相同,你就點個贊;道不同?請翻看下一條。(2022.07.18)
像极了我年轻时的爱情
陆:突然就覺得穿古服行舊禮就是什麼民族自信,文化自信。那為什麼不學習吉鴻昌將軍,直接在身上掛個牌呢?自信要可以求同存異的,是可以海納百川的。不是穿著封建制度下的衣服,行個三叩九拜的禮就是什麼你要的自信,那多可笑。(2022.07.25)
柒:青春期時的初戀,可能是即使患上了阿爾茲海默症依然還能記得住名字的那麼幾個人中的一個,她的樣子,她的青春,就這樣的在你的腦海裡浮現。像極了我們當初所嚮往的愛情。(2022.07.31)
捌:最近看小視頻莫名其妙給我推送了很多和珅的處世哲學,幾乎百分之百的引自“鐵齒銅牙紀曉嵐”中的片段,並奉為經典。
這讓我很是詫異,什麼時候一個巨貪的哲學成了大眾的哲學?相信和珅的為官之道無異于道德的淪喪。還記得和珅說過難民不算人的驚奇理論,難民吃糠才能解決更多的難民不被餓死的奇葩道理。這無疑是道德的淪喪,是人性的扭曲。這不只是可悲,這簡直就是可怕。
我真是想在此奉勸那些製作相關小視頻的網友們,學點好吧,多讀書吧,善惡都不分了,還談什麼處世哲學。
最最可怕的是,居然還真特麼有人信!(2022.08.27)

玖:最近還看了一段關於張學良的採訪,他說不抵抗就是抵抗,他說不抵抗不是因為蔣介石的命令,他說就算抵抗了也可不抵抗沒什麼差別,軍隊那麼弱。他說他敢做就敢承認,還露出一種不可言喻的笑。
看的我這個恨!
算了,全是髒話,沒辦法寫。(2022.08.27)
拾:昨天偶然看見群裡說路易士韓的博客功能變數名稱都過期了,不禁有些感慨。是啊,人到四十,確實不能如此心無雜念了,既有不舍,也有不得不舍。
我自己的博客也是千年不打理一回,確實也是糟粕的生活讓我無暇思考,唯一的區別也許就是我的功能變數名稱還沒有過期,但是雖生猶死。
(2022.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