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壹:本來想說,單純的就嫖娼而言,是個人的選擇的問題,就道德層面不應該如此口誅筆伐,但是就“目前的”國人觀念,可能是無法接受的,一個“公眾人物”不能給廣大群眾引導不好的,不健康的行為。
法律上,我國是不允許的,所以這麼做就是違法了。
本來就是一個人,結果一覺醒來,貌似又有幾個“塌房”的。李易峰從來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
現在我越來越相信羅翔老師的那句話:“人不需要偶像,人需要榜樣!”(2022.09.14)
贰:今天看Twitter,居然看到很多人支持賣淫合法化,貌似很多都還是打著理性愛國小粉紅的標籤,他們真是瘋了,瞬間讓我覺得他們支持的正義,只是他們心中認為的正義。雖然說捍衛每個人說話的權利,但是如果不著邊際,我還是建議閉嘴的。(2022.09.15)
叁:有點看夠了Twitter上面的對罵了,無論是支持誰,都是一些極端主義在發言,毫無理性可言。看的太多了,就覺得多少有些惡心。(2022.09.15)
肆:最近看了很多國內的關於大羅的視頻,真是回憶殺了一波。但是咋舌的評論也很多,因為很多年輕的小朋友們都覺得C羅,梅西啊比大羅強的不是一星半點,我倒不是說他們不厲害,只是你們只是活在你們自己的世界裡,拒絕了外面的聲音。
伍:无论是谁家的媳妇,无论在外面多么的光鲜美丽,回家后都是一副嘴脸;无论是谁家的老公,无论在家中多么的模范有爱,走出家门都是一个熊色(saǐ),所以,别以为别人家的媳妇就好,那是因为她没跟你回家,也别说谁家的男人就好,那是因为你没跟他去鬼混。(long long ago)

阿德琳妮·帕里奇 Adrianne Palicki

陆:最近炒的沸沸揚揚的玉米價格戰,其實我是不支持董宇輝的,但是央視給出的資料,咱也是不敢反駁,也不清楚我們是不是吃到了那原本屬於牲畜的60%的玉米,在這裡先給它們道個歉,我可能也不是故意的。
辛巴說的玉米價格在0.6、0.7元左右呢,其實只是不是今年或者去年的玉米價格,但也很可能僅限於此(畢竟央視有採訪,也是不能不信的),但也絕無可能賣到2元,東方甄選我是真不瞭解,但是如果賣6元一根,我也不好說貴不貴,反正我買不起,反正農貿市場5元能買6根,東北路邊烤玉米也是5元2根,這種比較之下,我很可能吃的是他們口中的飼料,我真的搶牲口糧食了。
當然,這種比較是不對的,加工並包裝的玉米本身就不可能和農貿市場裡的相提並論。但是如果在拼價格的時候,忽視掉這些對於直接給人送到牲口棚中肯定也不是什麼高尚的事情。
我不站在任何一方,但是心眼極小的我確實不太想當牲口。(2022.09.26)
柒:我不相信任何一部類型標注歷史的電影,因為他們自己都寫著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好吧,事件是有,但是有美化(或者醜化),有渲染,甚至就是導演或編劇所希望的樣子。尤其是細節。
當然,這樣的改編也不是壞事。(2022.09.26)
捌:其實也不是不在意身邊所擁有的一切,更不是不懂得珍惜,只是那從來就是生活本來的樣子,也無法做出每天都格外珍惜的樣子,只有在即將要失去的時候才能看到捨不得,才能體會到放不下(有的人會說後悔,究其本心依然還是捨不得,放不下)。(2022.09.26)
玖:有的時候,我是說可能,我們是不是被所謂的愛國熱情道德綁架了呢?比如穿和服這件事,或許有的人是單純的覺得好看呢?我們不應該拒絕異國文化,只是要防止異國文化的侵蝕,如果一位中國國籍的女士穿著和服去參觀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那確實是不合適的,但是如果只是去飯館吃個飯,那和愛國是不是應該說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呢?
再延伸一下,如果是一個日本人穿著和服去參觀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又是不是十惡不赦呢?
再重申一下,我對日本軍國主義深惡痛絕,殺之後快。(2022.09.26)
拾:有的時候會有這種疑惑:電視劇中反派們那麼自律,那麼有組織性,甚至那麼勤奮,有理想,為什麼會敗給一群吊裡郎當,失誤不斷,性格古怪的所謂正派呢?就因為到底是選錯了路,還是選錯了BUFF?放眼當今社會,他們不應該個個都是精英嗎?(2022.10.14)

To update:Friday,October 14, 2022 06:49:24
Tagged: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