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X-MEN

一直對科幻類型的電影很感興趣,尤其這類漫畫或遊戲翻拍的電影,有了漫無邊際的想像力和超炫刺激的畫面,X戰警的漫畫一直都沒有勇氣看(畫風問題),但是這樣的電影我還是津津樂道的。

我很喜歡暴風女,這妹子不錯。

X2

雖然頭型變了,我依然很喜歡這妹子,嗯,不錯。

X-Men:The Last Stand

頭髮短了,我一如既往的喜歡!

X-Men Origins: Wolverine

他這樣的暴脾氣不是誰都能學的,雖然忍受力很強,但是智商低也真是個致命的缺點。

X-Men: First Class

一句很打醬油的話:Go fuck yourselves . 當然,我相信這也是整部電影的最亮點。

The Wolverine

這個建築讓我想起了什麼?似乎在哪裡看過?《浪客劍心》?《鬼眼狂刀》?不好意思,讀的書實在是太雜了。

X-Men: Days of Future Past

上面截圖部分是整部電影我最喜歡的一段,時間、速度和音樂的搭配,實在是太完美了。

還有一點,就是到《逆轉未來》時,暴風女的頭型已經短的有些不在我欣賞的範圍了,我更喜歡那個長髮的暴風。有時也這樣想:暴風女的頭型是否和劇情有關係?到最後時,連跑都找不到地方的時候,誰還會留一頭長髮呢?

Last:很明顯羅根就是一號,很明顯他除了有一個可以自愈的身體以外,其他部分都是被人虐的,打不過也打,反正不受傷是嗎?不需要功夫,當了那麼多年兵的,一點搏鬥技術幾乎都沒有,沖過去,他砍你一刀,你給他一爪子,然後你自愈了,他就死了……

剛剛開始選擇觀看的時候只是為了尋找感官上的刺激,漸漸的我也陷入了這樣的問題中:面對日益增多的變種人,人類的取捨到底會是什麼樣的?當然,在我嚴重他們也不是“怪胎”,只是他們破壞了現有的生存規則,即使是進化,在同一地方不能使用同樣的規則來約束,這不是很恐怖的嗎?他們可以隨意出入你的家,可以變成你熟悉的任何人或自己,甚至可以把你停止在某個時間點,甚至殺死你。這樣的人的存在不算是一種威脅嗎?

殺戮和毀滅首先肯定是不對的,可是到底應該如何面對這樣的抉擇呢?

To update:Tuesday,October 21, 2014 15:46:02
Tagged: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