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玛雅新纪元下依旧生存的我辈

2013年01月01日 Channel Z ⁄ 850 字 ⁄ 被围观 424 views+ ⁄ +6°

很多人在2012的最後幾日會發出自己一年的總結,每每這個時候似乎我也會發佈一篇這樣的日誌,但是今年我想換種方式,我只說未來,或者說我希望… 2012未完成的願望 — 明信片,怎麼說呢,第一,我並不知道如何發送,我並沒有去過更多地方,我也不知道如何訂制這個明信片,但是如果可能,在這一年裡,我試著做一做,只是我送到哪裡呢?如果有人可以送給我,我的位址又是什麼呢? 我不確定我的位址,是因為我準備在2013年換一個工作,雖然我非常熱愛我現在的工作,但是現實的生活壓迫下,我不得不嘗試轉行,我會成功嗎?我並不知道,但是我清楚的知道,這一次我的重新開始就意味著曾經的失敗。 其次,在新年之前,燕姐給我發的那張明信片不...

告白(2012最后的日志)

2012年12月20日 Channel Z ⁄ 866 字 ⁄ 被围观 326 views+ ⁄ +7°

整理好博客的一切后这是第一次发日志,也是2012末日降临前的最后一篇。 最近在跨省,抓走了很多末日论的人,当然这些人的目的和心态都是有问题的,可我没有,所以在这里澄清一下比较好。早在年初我就提出过这样的观点:无论是否末日真的存在,我都希望这是一次很好的反思自己的好时机,想想我们是否这么多年忽略了什么?是身边的人吗?是周遭的事吗?如果明天就是生命的终结,那么我会静静的等待死亡的来临,但如果我们还有机会,我们是否要努力改变这一切。无论明天我们是否会失去光明,但是过了明天,我们是否真的就可以把这一切都当作是一次蜕变,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我们是否要审视一下我们周围的环境,为什么会有人相信末日?因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