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2012’

玛雅新纪元下依旧生存的我辈

Tuesday, January 1st, 2013

唐艺昕 Yixin Tang - p2325108827

很多人在2012的最後幾日會發出自己一年的總結,每每這個時候似乎我也會發佈一篇這樣的日誌,但是今年我想換種方式,我只說未來,或者說我希望…

2012未完成的願望 —— 明信片,怎麼說呢,第一,我並不知道如何發送,我並沒有去過更多地方,我也不知道如何訂制這個明信片,但是如果可能,在這一年裡,我試著做一做,只是我送到哪裡呢?如果有人可以送給我,我的位址又是什麼呢?

我不確定我的位址,是因為我準備在2013年換一個工作,雖然我非常熱愛我現在的工作,但是現實的生活壓迫下,我不得不嘗試轉行,我會成功嗎?我並不知道,但是我清楚的知道,這一次我的重新開始就意味著曾經的失敗。

其次,在新年之前,燕姐給我發的那張明信片不知道飄在何處,本來對郵政就沒什麼信心,那在似乎是更加的絕望了……

陶珞依 Luoyi Tao - p2561836977

2013未來的故事 —— 不好說我是否能成功的更換工作,這次工作的性質完全背離了我曾經走過的路,將遠離電腦這個行業,更遠離教育的行業。第一次很清楚的意識到,當現實碰撞夢想的時候,夢終究是夢,是會醒的。路還很長,要走就要妥協現實的殘酷。

我從來沒有期待過所謂的公平,因為我知道,除非共產主義真的實現了,不然就要回到石器時代,否則本就不存在什麼所謂的公平,尤其,我的祖國。

要想改變這個世界,首先要適應這個世界,可是好像沒有人告訴我,等到完全適應了這個世界之後,我將被這個世界所奴役,從此便開始了麻木性的生活,一點點的忘記了自己曾經所嚮往的世界的樣子。

二次元 —— 一直在籌備給兒子下載曾經我心中的經典,但是迷茫有二,一是如《佈雷斯塔警長》這樣的當初神一樣的動畫片已經找不到漢譯的動畫了,讓兒子認字幕故事未來五七八年都是很難的事情。二是曾經我兒時的動畫片,太幼年的,我的記憶中也十分的模糊,而我印象深刻的動畫片都是我上學時看的較多,而且很多曾經都是看的漫畫,而對動畫片的認識又十分的稀少。我已處尷尬之境地。

呵~真要說起希望來,卻也沒什麼好說的,我開始安逸了,真心的希望一三年不再有末日論,不再謠言四起,不再有爭鬥,不再有日本人,也就好了….

告白(2012最后的日志)

Thursday, December 20th, 2012

特林德尔·玲奈 Reina Triendl - p2869279960

整理好博客的一切后这是第一次发日志,也是2012末日降临前的最后一篇。

最近在跨省,抓走了很多末日论的人,当然这些人的目的和心态都是有问题的,可我没有,所以在这里澄清一下比较好。早在年初我就提出过这样的观点:无论是否末日真的存在,我都希望这是一次很好的反思自己的好时机,想想我们是否这么多年忽略了什么?是身边的人吗?是周遭的事吗?如果明天就是生命的终结,那么我会静静的等待死亡的来临,但如果我们还有机会,我们是否要努力改变这一切。无论明天我们是否会失去光明,但是过了明天,我们是否真的就可以把这一切都当作是一次蜕变,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我们是否要审视一下我们周围的环境,为什么会有人相信末日?因为我们的环境,我们所谓的地球村一天不如一天,生态环境遭到了无限制的破坏,动植物品种灭绝的速度甚至在追赶人类繁殖的速度,我们还能为此找到各种各样,听起来又似乎很是那么回事儿的理由,自欺欺人的理由正在加速这个地球灭亡的速度,难道我这算是危言耸听吗?

当然,上面是民族大义,也是为了澄清我的末日观不会带来什么消极的或者负面的影响。

田丽 Lily Tien - p2226678928

我很满足我的现在,当然我希望我的未来会更好。

腾讯也好,新浪也好,微博上总是存在这样的话题,如果我有一部时光机,我最想回到哪里?我想了好久,发现我哪里都不想回,如果真的有那么一部机器,我希望给需要他的人吧,虽然人不免在曾经的生活中有遗憾,不满足或者想做的更好的事情,但是我更满足于现在,回忆的美好在于我们可以回忆,而不是可以重来。看过《蝴蝶效应》后总是觉得改变过去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任何未来都是由过去组成的,现在的我们必然是曾经种种之后的产物,或好或坏。

我十分坦然的接受着这所有的一切,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幸福,所以我已无更多奢望。

什么是幸福?在没有2012之前是如何定义幸福的?将玛雅预言推向世界后又是如何定义幸福的,千禧之年之时,耶和华似乎没有太大的作为,那么玛雅人的计算是否有那样的精确吗?我们也只能通过实践来证明这一切。那么我说幸福,就是还活着,就是我们每天还有看见日升日落,还能睡醒之后还能看见这一世的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