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造梦’

朋友圈 – October 14th,2022

Wednesday, November 2nd, 2022

「抗美援朝」:最近看了很多關於抗美援朝的內容,有我認為的中國紅的黑粉的評論,也看了很多關於戰鬥英雄的英勇事蹟,也真是因為對這段歷史瞭解的太少了,也分不出個真假來。要麼是“這太不符合常理了,不真實,一定是假的”,要麼是“你以為這是假的,其實這就是我們戰鬥英雄們幹出來的事兒,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演。”
其實我以為,還是不要過分的宣傳就是最好的,當然我不是討厭主旋律。我是覺得過分的宣傳很容易讓人盲目的自信,覺得我們行了,牛了,支楞起來了,翅膀硬了。
我們的祖國確實強盛了,但是我們的祖國在對外說不的時候,絕對不是因為我們有多強盛,而是我們需要抗爭,寧死也不要再回到100多年前的樣子,我們知恥。
感謝祖國的強大,感謝英雄們的犧牲,我們幸福和平的生活確實是英雄們的鮮血換來的,要知道這些英雄其實就是我們的祖輩,就是我們的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們,所以我們應該格外珍惜。我們應該驕傲,但切記不是自大。
「阿Q」:阿Q只是覺得這尼姑的頭和尚摸得,所以他就摸得。他就沒想過,尼姑願意他摸嗎?
「网暴」:任何一個人都不應該受到網暴,哪怕他是一個壞人。總要給人一個“從良”的機會。
「公平」:在絕對的強勢面前沒有公平可言,所謂的公平不過是強勢者對弱勢者的施捨與安慰。
「Thunderbolt」:所以,一個過分活潑的人,很可能內心是孤獨的。 #Stargirl Season02·Episode03

凯特琳·帕斯奎特 Caitlin Pasquet

「造梦」:今天對做夢有了一些新的理解,其實是不是新的,我也說不清楚了,因為我不知道之前有沒有這樣想過,並表達過。
做夢,有的時候就像是看了一場免費的電影,雖然不知道導演是誰,自己也未必就是主演,更不知道是科幻片、驚悚片,還是敘事的傳記。
其實這樣想,只是為了從平凡且有點無知的我的角度來解釋一下:為什麼明明剛剛才做的夢,就是記不清楚。就像我們平時看到的電影,並不是每個細節都有特寫,都能被剪輯進我們所看的電影裡面。

今天做了一個已經做過好多次的夢:
在二十三、四世紀的某一天,作為特工的我要躲避二戰中的德國軍隊,只為了抓住吳三桂,以證自己的清白。什麼清白?我也不知道。
我從一個低頭都看不見陸地的,如同傑克家的豆莖一般的高樓上破窗而出,我清楚的記得在下墜到5分42秒的時候向右邊蕩一下以躲過對面大廈中馬克沁的瘋狂掃射,下墜6分02秒的時候從東邊飛過來一架F22被我跩爆尾翼,又過了12分鐘落到地面上,被俄軍抓捕。

可是我實在不記得我是如何在跳樓之前如何取出不知道是誰放在我身體中的GPS定位器,也不記得是從哪裡找到的下水管道,將取出來的GPS丟掉的。好吧,問攝像吧,我不記得不是我的錯,只是“書中未表”,我也是沒有辦法。
對了,在我醒來之前發現了已經受傷的吳三桂,就在我南面的有馬克沁重機槍的6樓某一個房間,但是我還是失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