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艳照门’

陈冠希的反不能平

Friday, March 7th, 2008

盖尔·加朵 Gal Gadot

看了很多个朋友为陈氏平反了,包括研究性的李银河教授,但是我觉得是不能平的。是的,性爱是没有错,拍照也没有错,就算拍成电影也可以。问题本身我觉得不是性爱,而是性爱后面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CGX没有错,那么好吧,我们也可以这样做,和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女人发生发生关系?我们要知道,这里是中国,中国不是没有性,不是禁止性,但是中国人应当传承下来的是性爱背后的责任感。要知道性爱不只是渴望,不能随随便便和谁都可以吧?

我相信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希望自己的男人出去这样”happy”,也没有哪个男人希望自己找到的所爱的女人之前或是之后为了一种”理想境界”而出去”玩耍”的。男人是要责任感,女人要懂得矜持。别忘记了,这里是中国,五千多年的文化告诉我们的不单单只是破除所谓”封建思想”的腐朽,也应该让我们认清楚男女之前彼此的尊重。

哪怕是猪狗,野兽也不会因为单纯的一时之愉快而做这样亲密的接触,那么我们人呢?是不是境界比其要高呢?

CGX错了,错不在性爱,错在”结合”的次数上,错在”结合”的人数上。

時隔9年,再看這個問題,我的思想是有些變化的,或許是“交歡”的社會常態化使我變得麻木,也許陳老師只是一個“先驅”。

雖然我的思想在產生變化,但是目前為止我認為的結論是沒有改變的,雖然在一些人眼裡性可以是樂趣,雖然我不知道這樣的“一些人”到底佔有多大的比例。不過按照目前白百何的趨勢,不能接受表裡不一的公眾人物,更不能接受揭人隱私的無恥之徒。

Tuesday,April 18, 2017 07:10:47

性和“纯洁”的关系

Sunday, February 24th, 2008

傅天颖 Rachel Fu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这样的一贴博客:《有性就不“纯洁”了吗?》[已经打不开了]

这样的标题很抢眼,也就点来看看。结果很失望。

李银河教授,好歹也是社会学的博士呀,就写的如此,不仅仅是失望。也许是性研究的多了,已经无法顾忌到其他方面的因素了。当然,或许是如我这般没有品味的人看不懂而已。

单纯的说,我还是同意李教授的看法,李教授其中的一个观点我也是十分赞同的:有没有性生活,和纯洁不纯洁是基本上没有太大关系的。因为正常生活方式的人(有某些宗教信仰的人除外,比如传说中的和尚,道姑之类),都还是有情欲需要的,更何况人类还肩负着繁殖下一代的历史使命!性,怎么可以没有?

但是这样的话要映射在艳照门上,就觉得十分的不妥当。虽然改革开放了,关于性也开放了,可是,上下五千年的思想积淀是无法撼动的,我们还依旧是中国人,有中国人特有的生活标准。

在美国曾经有一位女教师,为了教学生生理知识而全裸,结果被学校辞退。她算是为了教育做出的牺牲吧,可是在开放的美国人尚不能接受,又何况是在讲情义,讲忠贞烈女的中国,又是貌似青少年标榜一样的公众人物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做的事情呢?

在这个文明古国里,女人讲究的是矜持,男人则要有责任感。再看艳照门,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还有有夫之妇。可谓是荒淫无度了吧。这样的一群人还纯洁吗?不是因为有了性才不纯洁,是因为他们表现出来的情欲跨过了道德或者是思想的底线。

做爱不是坏事,也不能说比人做爱就是坏事,但如果和多个人做爱不讲责任感,那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他们是明星,是公众人物,也许电影里,电视剧里需要激情,那是演绎,无可厚非。可是每个明星都是有其各自的形象的,如果有一天李宇春把自己打扮的很女人,可能很多人会面临精神崩溃,如果有一天杰克逊去整容了,大家都觉得很平常,假使他去变性,人们也觉得那是符合他的特点的事情。如果有一天布兰妮说要走一把清纯路线,会有很多人去医院补牙。张斌的事相信很多人知道,和张柏芝比如何?谢霆锋少了胡紫薇的激情,张柏芝比张斌则多了一些“艳照”。

也听很多网友和李教授一样,有这样的观点,就是她们都是受害者。当然了,像我这般没有品味的人则看做是一种揭发。中国有句古话说的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要是在古代,早就浸她们的猪笼了。

也许我封建,也许我腐朽,所以我不能接受自己丑陋的行为被公开时便成了“受害者”。

当然,也应该把公开照片的人绳之以法。公开别人的隐私和做那些龌龊事的人一样,是为人所不齿的!

也许如教授所说,我的精神也分裂了,那好吧,暂且先分裂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