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纪晓岚’

小乾也有让人感动的时候

Friday, January 8th, 2010

iron-eloquent-ji-xiaolan-qian(铁齿铜牙纪晓岚)
實在是找不到合適的大一點的圖片。

皇帝也有愁的時候,即使是貪官也有屬於自己的真實,就像前段日子我抄了一段來自電視劇中和珅蘇卿憐的對話,乍聽起來蠻是那麼回事兒的。

今天又能看到小乾的難言之隱後,甚是感動。身在其位的時候總是那麼多的不能在約束著自己,不論你內心裏是否贊同,不論你內心是否存在的其他的情感糾結,總之,你不行,你不能,你似乎只能作罷。

一個君王,一個真龍天子也有自己不能去做的事情,不論你多想去做,和珅的話說,你的角色管著你呢。當一個皇帝坐在這金殿之上的時候,那種欲哭而不能淚的時候,看得我實在是揪心的很,揪心的很。

很多人或許在看到此處或者曾經看到此處的時候,總覺得這個時候的小乾才是真的漢子,真的爺們,或許就如紀煙袋所說的那樣,一個君王怎麼可能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不敢認呢?感動過後,我持反對態度,雖然這可能違背很多人的意願。

對,皇帝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雖然你不能從一而終,卻不能始亂終棄吧。後宮嬪妃雖非各個都是皇帝所愛,但未必沒有吧,從一開始就知道沒有結果的事情為什麼還要去做呢?我相信每個人都知道其實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不是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的,更何況是天子,一舉一動那都是有禮要尋,有法該依的,不然昏君無異。當然了,乾隆嘛,老年的時候是有那麼一點,或者幾點糊塗~

說起愛情,他不如豐紳殷德

另附:

和珅和苏卿怜的对话

和:苏姑娘,请坐下说话。

和:你我湖边一别恍如昨日,想不到今天竟这样重见,怎不令和某感叹啊。苏姑娘看起来清瘦了几分,这令和某心里很不是滋味。

苏:多劳和大人挂心,小女子实不敢承受。

和:苏姑娘不敢承受,天底下就没人敢承受了。和某请姑娘来,是想对你说说真心话。

苏:难道除了我,和大人就不说真心话了吗?

和:少,的确是少啊。我和某是个俗人,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所谓真心已经所剩无几了。可叹,可悲呀。

苏:和大人能这么说,可见并非是俗人呐。

和:多谢姑娘,和某此生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来评价我,都说我弄权、撵财,是个不学无术之类,只靠巴结皇上而已呀。

苏:恐怕未必如此吧。

和:知我心者苏姑娘也。想我和珅儿时到宫里读书,说起来好听,其实也是十年寒窗啊,而且穷得叮当山响,时时遭人白眼。二十几岁的时候,承蒙皇上恩眷,几年间平步青云,由一个三等侍卫直至军机大臣、户部尚书兼管内务府且入阁为大学士,我光靠巴结,行吗?当今皇上可一点都不胡涂。

苏:是啊,要会办事,能理财,要有人怕,有人捧,当然就免不了遭人骂了。

和:姑娘说的太对了。而且最主要的是,任何一件事情都要办的让皇上顺心才是。恕我直言,伴君如伴虎啊。

苏:说来也真不容易呀。

和:姑娘说得极是呀,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人生啊,就像唱戏。每个人都在戏台上扮演着一个角色,要么要说你该说的词;要唱你该唱的腔;要摆出你该摆出的身段。高兴的时候你得哈哈大笑,甭管你心里有多苦;需要哭的时候你真得抹眼泪,甭管你心里多高兴。为什么?角色管着你呢。

苏:这么说,比我们这些苦命女子还苦了?

和:可以这样说。真命苦的,好啊,因为他知道自己苦,那么万一得了一点点甜头,他都会非常的高兴,而我则不然,苦乐我已经分不清,真假也闹不明了。

苏:和大人这番表白,想必也是如此了?

和:透彻,真的是透彻啊。姑娘,有一部红楼奇书,其中有一副对子这样写的: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其实,这真假、有无、苦乐、生死本来就是纠缠不清的。

苏:和大人可以学道、谈禅了。

和:姑娘,可别取笑我。我这个人早已是神仙不理,佛祖不收了。只是谈一点儿人生感受而已。

苏:但不知,你和那天来的纪晓岚相比,又如何呢?

和:我和

苏:别想,直说

和:好,我直说。他比我才学高,我比他本事大,我比他坏,他比我快,斗口舌,我常吃亏,不过做起事来嘛……

苏:他占不了丝毫便宜。

和:苏姑娘慧眼,真是慧眼呐。

苏:和大人的来意,我已经明白了。

和:姑娘别急,我还没有说完呢。我刚才讲了,在我这所谓真心已经所剩无几了。那反过来说就是还有那么一丁点。尽管也已经不明不白了。但是我特别想保住这一丁点真心。怎么说呢,姑娘。我和某,经常在外面滚了一身泥巴,回到家里就特别想有一个,有一个人能够跟她说说过心的体己话,洗掉这身臭泥巴。不要以为和某是个贪恋美色之徒啊,如果是那样的话,很容易的。此刻,我只想求一个红颜知己而已呀。我知道,对我和珅而言,要想压倒千百个大男人,容易;但是要想求得像苏姑娘这样一个女子的真心,难啊,我知道难。苏姑娘如果想更进一步,和某求之不得,如果不情愿,我决不强求。

铁齿铜牙纪晓岚 第一部

和珅蘇卿憐的對話,讀完他們的對話,且有種大是大非皆醉於世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