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平等’

小贱人和大牌坊

Sunday, December 25th, 2016

貞節牌坊

媳婦怒斥:『一天到晚不是讓我幹這就是幹那,你是找媳婦呢,還是雇傭人呢?』
老公鬱悶,『我不是找傭人,也不是求祖宗呀,你說你這也不幹,那也不幹,我娶你幹啥?』

兩個人在一起拌拌嘴還是比較有情趣的,但是如果真的有一方較真了,我了個去的,那就是往死裡作,傷人傷己。


男人說:『女人就是用來疼的。』女人當真了,她不懂那是愛,那是對她的憐愛,她以為那是理所當然,真有一天你疏忽了什麼,那便是十惡不赦。
女人覺得男人就是應該賺錢養家,這是男人的責任,她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女人覺得男人處處都應該讓著女人,這是男人的義務,她沒有覺得哪裡不公平。
男人覺得女人應該把屋子收拾的乾淨一些,這沒什麼不好;男人覺得女人要出得廳堂更要下得廚房,這是天經地義的。

『男主外,女主內』對很多女人來說是不夠尊重的,她們希望得到的是公平的對待,她們希望自己也可以『主外』。但同時又是這部分人期望她們的男人能承擔起這個家裡的一切。男女相處,與我想,無非或忍讓,或配合,不記付出,也不能一味付出。至於平等之事不在於此吧。

據說全世界各個國家中,女權運動做的最好的就是我最愛的祖國,可我作為一個剛出生就入了籍的新中國公民,卻說不出女權運動具體都是指什麼,我想像我這樣的愚民絕不在少數,於是我心安慰。
男女平等這個詞似乎很好懂,但是真心講起來似乎如我這般愚鈍的人似乎又看不明白。


她說:『男人最善變,說話靠不住。』她也說:『結婚前,她要什麼有什麼,她是他心中的女神;結婚後,他就只會裝死,她成了他家的保姆,老媽子。』

男孩追女孩時,他沒有家,沒有責任,沒有負擔。你是他心中的月亮,他是永恆守護你的星星。可結婚之後,他有了家,多了父母,又有了孩子,他更期望事業上的成功,無論生活中的他再如何猥瑣,也有其卸不下的心理包袱。
她看不清他的心,卻希望他能取悅她的心,如若不然,便是辜負,是背叛,是冷淡,是漠不關心。

我說我想買塊表。她怒了,『不是給你買一塊帶了嗎?怎麼還給你買出孽了呢!』

每次打開衣櫃,看到裡面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包包的時候,我總是能想到她對我的斥責。腦袋裡像沙漠中剛剛肆虐過的沙塵暴,瞬間就把自己所有的思緒都掩埋的乾乾淨淨。
女人愛包,男人愛表,這是我最初的想法,但是如今已蕩然無存。

古語有雲:女為悅己者容。然後呢?作為男子,我便只能為知己者死了嗎?就這一點來看,我的手錶是當真不可能有機會再買一個了。

低下你那高贵的头

Sunday, June 1st, 2008

艾尚真 Shangzhen Ai

记得前段时间去好友家帮忙送水,真是百分之百的体力活,对于我来说算是一种挑战了,因为……我没什么力气。

去的时候,我都是穿着平常的衣服,并没有特意去换过工作服。说起来好笑,真是同一件衣服,我在公交车上就是个十足的上班族,坐在私家车里,你绝对想象不出我每天都要给人打工超过8个小时,当我骑上那同学家的大三轮的时候,怎么看都觉得是个进城打工的民工。

也正因为如此,曾经遭人白眼无数。远了不说,最近的一次,阿姨知道我喜欢吃凉皮晚上干完活的时候让我去买点,说我叔也吃,多买几份回来,我便骑车去了,遇到一个打扮时尚如流的女生,看起来不是80末便是90初,貌似还是学生,骑单车实在是懒得下去,我大吼,“给我来三份凉皮(除了我和叔以外还有一个送水工要吃)”这一吼,引起了这位入时的妹子的注意,后头看了看我,很不屑的样子,她的表情让我很诧异也很恼火,你个丫头片子,瞧不起谁啊,好歹老子有手有脚,自己赚钱吃饭,你这个天天穿衣服还要妈妈的手,好意思瞧不起别人?

我曾经和特意的观察过所谓的民工或者那些所谓的底层打工者,他们的工作异常的辛苦,生活上也有好多只能是维持度日,很是艰难,但是比起花天酒地,我觉得在他们脸上出现的笑脸才是最灿烂的。

宝儿 Treechada Petcharati

前段时间还听说豌豆吵着要找工作,不记得是谁说起刷盘子,豌豆很不屑,好像是说了一句你咋不去呢?好像我当时一直都只是一个旁观者,可是我在想,刷盘子怎么了?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啊,多少刚毕业的大学生不在酒店干这个?你比谁高贵许多吗?反正我的不高贵,因为我干过。

没有谁生下来就比谁高贵,没有谁因为自己学的多见识的多就多么高人一等,人在面对生命面对时间的时候,大家都是平等的。你再优秀,一天也就24个小时不比别人多,你再有权势,你也得面对死亡。

每个人的人生价值可能都不相同,但是最好不要轻视其他的人,有人打扫路面才有干净的马路;有人打扫楼宇你才坐上舒适的办公室;有人耕田种地,你才有吃有喝;有人端盘子洗碗,你才能去饭店吃饭喝酒谈生意;有人挖地打梁,你才能住进舒适的小区;有人站岗放哨你的家才能安全,不被盗窃。

也许他们的工薪不高,也许他们的生活贫苦,但是请不要看不起他们的职业看不上他们的为人,虽然可能和你格格不入,但那绝对不是你不屑眼光的理由。他们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家庭而辛苦的操劳,他们更担负着责任为了自己的父母,爱人和孩子。

请记住在上帝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与人时,请低下你那高贵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