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工资’

2014年10月

Monday, October 27th, 2014

October

1、我對目前的博客分類一直都不是很滿意,沒有想到好一點的詞彙來概括一個分類,這只能說明我的閱讀數量還不夠,我的識字水準還有待提高,這完全是我的痛點,雖然暫時還不能稱為無知 ,但似乎已經很接近了。

2、有的時候,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不是對的,但結果確確實實的又在影響著我,這太讓我感到苦惱了。

3、不是不知道知足,而是背負的實在太多……

4、我的世界和我的思想一樣安靜,telephone,too。

5、本來這是最富足的一個月,每個星期都有薪水進賬,本以為可以給緊張的生活松一口氣,沒想還沒有來得及釋放就多了10K+的外債,瞬間就變得天塌地陷。生命或許就是這樣,在你無法看見光明的時候給你一絲光亮,當你看見整個天空的時候,瞬間就是狂風驟雨。

6、每個人都有一意孤行的時候,每個人似乎都不會喜歡別人的一意孤行,而對自己的一意孤行詮釋為執著,最不好的說法也就是固執。

7、討論過很多次,也單獨思考過,現在理解的所謂信仰不過是一種政治態度,那麼,我沒有,並不是我沒出息,只是我沒有政治上的理想罷了。

8、說到理想,其實我也沒有,曾經每天都滿懷希望的上班下班,曾經每天早上起來時勸告自己要積極向上的生活,並不是因為我想這樣想,是我沒辦法不這樣想,生活再不好也得活下去。

8(續)、說沒有理想,完全是因為我沒有人生期待的目標或者目的,但請不要在我面前說我沒有出息,這樣的官方語言不適合出現在我這樣老百姓的生活裡,不過,如果當你發現你在哪一個方面不如我瞭解更多的時候,請把你的“出息”塞進你的褲襠裡面。

1月琐事

Sunday, January 20th, 2013

郭羡妮 Sonija Kwok

一整月了,也沒寫過什麼東西,離開一個單位,等待下一個單位入職,20天的等待有點漫長。

一、幼兒急診

過完元旦,從姥姥家回來,小樂同學突然發燒了,嚇得我和鳳姐幾乎魂都沒有了,不敢盲目的去醫院,至少在家兩個人輪流守夜,白天勤洗澡,晚上5分鐘一換毛巾,兩天之後從38度燒到39度5,雖然在網路上查看了很多症狀的表現特徵,再結合環境,我自以為是的診斷出了孩子到底得了什麼病——幼兒急診。

雖然我大概知道孩子是怎麼回事了,但是這個診不能我斷,這個責任我也付不起,如果萬一不是,這誰受的了。於是第三天,帶孩子去了醫院。

因為沒有出疹子,即使是醫生,診斷不了,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們去醫院之後,那位作診的“專家”居然說是上呼吸道感染,瞬間我就瘋了,但是沒去質疑什麼,先退熱,這是正經事!

三天后,孩子退燒,起了一身的疹子,然後就又恢復了往日的活力。

二、PM2.5

全家加上我的爸爸媽媽,除了我全部中招,感染感冒,別人我都不擔心,但是兒子卻是要了我們的親命了,知道現在孩子每天都還在吃藥祛痰。我是幸運的嗎?哦,不,我是咽喉發炎,吞咽的動作都有針紮般的疼痛。

三、最後的工資

工資扣去了我兩個月的勞保700大洋,200大洋的課時費,後因說是我的工作失誤(我並不認為我做錯了什麼,只是從學生家長的表現,我算是徹底明白為什麼現在的孩子會有這麼多我們無法接受的根本原因了。)又罰款200大洋。

沒想到,離開後開的最後一月工資用處最多的不是扣工資,而是隨份子,加上一份子不在本地,因此我家從了同學們的中轉站,這頓吃喝好傢伙…

半個月下來,口袋里加上零錢能剩下一百,還很面前,然後面對鳳姐的醫保又是300大洋,讓我瞬間崩潰!

四、反思

一個孩子對於父母來意味著什麼,我說不清楚,但是從心裡能感受得到,從其是從這次生病,幾乎要了我和鳳姐的命。我十分不能夠理解生完孩子,為了躲避責任把孩子拋給自己父母的父母們。

對於環境,面對1952年的英國,1946年的美國,60年前就出現過的活生生的例子,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在談發展的我們會這樣的先知而後不覺,為什麼非要到了面對的時候還要說我們無法避免?我衷心的希望我們的國家也能為環境保護立法,儘早的。

對於金錢,我一直都是沒有的,從前從來也都不太在意,結婚後也不是那麼的在意,直到後來我家小樂出生,現實生活一次性的把我幹倒,讓我不得不承認,有的時候這些“糞土”對於每一個家庭都有著類似肥料的作用。於是我不得不承認,錢這個東西多一點,總是比少一點好。美元總是比日元要值錢一點。

3月琐事

Thursday, March 29th, 2012

算到骨子里的工资:单位超小规模培训的工资计算,低于三个人的按照课时费的百分之五支付可是费用,如每人500元时,每人结课时给予可是费用为500×5%=25元,两人时为50元;而三人或三人以上的课时费是按照课节算的,且每节课课时费为3元,一次培训时间大约为15个课时,可是费用为15×3=45元。

知道我想说什么吗?工作三年居然才发现这其中的门道:当人少时,如果按照课时计算收到工资是高的,当人多时按照人数收到的工资是高的,而小资本的计算的成本果然入骨三分

维修计算机:记得小韩秀过他工作中的一小部分,大约50左右个硬盘,本想我想来个大规模的照片来着,但是库管这几天居然没来上班,无语了。

正巧这个尴尬的时候孩子们来上装机课,每人五台…

kludge

早产的征兆:凤姐本周又去例行检查了,医生用很悲催的表情告诉凤姐,说她有早产的迹象,建议住院观察,凤姐无敌可谓秒杀一切,开了几盒安胎药就回来了,完全无视那个悲催表情的医生…

更悲催的是凤姐开回来的药是胶囊,且每次五颗,哈哈,一日三次,每次都能吃到想吐,然后大叫到整栋楼都能听的很清楚。

我的脾气秉性:都说我很强,我却从来不知道自己强在哪里?坚持自己的想法也叫性格倔强,那样的话,我就真的是强的很彻底了,而我倔强的性格也是这样形成的,有的时候有点无语,甚至有的时候会变成无奈,然后死的很无言。

ARP攻击:无奈的ARP,时隔两年又一次无情的遭遇了,两年的时间ARP是否进步了,我不曾了解,但是至少我们都还没有更好的办法。

事情发生之前我只设置过UPNP,当不能联网时,我的第一反应也是误点了路由器,重启后正常,30分钟后瘫痪,且PING不通路由器,且部分机器也不能PING通,阿门,直接RESET,结果还是一样,我郁闷了好久好久…

PC-Class

突然的突然,我想起在这之前我搞了一下“幻境网盾”,ARP可能由此而来,在纯属传说的提示下,我ARP -A了一下,才发现问题不在路由,终于发现源头。

要说明一下:使用360的朋友们,如果想要更好的防御ARP,建议手动绑定网管地址,自动获取绑定基本无法做到防御的功效,且对于已经中招的机器,使用彩影ARP防火墙也不能更好的做到防御,最直接的办法就是ARP -S来绑定网关。

群的解散和再建立:今天我解散了已经建立了N年的QQ群,原因在于我太过随意,搞的整个群里的人也随意的有些没边,再加上ARP的问题,让我烦躁的不能容忍这种没边的闲扯,有人曾经在我删除之前想让我转让,我没有回复任何消息,我的心血我建立或者放弃都是我的自由,但是转让却是不能让我接受的结果。

删除后重新建立了一个,拽了一些个好友们来耍,但是实在是不多,也很久没有加过好友,也很久不再喜欢与人交友了,阿门,我们都在相互彼此间变得陌生。

QQ-Group

群的号码变得比从前长了,且突然也顺了很多171716555,看这个号多顺哦,很喜欢的说

P.S.每多给予别人一次理解和宽容,你至少能多活一天

P.S1.看过《林师傅在首尔》才发现,原来蒲志高是韩国人,这狗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