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博客’

2014年10月

Monday, October 27th, 2014

October

1、我對目前的博客分類一直都不是很滿意,沒有想到好一點的詞彙來概括一個分類,這只能說明我的閱讀數量還不夠,我的識字水準還有待提高,這完全是我的痛點,雖然暫時還不能稱為無知 ,但似乎已經很接近了。

2、有的時候,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不是對的,但結果確確實實的又在影響著我,這太讓我感到苦惱了。

3、不是不知道知足,而是背負的實在太多……

4、我的世界和我的思想一樣安靜,telephone,too。

5、本來這是最富足的一個月,每個星期都有薪水進賬,本以為可以給緊張的生活松一口氣,沒想還沒有來得及釋放就多了10K+的外債,瞬間就變得天塌地陷。生命或許就是這樣,在你無法看見光明的時候給你一絲光亮,當你看見整個天空的時候,瞬間就是狂風驟雨。

6、每個人都有一意孤行的時候,每個人似乎都不會喜歡別人的一意孤行,而對自己的一意孤行詮釋為執著,最不好的說法也就是固執。

7、討論過很多次,也單獨思考過,現在理解的所謂信仰不過是一種政治態度,那麼,我沒有,並不是我沒出息,只是我沒有政治上的理想罷了。

8、說到理想,其實我也沒有,曾經每天都滿懷希望的上班下班,曾經每天早上起來時勸告自己要積極向上的生活,並不是因為我想這樣想,是我沒辦法不這樣想,生活再不好也得活下去。

8(續)、說沒有理想,完全是因為我沒有人生期待的目標或者目的,但請不要在我面前說我沒有出息,這樣的官方語言不適合出現在我這樣老百姓的生活裡,不過,如果當你發現你在哪一個方面不如我瞭解更多的時候,請把你的“出息”塞進你的褲襠裡面。

一剂广告 :想做个特别的导航了

Thursday, June 21st, 2012

邓紫衣 Ziyi Deng

其实这个决心下了很久了,也曾经尝试过很多次了,只是一直没有更好的办法,其实如今也是这样。

sURL – BLOG SITE – 玩博客,互动博客就来surl [surl.im] 网站确实没做起来。

或许我缺少博客的数量,或许我一个人的力量很难完善它,但是这都不重要,目的是能让自己记住更多人,更多的博客,因为我们似乎有着相同的爱好。

导航程式利用的是114la,有很多人告诉我,用114la是在为他们赚钱,而自己很难获得收益的,可是的技术似乎还做不好一个导航,改改似乎还可以,至于赚钱,收益,我想说我不指望的,虽然现在可能是个导航泛滥,浏览器洪流的时代,每个产品似乎都是从利益出发,但是我做的不是产品,完全是兴趣,更何况如果真的选择赚钱的方式,我更喜欢拿福能写日志的方式,起码不是那么纯粹的只为金钱而效力。具体情况请参看这里。

导航里面只有少许的地址,甚至少的有点可怜,但是我想告诉来过的人,在这个博客导航里出现的博客地址我都层一字一句的读过他们的日志,有的留过评论,也有些选择悄然离开,所以更新的慢不是因为懒惰,更不是因为不专心,恰恰是我认为自己用了这份心才会这样。

当然我也会植入一些广告进来,至少不能所有的广告连结都停留在114la上面,为它无休止的做推广,或许哪位朋友需要,我便为他留下个什么位置也说不定。收费?或许不会,这完全取决于我的心情,你的意愿,似乎还不是那么的强求。

当然,如果不定期的你来到了我的博客导航,如果你发现了这里有你的连结,如果你愿意在你的博客中加入这个链接地址,那么我由衷的表示对您的感谢,也说明这是对我的一种肯定和支持,嗯。

祝福每一个喜欢写博客的人幸福快乐,祝福每一个关注博客发展的人幸福快乐,祝福每一个人幸福快乐,祝福刚刚过完我人生第一个父亲节的自己幸福快乐(还有孩儿他妈)。

朋友,你一天能看多少篇博文

Monday, November 29th, 2010

记得我之前写过一个类似主题的日志《请仔细阅读朋友写过的文字》,昨天的时候我突然又想起这个话题,所以今天抽空又想絮叨几句。(PS:之前的日志已经删除了

如题,在互联网上我也折腾了十几年,虽一事无成,但也多多少少能看到一些什么,使我回归真实的时候依然感受良多。

……

reading

互联网上有一种独立的媒体叫做博客,互联网上有一种邂逅的形式叫互访。

互访最好的结果就是得到对方的评论和IP,并使得自己的博客显得火爆异常,但是,我不清楚在这个互联国度里,一共有多少个博主,有多少的博客,有多少人是为了单纯的评论和IP去访问别人。如上所说,朋友们,你们是否有仔细阅读过朋友写下的文字?

曾经过一两个朋友给我的评价很高(先夸夸自己),说夜夜(当时在网易取的昵称)真的很仔细的读过她们的文字,因为从评论中可以看得出来,即使有时会有跑题,但是总是能说的很深刻……

以后的一些日子,淡出网易的日子,曾经为了获取互访和广告费用,曾经很机械的访问过,评论过,虽然真的有些“收获”,但是心里总是一个自己过不去的坎儿,那是什么呢?那就是面对自己博客时,同样的类似的机械评论同样出现在自己的博客里的时候,或许我知道我缺少了什么……

真心,是的少了一个真心,我虽然不知道每个人都是处于什么样的目的来写博客,但是至少一定会有一批和我的想法一样的人在写博客,希望有人能够仔细阅读过我们所能码出的文字,或是心情感受,或是华丽篇章,希望的绝对不是楼下的一句沙发,或者一句过场的“路人甲云”等等……

我发觉我最近又在犯这样的毛病,恰巧看到了曾经自己写过的文字,虽然没有什么太多值得鉴赏的地方,但是有一点我是明确的,那就是我却少了什么。

朋友们,在这里我并没有“教育”谁的目的,我只是希望有一些事情我们可以共勉,当然,如果你真的只是为了获取IP,那可以直接略过这里的所有。只是,其实我们还有除了IP以外更加重要的东西值得我们去关注,真的。

一个工作上的类序

Saturday, September 18th, 2010

妮可·盖尔·安德森 Nicole Gale Anderson

想起写这么一个东西,只是想起曾经阿毛说的长大了,工作了,很多事儿很多话都不太好说。

其实我以前也写过工作的日志,但是一般也就一些索然无味的事情,而今我还是想写写工作上的事情,或许有很多事儿可能是”头”们不爱听的,或许很多是”头”们不愿意让我们这些员工说的,就像会计今天还在说的,很多事情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坏的不说好的说,很有一种自欺欺人的感觉。

如果谁觉得我说的是好的,权作一种员工对企业的赞誉,如果谁觉得我说的不好,能自省固然是好,孰对孰错在暂且不是说,因为这本是一人的看法,不能代表全局,不能说是完全的客观,但是如果那位”领导”希望我删除掉可能对企业不利的话,恕不能从,这是个人日记,谢谢。

最近发生的那点事儿

Sunday, June 13th, 2010

李冰冰 Bingbing Li

博客:

目前有两个,一个是这个isDragon记录自己生活,情趣和态度,这个博客其实是我建站初始的第一个博客,只是几经波折,十多年的时间,换了很多的域名、空间和程序,唯独没变的是内容。

目前选用的typecho博客系统,justhost的空间,godaddy的域名,避免了备案,万幸万幸,风格仿照了火狐官方的风格,不是很像?反正是不支持IE6.0了。

另外一个博客就是比较让大家熟悉的TheMooN.CoM.cN了,目前用来记录工作与计算机教学的日志和对教学内容的思考和整理,希望对计算机了解的朋友给在下一点意见。在此先谢谢大家了。

此博客使用isroc程序,.net环境,感谢汤尼尔对互联网出力。

域名:

momoran.cn,这个域名我准备放弃了,由于themoon的感情深厚,不然一个CN我都不会要的,该死的天朝不想让每个人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

allayout.com,或许有的人知道我用这个域名做过博客,但是我更觉得它适合做设计类型的网站,只是名字尚未想好,运营的方式也还在犹豫。

生活:

很充实,为了对付一个未来的媳妇儿,已经忙的不可开交了。

工作:

很忙乱,基本没有重心,或许说教学工作应该是脑子越来越累,但是我倒是觉得心累的更严重些,再加上越来越憋闷的天气,时不时的下上一次暴雨,呵呵,笑出来的声音都参杂着一些苦涩的味道。

又开博了

Saturday, October 13th, 2007

克里斯汀·戴维斯 Kristin Davis

又开博了,为什么说又呢?因为有博客的地方就有我,虽然很难让人发现。因为虫子的渺小是很不容易被发现被察觉的,但是有一点很好,虫子嘛,凡走过,必留下痕迹。

说到开博,我有很多博客,自己买虚拟主机建的,搜狐的,新浪的,网易的,MSN的。多是很多,一路走过来,一身的轻松,也有朋友去看过,说是一片荒芜,像个撒哈拉的翻版,没有评论,没有留言,没有人的气息。

虽然我的博客在百度在GOOGLE都可以查的到,虽然名次靠前,但是依旧惨惨淡淡,没有活气,也许是名字起的错误,虫子的渺小,青菜间的留连徘徊,的确很难让人发现。

也有一种怨天尤人的想法:我不是名人,没有名气,所以很少来人过问,所以即使来了,也是轻轻的来,轻轻的去,轻轻的带走了所有的云彩。

说到名人,中国的名人很多。有写武侠的,有写言情的,有唱歌的,有跳舞的,有演电影的,有拍电视剧的,前段时间还流行起讲史说道的,只要你能上电视,只要你能出专辑,只要你能写本书,不管是不是自己说的,不管是不是照别人抄袭来的,只要你能,只要你敢,没错了,名人就是你~!

我不是名人,我抄袭过,我却不能出书,我看过电影电视,但是没机会去自己演绎,我也想唱首能红遍大江南北的流行歌曲,可惜我五音不全。所以我不是名人,我只是虫子,一个小小的观众。

博客依然只有荒凉的气息,虫子不需要太多,只要一片菜叶,只要一滴露水,便可以活的舒服活的自在。又开博了,虫子还是依旧只写虫子看到的世界,有自己的荒诞无奇,也有人间百种味。

没有真理,只有虫子眼中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