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四年一次的相聚在失望中结束

2010年07月12日 Channel S ⁄ 719 字 ⁄ 被围观 199 views+ ⁄ +0°

2010年无疑是属于西班牙人的,因为他们终于可以在大力神杯上刻下自己国家的名字,并改写属于自己的,属于欧洲的,属于世界的历史。 2010年对于荷兰只能说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杯具,踢输了世界杯不说也踢输了整个荷兰队在世界上的认识:输球、输人、输传统。 冀勇庆说如今的荷兰世故了,只有这样世故的荷兰队才有可能拿到冠军。或许吧,但是从结果上来看,应该是不是的。渴望看到传说中的克鲁伊夫,渴望看到三剑客酣畅淋漓的进攻,渴望看到充满想象力的博格坎普,那才是荷兰,才是有着梦想的荷兰,背弃自己的性格只为成功,那是不会成功的,荷兰给了全世界做了这样一个典范。 我是喜爱英格兰的,尤其是有贝克汉姆存在的英格兰队,虽然他被质疑过...

我的世界杯,我的橙色之梦

2010年07月03日 Channel S ⁄ 755 字 ⁄ 被围观 194 views+ ⁄ +0°

2010年7月2日,荷兰,巴西第10次交锋,没有了巴西让人愉悦的桑巴舞步,充斥着猥琐与野蛮;没有了崇尚进攻到底的橙色军团,更像是沉迷网络睡不醒的孩子们在集体打盹…… 记得黄健翔为意大利高呼:“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战斗”。看着比赛,看着马不停蹄的库伊特,我觉得,荷兰只有他一个人在战斗。优秀的球员都是打满全场的多,可是库哥不仅打满,还跑满了全场,如果不是他,上半场结束足以确定巴西胜利者的地位,还有,只是1比0。 比赛很戏剧,下半场场地对调两支队伍的精神状态也发生了对调,我很怀疑,是不是场地造成的两队的不振状态?啊,我又中国式的八卦了。斯内德的进球让我想起了98年的罗马里奥,那只独狼也利用那微小的身体,足不见天日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