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刨锛儿’

2010年的神马,2010年的浮云,都是TMD神迹啊

Monday, January 3rd, 2011

苗苗 Miao Miao - p2500733338

姐不要宝马,也不要豪宅。

阿门,2010年我最喜欢说的话,2011将光荣的继承这个传统,就喜欢这样的,不贪才,又好看,身材还好的。

2010年:一个鲜花盛开的季节,所谓的感情路线,所有争吵不断,但是总的来说还是一帆风顺,明年似乎可以结婚拉,哦,不,是今年!

2010年:一个房地产也开花的季节,面对“越挫越勇”的房地产军团来说是异常收获的一年,对于我这样一个小居民来说,这似乎是一种奢望,听说天朝又要抑制房价了,我却越来越害怕了……

2010年:《国务院参事:百姓只需有房住不必有住房》,没神马好说的,求人肉!

2010年:讲台就是我的舞台,我最好舞台,我最喜欢舞台,我曾经最向往的舞台,阿门,可是我的梦想是谁打破的呢?

2010年:舞台不是我的讲台,我不求理解,但请莫要强求。

2010年:我想在生活里,“外戚”是我这一年里最抢眼的关键词,我不知道我惹谁了,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阿门,我不求有待,也不曾想过有待,我做我应该做的,我得我应该得得,不多一分,不多一毛。煮豆燃萁的故事,如果只是不是发生在兄弟之间罢了,如此而已。

2010年:我很多时候都是盼望,盼望我的房子早一点下来,让我也有一个安稳的住的地方,也可以和别人说,我也有那么一个小窝儿,它叫家!真的很难。

2010 年:我发现很多朋友都去考车票了,但是我最最憎恨的就是车,受够了公交司机不顾车内乘客的死活在十字路口玩漂移;受够了出租司机为了一个乘客在“任意”什么地方出现,搞的路人总是措手不及;受够了私家车司机那嚣张跋扈的喇叭;受够了每次过马路都有一种拣回性命的感觉……

2010年:临近年关的时候家乡出了一个新名词:“刨锛儿”。有人用可以起钉子的锤子敲人后脑,随后抢其钱财……阿门,我……怕怕。

2010年:祝福送往天国:年初的时候我几乎几天就要去一次殡仪馆,真的是心如刀绞,别说什么爷们不爷们的,面对生命,没有什么比眼泪更能表达你的此时此刻的心情。MD,当我站在停尸间看着工作人员为逝者化最后的装扮的时候;当在大厅鞠躬或者跪拜已是最后一次相见的时候;当目送棺木送进火化时──咬着牙流泪。

2010年:祝福回到人家:年末的时候很多朋友开始结婚,开始生孩子,很明显我落后了……

2010年:天上人,你们能否就是新生的娃儿?地上的人,你们能否真心对待生死分别前的每一时刻?

未来:无论是生老病死还是世界末日,我只希望,朋友们,别比我先离开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