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关于’

一个如此垮掉的80s

Wednesday, March 14th, 2012

布莱丝·达拉斯·霍华德 Bryce Dallas Howard

出生在一个有一点犹豫的年代,成长在一个备受指责的环境下,打拼在飞速发展的第三世界大国中,只是我似乎还不清楚,到底是惹怒了谁?

记得看过一部非常青春的可以使我们或多或少的了解到一些父辈记忆的电视剧《血色浪漫》,我似乎只想做一个对比,如你们,如我们,我们垮掉了多少?

当钟跃民他们去吃饭时,偷了餐盘,带走了椅子时候,或许他们是那个时代特有的脾气和秉性,我们能感觉他们的淘气,可爱,痞子气,只是同样的,我也能从中感觉到如此的事情放在我们这个年代,很可能就是无知,甚至是没有教养的孩子。

当袁军放进自己的家里偷了古董去卖的时候,或许只能感觉到他们只是用了自己的一种办法赚到了钱,想想小时候我从床单下翻到五毛钱毫无顾忌的花掉后被爹妈爆打的情景,他们实在是幸福的有点多。

他们曾经买上几十盒的冰淇淋,吃到拉肚子是有些豪爽,只是如果我一口气花一毛钱买上两根棒冰,那也将是我惨死的原因之一,因为我败家了,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是节省了。

想想上学的时候看见喜欢的小姑娘,还要远远的,远远的走在马路的两旁,再看看钟跃民一个初中学生是如何调戏周晓白的?原来我还是如此的纯洁。

面对学习,面对生活,似乎面对的指责才蜂拥而至:“垮掉的一代”,“最没责任心的一代”,“愚昧的一代”,“最自私的一代”,“最叛逆的一代”。

因为有人上班的时候因为老板的一句指责,便不愿再去那里工作,所以变得没有了责任心。只是我好奇,想问问80年代以前的出生的人们,你们扪心自问是否也曾有过不顾及一切只想逃避的时候,那个时候你们的责任心在哪里?

我更想问一下那些因为应届毕业生的工薪底而不断的更换自己员工的老板们,你们的责任心又有多大点?我还想问问从来没有培养过初入社会的学生们,一心只想追求工作经验的员工的老板们,你们难道就是无私宽大的?

陈法蓉 Monica Chan

我们是愚昧的,我们似乎做事不计后果,只是我不太清楚的是到底哪个人在年轻的时候不冲动,那个年轻的孩子能够把事情都想的那么的周全?我们都不是毛委员!

我们似乎真的很自私,只向到自己的生活,似乎没有顾及到其他人的感受,但是我确实是不知道那些年迈的老人和我们抢早晚班的公交车算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其他的80后是否有我这般的经经历,听70甚至60后们夸夸其谈自己的事业与成就,面对刚刚步入社会的我,有点茫然和无辜,我是没有建立好我的社交群体,也没有谁愿意聘请我去给哪家公司当总经理运营一个公司,但是好像我也没有那个已经五十周岁已过的年纪。而这些都已经被那颗高傲的心所掩盖,不能被发现,所以80后的我既无知又愚昧。

从毕业离开校园的那个时刻,似乎我就已经是一个啃老族,我没有奖学金,我没有创造力,我是一个社会中最普通最频繁的小市民,我用那些责备我们无知的老板给我们开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那点薪水来养活一个21世纪的自己甚至家人,似乎有点力不能及,可是谁在意?只是在意我们是否啃老。

一个孩子的成长,我想多半是社会因素和家庭因素有关,如果我们真的如此的愚昧,如此的不负责任,那多半是受到了什么样的不好的环境的影响,而似乎给我们带来不好影响的就是那些撕破嗓子在骂我们的人吧。

一个孩子的成长,我想多半是社会因素和家庭因素有关,如果我们真的如此的愚昧,如此的不负责任,那多半是受到了什么样的不好的环境的影响,而似乎给我们带来不好影响的就是那些撕破嗓子在骂我们的人吧。

我是80后,但是我只说我自己,不附带任何其他人,当然我也绝对不排斥来和我对号入座的人儿,如果我们不是战友,或许就是敌人。

我是80后,但是我想替所有的80后说一句,似乎我们多了一些指责,少了一点宽容。

我是我自己,我不只是80后,我还是个孩子,在长辈的眼睛里,永远。

P.S.这只是一种纯粹的关于,About Me。

我的理想

Tuesday, December 7th, 2010

斯嘉丽·约翰逊 Scarlett Johansson

这个话题真的有些很久不提了,直到想起写求职信(内部提升)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我的梦想,然后停下来,想了想……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

老师们总是会问我们关于我们的理想:科学家、解放军、老师、医生、农民、工人,真是想干什么都有,回想20多年前的我们的理想,我们似乎每个人都没能实现自己的理想……

我记得我当时挺想当解放军的,我羡慕邱少云,羡慕黄继光,羡慕罗盛教,羡慕……好多的英雄。长大了,发现这个社会已经不是”好人当兵,好铁碾钉”的时代了,为了跟上时代的步伐,为了脱离妈妈对自己的溺爱,毅然决然的挺进了大西北……

还算小的时候

我的理想呗放大了,我开始喜欢”小英雄”了,我喜欢史泰龙,李小龙 ,成龙,喜欢神探亨特,喜欢霹雳游侠,喜欢007,喜欢的不是解放军了,是警察。

那一年,我上了大学,我的思想越发的激进而不是成熟了,我知道一切都是幻想,已经是忘却”公仆”的时代了,按照当时的话讲,就是我不能为了祖国做一番事业,也绝不能当革命的走狗

步入高中

总想当个诗人什么的,最好可以到处都跑的那种,叫什么来着?哦,对!云游诗人。

年纪轻轻,才华横溢,引百花千里飘香……

步入社会后才了解,原来所谓的云游诗人不过是街头巷口要饭的哥哥

进入大学

我最大的愿望可以去偏远的山区,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就像当年知青上山下乡那样,支持大西北嘛,这样的牺牲我心甘情愿!

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原来这样的理想在目前具有远瞻性的社会里,比起各个企业的应聘来说,难如登天。那数以百计的简历毫无悬念的为祖国的纸张制造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至今

我突然我这八十年代后的理想又开始远大了,回到家乡,让我非常深刻的感到了家乡的落后,虽然这里曾经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进入小康社会的城市,虽然这里的消费 水平在全国范围内依然屈指可数,但是对于计算机这种所谓”高科技”产品来说,对于这种”高科技”已经处于普及状态下的今天,不会开机的人比会吃饭的人还多……

我在我的个人简历上留下过这样一句话:我真的希望可以普及一下本市的计算机认知程度。(难度很大,原因很多,也不是一个人的事儿啊)。

我深刻的体会到,原来财富和求知欲是成反比的,之后我宁愿没有钱了,MD,我可不想和他们一样:那无知当个性。


80s.jpg
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时间,有谁能来见证?或许每个人都有很着自己的想法,比如说我,每个人都说我们是”垮掉的一代”,但是也正是我们这”垮掉的一代”完完整整的见证了这三十年,最重要的是我们——刻骨铭心!

说给自己听:写给夜夜

Monday, April 14th, 2008

Always.Life

夜夜是个胆小的人,虽然他对不公平的事情也会感到气愤。

夜夜是个不求上进的人,虽然他也曾为那微薄的工资而发愁。

夜夜是个懦弱的人,虽然他知道爱恨难舍,却又不敢触碰这天平的任何一端。

夜夜是个害怕孤独的人,然而他只适合一个人静静的生活。

夜夜是个非常虚伪的人,明明心底如同一滩死水,却总是想表现一下自己生活的激情。

夜夜活的很辛苦,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忘记了生活的理由;夜夜又活的很开心,因为已经学会了如何欺骗自己。

夜夜……很矛盾:

夜夜很能说话,虽然说起的话不是教科书版的说教词就是不着边际,可是夜夜也不爱说话,总是任由身边的事情发生并继续着,静静的像是在看一场电影。

夜夜有过很多很多的渴望,然后这所有的渴望是现实面前显得一次比一次苍白。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都有一个似乎和别人比起来显得不太一样的童年,有幸福,也有忧愁的,有走向极端的,也有和夜夜一样带着期盼的。

夜夜用过一段经典的签名: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明明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挡不住这种思念,却又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上。这是一段不知道是谁根据泰戈尔的诗去改的,虽然是改写的却依旧是经典,简单而直白的话语能穿透几乎所有曾经爱过的人的心。夜夜只是抽取了那么一小段。用来诠释自己的心情,然后这样过于坦白的诠释却让夜夜的心离这个世界越来越远。

夜夜有一段经典的个人介绍:在许多人的眼中,我是一个情感泛滥的疯子,是一个有着满脑子奇思怪想的怪物,在这个喧嚣的世界里,我整天一副阴郁的面孔生活,空虚而寂寞!

埃米·罗森 Emmy Rossum

简单的字诠释了一个复杂的自我,然后有谁曾仔细的读过又有谁体会过呢?也许这样的文字看起来很酷很潇洒,谁又曾在意过洋洋洒洒的文字背后夜夜的心情呢?

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那部戏的主角,而这样的夜夜只做别人戏中的配角。不是不甘心,确是有太多的牵绊遏制了前行的脚步。

夜夜不喜欢这个浮华的社会,夜夜最期待的,最期待的生活是可以依山傍水式的生活,每日晨时可是爬上房子对面的山上,打上一壶清澈的泉水,每日可以展开双臂在离太阳最近的上岗上迎接朝霞,闲暇时的可以坐在庭园之中听听音乐看看书,或是山脚下迎接夕阳西归。试想那样的环境下,夜夜的忧伤如同光合作用下的二氧化碳一样,永久的消失在大自然神奇的力量之下了。

夜夜,夜夜,然而夜夜始终是要面对现实的,然后把所有的梦想仅做梦想,把所有的理想归于梦想,因为既然是梦那么始终它是会醒来的。

夜夜是个可以同事站在两个极端上的人,夜夜希望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幸福快乐,然后就是这样的夜夜从来不在意身边的人和事。面对突如其来的质问,夜夜总是一脸的诧异。

夜夜喜欢天空,夜夜喜欢大海。一样的无边际,一样的包容力。如一副水墨字画,诗意盎然,留恋间,情意绵绵。

夜夜是个标准的活在幻想中的人,夜夜不是不敢面对现实,只是讨厌现实,决不是惧怕。夜夜是孤单的,是一个渴望帮助又惧怕帮助的人。夜夜总是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孤身一人。也许有很多朋友可以来宽慰夜夜的心情,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每个人都有需要自己去做的事,包括父亲母亲。夜夜只能选择孤单。

夜夜出自之前的网络昵称:清夜吟语№璟。国人喜欢简称,于是愈简愈少,直至最后就成了这样。

呵呵,细细想来,改昵称唤作 Always.Life 时间还不能算长,Go on 吧

从毛毛虫到现在的菜菜虫

Saturday, October 20th, 2007

Always.Life

起初认识网络时每天都是江湖、聊天室到QQ,聊天聊到天昏地暗,不知所云。玩的是新鲜,不会拼了命的去见网友谈对象,因为很明确的知道自己不帅,看上的人几乎等于零,即使想去似乎因为了少了些“本钱”,而有些自卑的不敢去了。

2000年末的时候开始喜欢留恋BBS,开始发现除了海天海地的乱聊以外,网络也是可以学习,长见识,更可以交朋友的地方。教会我这些的地方叫:「虫虫部落」。也第一次有了一个稳定的长期用的网络昵称:「毛毛虫」。

那是一个可以留恋的地方,一个觉得可以安身的地方,虽然只是在网络上,可是给了我一直安定,是一个可以宣泄又可以寻找快乐的地方,不是因为网络的虚幻飘渺,而是感觉朋友们真是的存在。

伴随一次又一次的感情开始与结束,一起走了很久很久。

可能很多人忘记,可能还有些谁还记得。

因为某种原因虫虫部落关闭了,我想会只是暂时的,哪怕在今天我还是这样认为的,因为那是一个家,一个心的归属,就像俞庆大哥的名字一样:「余情未了」。

由于「阿紫」大姐的推荐,知道了「彼岸时空」,「虫虫部落关闭后「毛毛虫」唯一的避难所,曾经辉煌过,如今也只是一页空白了。

曾经很多次想重整「虫虫部落」,想凭一己之力恢复「虫虫部落」,找回朋友,找回从前「虫虫部落」原有的生机,可奈何「毛毛虫」始终只是「毛毛虫」,不会是「善良的虫子」。

可是如今的「善良的虫子」大哥在哪呢?可以早已不记得「毛毛虫」是何许人也了。

几经周转之后终于认清了自己对人情世故的不了解,认清了自己对计算机知识的不了解。

于是乎在这个流行博客恶搞的年代里,建起了属于自己的博客。

「毛毛虫」多依靠绿叶生存,生于高出,鸟瞰世界。

「菜菜虫」生存在田地之上,留连在青草嫩芽之间,生于市,隐于市。

对于破茧成蝶已无能为力的自己选择了另一种生活,带着期盼,带着怀念,隐于田间。

如今深秋以过,初冬将至,菜虫何去何从?

自诉

Monday, July 28th, 2003

Always.Life

我有一个很烂的名字,烂到我敢保证在这个世界不会有一个人会与我重名,就算正的有也无所谓,甚至我会有些高兴,因为… …哈哈,那个人还真是不幸。直至有一天,一个小女生随口说了一个我的名字后,我才开始喜欢这个烂名字,其实蛮不错的。

我的个子不是很高,打篮球却是一流的高手,不信你看,当对手运球飞快地从我身边经过时,就在球即将落地的一刹那,我抬腿就是一脚… …我的速度不快,可就在听见远处一枚硬币落地的声音一瞬间,那枚硬币已经在我的手里了,我有一双很大很大的眼睛,长辈们为此而夸奖我,可挂着厚厚镜片的我只能眼睁睁看者同学活跃在每个大小考试的考场中。

衣袋里总会有几支笔和一两个小本子,我爱好写作,我会记下我看到的、突然间想到的,可现在的心情,我写过很多,但全都被撕毁了,因为觉得自己写的太差劲了,不愿让别人看,我总想能写一本自己的小集子,可却从来没写过一篇像样的东西,我很喜欢起名字,但那都从字典或诗词选中查出来的,没有什么新意,出门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忘记带上我的随身听,我喜欢听歌,我感觉他(她)们是在为我而唱,因为我懂那歌词背后的心酸。

在许多的眼中,我是一个情感泛滥的疯子,是一个有着满脑子奇思怪想的怪物。在这个喧嚣的世界里,我整天以一副抑郁的面孔活着,空虚而寂寞。我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我讨厌热闹的人群,但我不会失去友情,因为单身的我还无法判断

我想作一个云游四方的潦倒诗人,我想作一个能入侵或攻进他人计算机的黑客,我想就此孤独终老,我更想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讨厌小孩,他们淘气,说谎,不听话,我讨厌大人,虚伪、做作,更阴险、狡猾。我是个疯子,我是个怪物。


To update:Saturday,October 20, 2012 14:34:50
哈哈,这就是我的第一份关于吗?看着都觉得有意思,只是当时就爱记录点什么的我,却很少留下所谓的美文,为什么呢?很可能和自己的自信程度是有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