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事故’

生死时速,转念的瞬间

Tuesday, November 25th, 2008

昨晚想出门走走,吸吸新鲜空气,却不想出门不久,便飞来横祸。

又是车祸,距上次车祸,大概其中间隔有11个月左右,是有缘吗?这还真是孽缘。从昨天撞车,到今天起床之间共2人知晓,但觉得不可能是我的父母,因为我绝对不可能告诉他们的,他们太容易把问题复杂化了,我受不起惊吓。此知情之2人,并不在同一城市,且从不相识,但是安慰的话却如出一辙——“下次过马路小心点,看点车”,虽然这是关心的话语,但是听起来我怎么都觉得自己屈,太屈了。

因为打小就有过与车的非凡的“接触”,我是怕的。每次过马路我都是很小心的。可是车飞来之时,虽然我是落花无意,但是怎奈流水有情……如果大家能看到那还留在路上的那因为刹车而留下的一条巨长的轮胎痕迹,也许就会明白这位司机把车飙的有多快,从而导致突然性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是超级赛亚人,我没有那么快的速度来躲避这突然杀出来的汽车,当我知道他的出现的时候,我已经只能很无奈的根据力学中的某种原理被动的做着无力运动。我很能理解大家的关心,但是如此委屈的我,并不是瞎眼狼,走路不看路的主,被撞,绝对是情非得已。

杰西卡·斯特普 Jessica Stroup

镜头回放:

“有车——完了,来不及躲开了”,想到这儿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我的自行车是怎么出去的了,也不知道会飞去哪里。眼前看到红色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已经在车盖上了,完,车祸已经无法避免的发生了。也许这不是一次不小的事故,也许我就这样挂了,但是挂了也好,一了白了了。就在我还在被车撞的四处乱飞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些无聊的事情,也许自己这次就死了,但是丝毫的不惧怕可能面临的死亡,继续想着,然后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没事?摸了摸自己剧痛无比的脑后跟后脑勺,居然也没出血……我应该庆幸吗?我讨厌出血,实在是讨厌出血,因为我知道缝针有多疼,因为我知道那该死的医生是多么“吝啬”他的麻醉药,任由我疼着挣扎直到晕倒,所以我讨厌出血,但是……太神奇了吧,居然没有一点事情,我不知道像这样的事故能和我一样完好无损的活下来的人能有几个。

为什么我要这么说呢?我确定自己已经着地的时候,我四处看了看,自行车在我2米以外的地方,零碎的躺在那儿,而那辆撞到我的出租车和我着地的地方相距有10来米远,换句话说,我被撞飞出去10米开外,而且挡风玻璃也已经有一半处于完全报废的状态……

我更好奇我的脑袋,曾经让人用脚都踢开了口子的我的脑袋,如今受到如此撞击牺牲的不是我旧时的患处,却是那块厚的出奇的玻璃。

司机是个小伙子,看样子并不比我大,轻轻的拍着我的肩,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的说“兄弟,没事吧”。可见是吓着了,我说我没事,为了表示我的安慰,我很白痴的反问了他“你呢?”……他坐在车里,他怎么可能有事,我骑的是自行车,又不是开火车,有事的也只能是我,完全不能是他。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打给自己放在家里的小灵通,响了,发个短信给阿英,通了,看看自己的MP4依然还在响,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说实在我真的很好奇,怎么受了如此撞击,一点血都没出,真是匪夷所思,难以置信。

周围早已经站满了人,围成了个圈圈。我讨厌这些人,他们不是半路关心的路人,而是闻声赶过来看热闹的无聊之人罢了,所以我讨厌。我又不是耍猴的,是车祸啊,有什么好围观的?我也不是那市井泼皮,也不会为了没受伤的身子再去和司机吵一架,讹他一笔。既然没人受伤,有什么好计较的呢?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在围观,看着他们那种期待着什么的眼神,不只是讨厌,还有些让人作呕。

我是向来不主张去看热闹围观的。如果你不能伸出援手,也不能做出任何声援的情况下,你在围观人群中的出现,即增加了此处地面承受的压力,也浪费了你的时间,更说明了你是一个喜欢观人是非的闲人。这和道人是非长短的七大姑八大姨没有任何不同,所以我不主张,甚至不屑。

记录完所发生的事之后,我要出门去修理修理那已经残疾了的我的“驴”了。还要奉劝一下,各位司机朋友,晚上出车慢点开,虽然时间就金钱,但是时间也是催人性命的利器。请慎之。

最后重申一点非常重要的事情:过马路我已经很注意了,他撞我实非我所愿,再者他的出现是我始料未及的,我转弯是斜向前走的,从路边到路中间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并且我开始转弯之时我身后并未发现有车出现,而在这几秒中突然出现的他来说,我的被撞只是出于无奈。所以请关心我的人,说关心我的话的时候去掉那句“过马路的时候注意点”,我屈啊。

注:最新消息,今天要去当送水工人了,浑身都还疼呢……可是没办法,又不能说……

當時就是年輕、幼稚、不經世事,目前還沒死真是命大,勸解所有人,如果發生此類事情,一定立刻,馬上去看醫生,做檢查!

表面的傷容易看,身體內部的就是定時炸彈了,至於定了多久卻沒人知道。

Sunday, November 19, 2023 23:41:43

翻车了

Monday, December 10th, 2007

阿加·达什 Agam Darshi

忙亂了大半天,換車胎,焊排氣管,爐子壞了,洗衣機也壞了,換,都換了,換了新的了。

感覺真好,不是因為都是新的,是因為終於沒了煩惱,解決了所有期待解決的問題。不知道是不是上帝真的和我有仇,還是對我好,讓我能經歷更多的事情?

就在我滿心歡喜回家的時候,居然翻車了。

車壞了,人差點也壞了,好想滿世界的招搖著說我翻車了,出事了,不是想埋怨這個世界有多少不公平,對我是否是真的那麼不好,只想知道還有多少人是關心我的,只是……

怎麼說呢?翻車的時候我看見後面的一對母女坐在車裏停在我後面愣愣的看著我,我笑了笑。是呀,笑了,為什麼不笑呢?不笑多冤呀。

感謝她們。之前我也滿肚子牢騷,這下又要修車了,還要花錢,都沒錢了,還要花錢,煩!看見她們,看到她們為了我這樣一個陌生人的摔倒而驚慌,我笑了,想告訴她們我沒事,也告訴自己這不算什麼,將來我們遇到的必然還有很多很多,未知的,好的或者不好的事情。我們能做的,就只有堅強。

渾身疼,不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