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胡可 Ke Hu

乾旱180天

前幾天我的QQ空間中轉了一貼非常犀利的文字,裡面提及到了關於西南乾旱的事情,(當然現在還在乾旱中……)

中國的災害都是突然降臨的,突然的出現在全國人民的面前。如果說地震我還能理解的話,那麼乾旱我實在難以理解。乾旱的形成不是一天兩天形成的,等到媒體關注的時候已經180多天沒下雨了,我不知道媒體為什麼不是在170天的時候關注的,為什麼不是在160天的時候關注的,而偏偏是在180天以後才開始關注,而且是齊刷刷的關注。難道非要等到180天之後乾旱才能算是乾旱?

不好解釋是不是真實的情況也是這樣的,總覺得有些彷徨,裡面還提及到了很多的問題,這裡太想說了《不要再給西南人民再捐款捐水了——很犀利》(貌似很多時候非QQ好友是看不了空間的,那就沒辦法了)

各種“門”

現在的門似乎越來越多,不太清楚是不是因為祖國的“開放”造成的,或者說祖國人民真的得到了“自由”的意義。

或者我想說,每個人都應該是自由的,但是不能違背基本的倫理綱常,這一點來說是更為重要的。但是似乎人們往往都忘記了這一點。

這個“門”似乎是一道不推薦打開的門,門裡面的事兒忒多、忒亂,就像水閘的門一樣,只要打開了,就是一股腦的使勁兒往外“噴水”

互聯網資訊

有了互聯網,似乎想知道什麼樣的資訊都成為了一種可能,希望你知道的或者不希望你知道的,你都知道了,於是有了“牆”。於是又的人學會了翻牆(可能就有你),從前都說只有狗才翻牆呢,現在呢,則是為了“自由”而去做的“事業”了。

互聯網上的資訊太多太雜了,沒有都有上面說的“門”事件,再有的就是各式各樣的“哥”、“姐”。在這個沒有英雄,沒有偶像的時代,除了“磚家”似乎還有很多所謂雷人的“產物”在頻繁的出現,充斥著互聯網 ,然後成為了一代“紅”人。

更加裸露的世界

想紅嗎?想出名嗎?似乎很簡單的樣子,只要敢“脫”就可以了,或者找個所謂的“前男友”為自己錄製一段“耐人尋味”的小視頻,哪怕是手機拍的呢,都可以使自己一夜成名。

但是,很建議大家對自己的名節也付出點什麼,在我個人看來這似乎比名利更為重要!不求世上之人都可以兼濟天下,起碼也應該能做到獨善其身。沒有了品德,失去了倫理的人,成名對一個人來講意味的到底會是什麼呢?

相互的寬容與理解

昨天晚上從廣場路過的時候看到一對情侶在鬧彆扭,因為女生在大喊:“別跟著我!”,雖然廣場很大,但是似乎廣場上的每個人都聽見了她的聲音,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把視線留給了心情不爽的兩個人。

男生站在那裡,非常尷尬的看著女生變道離開,男生站立在那裡很久,無奈之下轉身離去……

女生走出很遠的距離後,也停下了腳步,看她的他是否緊跟其後,可是看到的卻是一個孤單的背影,男生無奈的拖動著離開的步子,而女生站在那裡似乎希望那個有些絕望的他回過頭來……

沒有什麼“寫作”能力,說不出那麼完美的詞兒,只是依稀的記得當時的情景,兩個無奈的身影,風吹過時更有一種獨有的淒涼和慘澹。其實如果當時他們可以……如題。

玉樹地震

3月份在我的身邊發生了很多很多事情,而這些事情使我對生命似乎有了更為透徹的詮釋。

7.1級,不是一個隨便聽聽就過去的地震級數,傷亡已過700,受難數萬人。不知道海地人民是怎麼挺過來的,不知道智力人民到底是怎麼活過來的,就是覺得我們偉大的祖國死傷總是無數(還非常有可能是個“隱瞞型”數字)。

到底是“誰”在無視我們的生命?

房地產

想起住建部曾經說過,中國的房屋品質大概只有不到30年的壽命,除了無以倫比的拆遷速度,我想還有一部分在於對品質的檢測上。

當然,很多人可能更關心這個飛的比火箭還快的房價什麼時候才能飛到頭?

當然,我相信我們的祖國一定能解決各種困難的,但是那個時候我是否依舊還尚存人世?這顯然是個未知數。

……

事情似乎越說越多,但是我累了,閉了

To update:Monday,April 12, 2010 11:50:19
Tagged: , , , ,

One Response to “一些琐碎的事情”

  1. 从良未遂 says:

    看见第一句话我就想到一个新闻标题“干了180天终于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