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刘凯菲 Kaifei Liu

首先甩出一条新闻:「甲流患者诊治将适当收费 不会太贵民众可接受」

给我的第一想法是:完了,相关部门又缺钱了。回来仔细的想了一想,还真是。

它说不会太贵(它就只配用这个它了),哥们,你信么?反正我不信。

我就是纳闷,面对全球性的流感,顶级传染性疾病,你怎么好意思说出收费这句话的?面对我们这个什么什么主义,你怎么就那么有主意呢?一句什么什么特色你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了?

本日志没有特别的文字,没有特深的学问,就想问问相关的大哥大街大姨大婶们?你……你……还有脸不?

2009年7月8日,我的家乡出现了第一位甲型H1N1确诊病理,开始收费(听说万元的治疗费哦,不知道这个是怎么收费的),真倒霉,收费第一天就得病。

To update:Tuesday,July 7, 2009 11:22:32
Tagged: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