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思言 Siyan Liu

今天很平常,沒什麼事兒。不,有一件事兒,我的一個好朋友有半個月一點消息也沒有,只知道她回家鄉了,後來去同學家了,我們還面都沒見過,就連她生日那天,我也沒有見到她。她今天忽然打電話來,我真是太高興了。

讓我來介紹一下我的這位朋友:她是個女孩子,長的很漂亮,學習很好,唱歌也很好聽。剛上初中時我們是同桌,她很凶,我幾乎天天『挨打』,就這樣一個學期過去了,我們不再是同桌了,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脾氣好多了,可是同學們的閒言閒語終止了這份友誼,一年後,我們又像以前一樣坐成了同桌,就這樣到了三年級,離中考還有兩個多月時,老師懷疑我們,怎麼說呢?早戀,對,就是這個意思。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懷疑我,我的鐵哥們中,只有一個男的,換句話說,我很有女生緣,但我不知道老師會這麼想。但這一切並不會再影響我們之前的友誼,因為我們問心無愧,星期天我會為她補過生日的,因為我答應她,去給她過生日,我不能食言。

太晚了,明天就要正式上學了,再沒有時間玩了,有時真想不念了,可不念我又能幹些什麼呢,比我學習差的都在繼續讀書,五年後的今天他們也許就是大專生了,我不甘心落在他們後面。不落後就要努力學習,可我不喜歡努力學習,我喜歡放鬆著學習,也許這是家長不讓,老師不許的。可我從不按別人指的去做,感覺就像張學友和鄭中基唱得一樣——左右為難。


哈哈,我都不知道怎麼就能想到那樣的歌,學生時代思想就是活分。高中生在那個時候算早戀嗎?我想那個時候我為一個人非常的著迷。

To update:Thursday,October 11, 2012 19:14:30


如果今天再讓我說,或許我真的忍不住會說其實還真的有點喜歡她,一個落落大方的女孩子怎麼能不招人喜歡呢?只不過她不喜歡我罷了。

To update:Thursday,October 11, 2012 20:44:30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