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算到骨子里的工资:单位超小规模培训的工资计算,低于三个人的按照课时费的百分之五支付可是费用,如每人500元时,每人结课时给予可是费用为500×5%=25元,两人时为50元;而三人或三人以上的课时费是按照课节算的,且每节课课时费为3元,一次培训时间大约为15个课时,可是费用为15×3=45元。

知道我想说什么吗?工作三年居然才发现这其中的门道:当人少时,如果按照课时计算收到工资是高的,当人多时按照人数收到的工资是高的,而小资本的计算的成本果然入骨三分

维修计算机:记得小韩秀过他工作中的一小部分,大约50左右个硬盘,本想我想来个大规模的照片来着,但是库管这几天居然没来上班,无语了。

正巧这个尴尬的时候孩子们来上装机课,每人五台…

kludge

早产的征兆:凤姐本周又去例行检查了,医生用很悲催的表情告诉凤姐,说她有早产的迹象,建议住院观察,凤姐无敌可谓秒杀一切,开了几盒安胎药就回来了,完全无视那个悲催表情的医生…

更悲催的是凤姐开回来的药是胶囊,且每次五颗,哈哈,一日三次,每次都能吃到想吐,然后大叫到整栋楼都能听的很清楚。

我的脾气秉性:都说我很强,我却从来不知道自己强在哪里?坚持自己的想法也叫性格倔强,那样的话,我就真的是强的很彻底了,而我倔强的性格也是这样形成的,有的时候有点无语,甚至有的时候会变成无奈,然后死的很无言。

ARP攻击:无奈的ARP,时隔两年又一次无情的遭遇了,两年的时间ARP是否进步了,我不曾了解,但是至少我们都还没有更好的办法。

事情发生之前我只设置过UPNP,当不能联网时,我的第一反应也是误点了路由器,重启后正常,30分钟后瘫痪,且PING不通路由器,且部分机器也不能PING通,阿门,直接RESET,结果还是一样,我郁闷了好久好久…

PC-Class

突然的突然,我想起在这之前我搞了一下“幻境网盾”,ARP可能由此而来,在纯属传说的提示下,我ARP -A了一下,才发现问题不在路由,终于发现源头。

要说明一下:使用360的朋友们,如果想要更好的防御ARP,建议手动绑定网管地址,自动获取绑定基本无法做到防御的功效,且对于已经中招的机器,使用彩影ARP防火墙也不能更好的做到防御,最直接的办法就是ARP -S来绑定网关。

群的解散和再建立:今天我解散了已经建立了N年的QQ群,原因在于我太过随意,搞的整个群里的人也随意的有些没边,再加上ARP的问题,让我烦躁的不能容忍这种没边的闲扯,有人曾经在我删除之前想让我转让,我没有回复任何消息,我的心血我建立或者放弃都是我的自由,但是转让却是不能让我接受的结果。

删除后重新建立了一个,拽了一些个好友们来耍,但是实在是不多,也很久没有加过好友,也很久不再喜欢与人交友了,阿门,我们都在相互彼此间变得陌生。

QQ-Group

群的号码变得比从前长了,且突然也顺了很多171716555,看这个号多顺哦,很喜欢的说

P.S.每多给予别人一次理解和宽容,你至少能多活一天

P.S1.看过《林师傅在首尔》才发现,原来蒲志高是韩国人,这狗日的……

To update:Thursday,March 29, 2012 22:16:30
Tagged: , , , , ,

7 Responses to “3月琐事”

  1. 路易大叔 says:

    这么老的文章突然给我来了一个trackback 这是什么节奏啊

  2. 私の日常 says:

    可以开家二手配件店铺。。。。

  3. Louis Han says:

    你这堆电源也不少嘛 哈哈

  4. 这么好的群。。哎!还有一些人找不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