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维特兰娜·库德钦科娃 Svetlana Khodchenkova - p2154561824

已经仿佛不能再看到从前,再看到交通岗上庄严肃穆的警察,每一次指挥都刚劲有力,今天似乎摄像头已经取代了交通警察的位置,但却也没有完全取代交通警察的职务,在交通混乱的时候依然会出现的交警,虽已是一脸猥亵的表情,偶尔伸出手笔划一两下也连手指头都伸不直了。

一直以为交警是非常牛A的,因为每天骑着电动车上班的时候,总能看到交警对我吆五喝六,可今天我改变了我的想法,交警只能退居其次选择B了:红灯,交通岗,一辆无牌悍马无视红灯加速冲过,只看这位交警同志听到声音马上将头转向另一边,假装没看见!我去你母亲的,你这也太假了。(发生在2012年3月30日)

当然,如果我是这位交警,我想我也会这么干的,很简单,有些是招惹不起的,毕竟是小市民,我们渴望正义,但是却总是触及不到。


没钱的人拼房子,越没钱越想贷款买几套房子,时运好了能赚钱,而不好的时候也能留给子孙后代;有钱人拼孩子,孩子还不能让一个人生,有钱最享受的日子就是几个媳妇(无论是有证的还是没证的)每天都能在一起打打麻将,再余出几个和自己困困小觉,晚上吃完饭一堆孩子围在自己跟前都不知道是和谁生的,那日子过的是一个惬意。

宋恩彩 Eun-Chae Song - p2444523642

校车到底是应该学校派车还是私人营生的手段?小城市,看不到哪个学校能为学生准备几辆校车,到是教师们的私家车是多的异常,很明显,人民生活水平富裕了,虽然我可能并不在其中。生活在低层的人永远是最多的也差不多永远都是最后才被关注到的,因为弱势。


我吃功夫包子,告诉我功夫包子被电视曝光了,各种的@@¥#@#@¥#*¥#*%*%…;我喜欢喝可口可乐,告诉我*%¥¥%……%%##%%#@@¥%……;我喜欢吃米线,吃点麻辣烫,告诉我%¥#%……#*&*…。

她们就是非常关心我的同事们。

昨天她们买个了酸奶锅做酸奶,要去买蒙牛,我说我看到了一则新闻说80+的学生和蒙牛喝出问题了,还是先别买蒙牛了,她回应我:“我没事儿啊!”


她们是我的同事,她们和我有仇吗?我甚至开始怀疑当初他们告诫我的时候原本就不是出于关心同事的态度!有针对性的交往原来也是一种处世之道!


The En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