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我是創立者,可我不屬於這裡。這是一種多麼糟糕的一種感受。

前情提要:
奧利弗為了救自己的妹妹西婭,一個人攬事去刺客聯盟挑戰,差點死在那裡。而綠箭團隊的其他人都認為他已經死掉了,開始打磨新的義警隊伍。而就在這時,奧利原地復活回來了。
今日回顧:
勞蕾爾受傷,西婭走進地下室發現了這一幕,表示只是想和奧利談一談,但是奧利不想自己的妹妹參與這樣的“爛事”之中,於是讓西婭上樓。
羅伊不幹了,說他沒有權利和自己的妹妹那樣說話,更沒有權利讓其離開,西婭有權利自己決定自己是否參與。
費麗西蒂更是直接說,那個時候他們都認為奧利已經死了,不會回來了,而他們的生活還得繼續,於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所有的事情都要按照她們的方式來進行。即使奧利回來了,也不可能倒退回到原來的樣子了。甚至沒有權利“死而復生”後回來質疑她們的選擇。
事後,奧利和狄格爾說,從一開始奧利就說這是他自己的事業,但是現在變了。
狄格爾的回答在我看來很含糊,我的理解就是:因為他們每個人都不是為了奧利而戰,而是為自己,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你又有不得不繼續戰鬥的理由,那麼你能接受這樣的發展情況嗎?

有那麼一瞬間我感同身受,我甚至能體會到奧利的那種孤獨與絕望。

That doesn't mean that we can go back.

我非常討厭這樣的感覺,就好像我有一個好的創意,好的想法,但是我的夥伴更新或者完善了這個創意,然後對我說,如果還想要繼續做這件事情,必須按照他們的規則來。

有種被人搶劫的錯覺,有種被人排擠的憤怒,更有一種背叛後的寂寞。

我不得不承認就綠箭的故事裡,她們這麼說這麼做,有她們的道理,雖然理由也沒有那麼充分,在她們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的時候,心裡已經在某種程度上開始排擠奧利的重新加入並領導她們,她們覺得自己才是領導者。

排除自我的感受,作為一個“粉紅”,我以為這可能就是歐美政權之中的奪舍邏輯,比如:印第安人和歐洲白人在美國的故事

P.S. 此言論嚴重偏激,請「偏聽偏信」。

#Arrow:Season03-Episode13 – Oliver come back

To update:Saturday,November 5, 2022 14:44:50
Tagged: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