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凯特·戴琳斯 Kat Dennings

前段时间很流行人肉搜索,听说也有人因此受到的劫难。

人肉搜索很强大,它能满足中国大部分人的强烈的追根问底的满足欲望,它也能让被搜索的人完全赤裸的站在大家面前。

为什么会有人肉搜索?这使我一次又一次想起坐在庭院门口说人是非的老大妈们。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里让她们可以这样喜欢说人家长短,打听人家的是非,然后再加以猜测,最后把猜测的事做结论告诉更多的人,然后更多的人以这样老大妈似的思维方式再告诉更多的人。于是便成了这人肉搜索的雏形。

在这个信息时代里,速度的传播几乎快的难以想象,再加上古老的老大妈似的传统思考模式。机器和人脑的合作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搜索引擎,那就是国人利用中国固有的传统思维模式和互联网相关技术的有效结合而产生的人肉搜索。(强烈建议这样的搜索引擎应该弄个什么专利,管是文化的还是技术的呢。国外敢用就告他NND)

这样的引擎我想也许在破案的时候会很有效果,听说美国人这样做就破获了一个案子吧。可是如果是用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针对一点点小事,就发起一个人肉搜索,那绝对是不够人道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隐私,可是所有的这些被人匿名的传到网络上面大肆宣传,人们无情的拨开别人的疮疤,给别人制造疮疤都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或他人的一点小小的私欲。

人心的丑恶却都还有一张伪善的嘴脸。是人类的无奈,还是人们的无情?

To update:Friday,August 3, 2007 05:38:17
Tagged: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