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

要不是沒事,要不就是事特別多,明天我又要去阿姨家當送水工人了,不知道今次要幹多久,好迷茫……平時不好好看書,到了忙的時候才發覺還有好多好多書沒有看。

金泰妍 Taeyeon

「贰」

本來要去大窪的,因為小眼睛打電話來說要請客,我當然非常樂意接受了,可是卻因為這樣的事情,爸媽發火了,說什麼遠,說什麼來回車費怎麼怎麼樣。天啊,心中N度難受,但是也只好拒絕。

我真的受夠了這個家,受夠了自己的父母,這樣的話也許讓任何人聽起來都會覺得我有點混賬,那我就混賬吧,就因為我這個混賬兒子的父母,我這混賬兒子和對象分手了。心中的壓抑是溢於言表的。可是說了誰都不聽,更不會有人相信。為什麼?因為天下的父母都是為了孩子著想的,所以我就變得混賬了,並更加混賬著……

在這個世界上存活了二十幾年,我真的說不出來這到底算不算僥倖?我是一個有夢的娃兒,可是我的夢是真的只存在在夢裏,真正意義上的白日做夢。好笑吧?可笑吧?你可以笑的很無邪,但是我只能很無奈。

如果學生時代是盲從,那現在我的家就成了我的牢籠,我不屑他們把所有的事情都只能想到錢,我不屑他們只能看到片面的我,我不屑每天都和我生活在一起的他們對我的瞭解幾乎到了一無所知的地步。我的友情不是廉價的除了吃飯就是車費;我的愛情也並不是齷齪到看相貌來尋找另一半;我的成就也不是停留在有多少錢來衡量高低的。他們不懂,他們只會斥責,只會約束,他們的不理解只能造成我的不屑,如果你說我這是叛逆,我無所謂,可是不贊同。我並沒有特意要逆他們的意,反而相反,我是順從的,無條件的,代價是我放棄了我的追求,我的夢想,甚至還有我想做的一切。

只是為了這樣的順從,我還是一個混賬兒子;只是為了那麼多想做的事,那麼好的夢想,我卻從來沒有能夠為此努力的做過什麼,因為我的父母。有恨,有無奈,所以討厭這樣的生活,更或者討厭活著。

金喜善 Hee-seon Kim

「叁」

硬碟手賤的時候讓我格了,從雪兒那兒借來了掃描器,一張一張的掃上去,看到自己的畢業照的時候又突然好想她,曾經上課都坐在一起的我們,畢業照時都不在一個班級,好像看看畢業時的那個她,好想好想……

借了好久,終於有人說有,說了週末借我,那時候真的天真的以為我可以再看看她畢業時的樣子,真的,沒有任何事情比這更值 得我去期盼的了,可是到了現在都無音信,我是失望嗎?我只是心疼這樣的期盼卻依然無法滿足我這小小的願望。

我不知道我是否還對這完全不可能的愛情抱著什麼期望,或許一早開始我就沒抱過什麼希望,只是那麼一種心情無法停止。

當腦子空空的時候,才發現心裏只有她,什麼對女生的喜愛,什麼對女人的責任,當這些都不存在的時候,才發現心裏依然有她。我對她的感情總是在心底最深處,也許有一天我會有愛人,並深愛著那個人,但是這絲毫不能減退我對她的思念,只是不輕易被提起。而這樣的一段時間,這樣的一段環境,心底的她浮現,思念也隨之而來。

附: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和我一樣,心底都有那樣一個TA,或是當你全心全意的愛上另一個人的時候,就會忘記TA,更或者你是充斥在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也變得愛與物欲等價?

11 Responses to “十二月琐事”

  1. 小狐狸 says:

    原来~~~~~如此~~~~~

  2. 欧儿 says:

    sorry啊,之前我都误会你了,今天认认真真的看完你写的日志才觉得要你这样委屈自已真的太难为你了。自已最亲的人不了解自已,本来就是一件很心痛的事。我还让你去理解去包容,可是这种两代人之间的代沟又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单方面的去做出努力和包容就可能解决的呢?我太天真了。不过我会支持你的,虽然这种力量微不足道,但是大龙,一定要加油哟~~!

  3. tong says:

    把2种解释都说下

  4. 汤尼尔 says:

    你的博客又换色……

  5. 欧儿 says:

    做为朋友,可能真的帮不了你什么!每个人心里应该都会有这样一个人,如果不甘心的话不防再给自已一次机会去找回她吧。如果觉得做不到,就试着把她的思念和爱放在心里吧,其它不知道该说什么?希望你今晚可以睡个好觉,祝你好运,也祝你开心~!

  6. tong says:

    是啊,我也有过如你般难受,常半夜醒来,心揪的再也睡不着。这几天稍好点,活着需要一份羁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