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一」

要不是没事,要不就是事特别多,明天我又要去阿姨家当送水工人了,不知道今次要干多久,好迷茫……平时不好好看书,到了忙的时候才发觉还有好多好多没有看。

「二」

本来要去大洼的,因为小眼打电话来说要请客,我当然非常乐意接受了,可是却因为这样的事情,爸妈发火了,说什么远,说什么来回车费怎么怎么样。天啊,心中N度难受,但是也只好拒绝。

我真的受够了这个家,受够了自己的父母,这样的话也许让任何人听起来都会觉得我有点混账,那我就混账吧,就因为我这个混账儿子的父母,我这混账儿子和对象分手了。心中的压抑是溢于言表的。可是说了谁都不听,更不会有人相信。为什么?因为天下的父母都是为了孩子着想的,所以我就变得混账了,并更加混账着……

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了二十几年,我真的说不出来这到底算不算侥幸?我是一个有梦的娃儿,可是我的梦是真的只存在在梦里,真正意义上的白日做梦。好笑吧?可笑吧?你可以笑的很无邪,但是我只能很无奈。

如果学生时代是盲从,那现在我的家就成了我的牢笼,我不屑他们把所有的事情都只能想到钱,我不屑他们只能看到片面的我,我不屑每天都和我生活在一起的他们对我的了解几乎到了一无所知好的地步。我的友情不是廉价的除了吃饭就是车费;我的爱情也并不是龌龊到看相貌来寻找另一半;我的成就也不是停留在有多少钱来衡量高低的。他们不懂,他们只会斥责,只会约束,他们的不理解只能造成我的不屑,如果你说我这是叛逆,我无所谓,可是不赞同。我并没有特意要逆他们的意,反而相反,我是顺从的,无条件的,代价是我放弃了我的追求,我的梦想,甚至还有我想做的一切。

只是为了这样的顺从,我还是一个混账儿子;只是为了那么多想做的事,那么好的梦想,我却从来没有能够为此努力的做过什么,因为我的父母。有恨,有无奈,所以讨厌这样的生活,更或者讨厌活着。

艾尚真 Shangzhen Ai

「三」

我好想她,真的好想,每次看到她的照片鼻子总是酸的,不记得多少次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只是因为想她便再也睡不着了。

硬盘手贱的时候让我格了,从雪儿那儿借来了扫描仪,一张一张的扫上去,看到自己的毕业照的时候又突然好想她,曾经上课都坐在一起的我们,毕业照时都不在一个班级,好像看看毕业时的那个她,好想好想……

借了好久,终于有人说有,说了周末借我,那时候真的天真的以为我可以再看看她毕业时的样子,真的,没有任何事情比这更值 得我去期盼的了,可是到了现在都无音信,我是失望吗?我只是心疼这样的期盼却依然无法满足我这小小的愿望。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对这完全不可能的爱情 抱着什么期望,或许一早开始我就没抱过什么希望,只是那么一种心情无法停止。

当脑子空空的时候,才发现心里只有她,什么对女生的喜爱,什么对女人的责任,当这些都不存在的时候,才发现心里依然有她。我对她的感情总是在心底最深处,也许有一天我会有爱人,并深爱着那个人,但是这丝毫不能减退我对她的思念,只是不轻易被提起。而这样的一段时间,这样的一段环境,心底的她浮现,思念也随之而来。

附: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和我一样,心底都有那样一个TA,或是当你全心全意的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忘记TA,更或者你是充斥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也变得爱与物欲等价?

To update:Sunday,December 7, 2008 14:46:51

11 Responses to “十二月琐事”

  1. 小狐狸 says:

    原来~~~~~如此~~~~~

  2. 欧儿 says:

    sorry啊,之前我都误会你了,今天认认真真的看完你写的日志才觉得要你这样委屈自已真的太难为你了。自已最亲的人不了解自已,本来就是一件很心痛的事。我还让你去理解去包容,可是这种两代人之间的代沟又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单方面的去做出努力和包容就可能解决的呢?我太天真了。不过我会支持你的,虽然这种力量微不足道,但是大龙,一定要加油哟~~!

  3. tong says:

    把2种解释都说下

  4. 汤尼尔 says:

    你的博客又换色……

  5. 欧儿 says:

    做为朋友,可能真的帮不了你什么!每个人心里应该都会有这样一个人,如果不甘心的话不防再给自已一次机会去找回她吧。如果觉得做不到,就试着把她的思念和爱放在心里吧,其它不知道该说什么?希望你今晚可以睡个好觉,祝你好运,也祝你开心~!

  6. tong says:

    是啊,我也有过如你般难受,常半夜醒来,心揪的再也睡不着。这几天稍好点,活着需要一份羁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