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Channel Z’ Category

证明我还活着

Friday, October 16th, 2020

「8月25日」:你從來不是我的七仙女,我也不是你的放牛郎。你更像我眼中的廣寒仙子,而我就是那只大白兔。閒時,陪你玩,餓時,給你吃。

如今的社會,有誰還會為了愛情放下自己,放下前途與未來,只為和他/她見上一面,為了家庭的團圓與美滿?從來都是聽說的故事,卻從未親眼見過,更不要說什麼親身體會了。

「9月12日」:人啊,自己有多不要臉,自己都不清楚,就那麼想當然的接受了自己。

She's Gone

任你生前是好是壞,任你辭世風光冷清,20年風雨還有幾人為你流淚,人過三輩又有誰還記得為你除草敬花。

人啊,這一生,沒什麼好說的,是好是壞,終究都是一堆黃土,當然,我們還是應該努力去過一個好人,即使不能青史留名。


「開學」今天聽一群孩子說:春天不洗腳,處處蚊子咬,夜來大狗熊,誰也跑不了。這首從小就傳唱度很高的改編版能在40年後的今天依然膾炙人口。萬萬沒想到,能一代一代往下傳詩歌,其實不一定需要孟浩然。

「我是個好人」一年下來,我參加公益捐贈200次左右,雖然錢數不多,也勉強算是做到了日行一善吧,也沒有一次漏捐過在我朋友圈出現過的輕鬆籌,水滴籌,我是真的能做到善待身邊每一個人,即使與其交惡。這麼說我並非想要標榜自己什麼,我只是有的時候有那麼一絲絲的不理解:我雖不是一個十全十美的善人,但也不是一個萬人唾棄的大奸大惡吧,為啥我的生活就是那麼難呢?天老爺就不能也待我一日友善麼?

「奪冠」本想著帶著老婆孩兒一起感受中國人從不放棄的傳說,但是孩子始終沒有get到點,但是如果你和我一樣是中國女排的粉,之前也聽過80年的傳說,或者你就親身經歷過那段時光,看她們沉浮跌宕的二十幾年,我相信看過電影你也會和我一樣,默默的流淚,深深地感動,這裡從來沒有我,只有我們。但如果你不是,那就像我身邊的娘倆,一臉的茫然,這演的到底是個是啥。

「姜子牙」作為一個成人看,毫無問題,作為一個帶著老婆孩子尤其是孩子在看,尤其孩子還是低年級,我真的建議放棄算了。

作為成年人觀影,蘇妲己的身份一開始就被自己的認知給劇透了,第二個被認知劇透的就是蘇妲己必死,只是死的冠冕堂皇了一些,不是斬殺叫轉世,和海下的鼇少保死的那叫異曲同工。申公豹的出現只能證明電影薑子牙和哪吒之魔童降世是類似于平行宇宙的關係,不然他的性格,體型和口音都是無法解釋的。

對於殺一人救蒼生的理念,作為站在道德制高點的一名普通市民,我是完全不能接受這種狗屁道理的,但是要是作為統治層面的領導者呢?我特麼不是想多了,就是喝多了,我是不會成為領導者的,所以我還是不接受!

孩子只是失望姜子牙裡沒有哪吒,我失望的就稍微多了一些。

「婚禮」現在的人結婚,真是越來越沒有公德心了,社區得堵死,出門馬路得堵死,你要是變道超車還得說那是你不懂事。是的,為了門面雇了十幾輛賓利,結婚的排場起來了,可是就我家這個上不了檔次的社區,脫掉婚紗你還不是一樣為了生活打拼?

結婚本應該接受的是大家的祝福嗎?可是堵住了社區,讓別人家的孩子上學遲到,又堵住了馬路,讓本該上班的成年人遲到罰款,當你婚車呼嘯而過的時候,人家送給你們小倆口的不是祝福,只有咒駡,或者那才是你們真正想要的?

「遼事通」聽說這玩意特別囂張,東北前前後後三次大颱風,就因為沒有這個APP,怎麼也進不來遼寧。

遼事通

以上全是來自朋友圈,轉發已分享,其次補充一下「我和我的家鄉」我並不覺得有多好看。

2020,初来乍到

Saturday, January 4th, 2020

當初F2BLOG正式宣佈停止更新,並停止網站運營時,給出的理由是有了孩子,生活上的瑣事忙不過來,無暇顧及網路。

多麼可笑的理由,於是我就像現在的網路噴子一樣,「擺事實講道理」,想出各種方法說明,這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藉口!後來,我的兒子開始上學了,天道輪回,真是誰都別想跑。

我們很難理解一件我們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事情,即使覺得自己能夠做到感同身受,其實也是一廂情願的想法,我們依然無法擺脫活在自己的假想當中,然後自鳴得意。

最終,還是傷害了身邊的人,就因為那自鳴得意的「換位思考」。

是不是我們總是把自己看的太清高了,太有智慧了,仿佛能看透這芸芸眾生中的一切。仿佛自己就是那如來佛祖,別人都是那花果山上的石猴。

我在這裡用了我們,我也有意無意的把自己比作那西牛賀洲的丈六金身了。


埃尔莎·帕塔奇 Elsa Pataky

我本想為我的2020靜靜的寫一個開篇,結果在噗浪為一個一個多月前發的一條#香港加油困住了。

我所關心的香港,是應該有法治的,無論如何破壞從來不是彰顯正義的手段,我希望在香港的每一個人都平安,健康,無論他的政治意願是什麼,受誰的指使,或是受誰的鼓動,任何破壞都只能帶來傷害,再無其他了。

我無意煽動誰相信什麼,不相信什麼,經歷國內外半年關於香港事件的報導,給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國外媒體,我覺得雙標來形容實在是太過於客氣和給自己留面子,在他們的標準裡我感受到的最多的就是不尊重,也正是這一次,我對國外所宣導的民主、自由徹底失去了最後的一絲嚮往。

可能是因為我就在這裡,就在這個國度,我熟悉這個文化背景下的社會,再加上國外絲毫不加掩飾的偏袒,我更願意相信這泱泱大國下的所有表態都更顯真實,更加可信。

我相信法制,我相信通過和平的手段解決才是最為合理的,暴力永遠都是最低級的,不是解決之道。但如果真的出現政府性鎮壓,我都覺得無可厚非,因為無論對錯,這都是法制社會中合理的存在。因為合法的暴力組織是完全可以合法的以暴制暴。


以下不知道是何時碼下的字,留在此僅為祭奠逝去的9102。

  1. 窮有窮的難,富有富的苦,雖然腳下的溝壑不同,但是一樣的崴腳,都會使人受傷,所以,別老是覺得只有自己最苦,從本質上講,人都是一樣的。
  2. 人的一生最使人銘記於心的,既不是生,也不是死,而是生不如死。
  3. 如今的社會,不是實話難聽,而是難聽實話。
  4. 關於華為的問題,愛國的問題,最近聽到了好多,但基本上就是胡說八道。因為很多實質上的問題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不清楚,然而我們總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什麼都懂,已經到了無所不知的地步,把自以為是發揮到了極致,其實我們根本沒有什麼大局觀,也沒有相對多的知識儲備看清楚其整個事件帶來的具體影響和應對措施。簡單來說,就是瞎起哄!
  5. 很多時候我們覺得我們瞭解一切卻不一定懂得身邊人內心的掙扎與苦惱,如果身邊的人突然就這樣走了,我們會不會依然覺得自己才是最懂世界的那個人?會不會覺得其實他(她)的離開和自己的漠視或不理解毫無關係?這或許還要看這個人對自己重要不重要。
  6.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樣,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的變成了自己曾經最討厭的樣子。

昨天晚上我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了?早上起來突然很害怕。

圣诞的前前后后

Thursday, December 26th, 2019

N久沒有更新公眾號了,於是昨天發了一條群消息,突然發現原來不用圖文的訂閱號消息基本就是淹沒狀態,已經毫無價值。

如此斤斤計較的我,必須在這裡重現昨天晚上已被淹沒的消息:

本來想發個長文來慶祝一下傳聞中老外集體放“寒假”的大日子,可是洗了一晚上的衣服實在是提不起興致,蘋果留在明天再吃,聖誕樹上的彩燈今天也不關了,而關注過我的朋友們呢,祝大家平安夜快樂,爭取別趕上2038年的高考,可以再等等的。晚安!

最近,對一句話特別有感觸:

愛情和人性是最經不得考驗的,只能精心的呵護,不能讓它受到一點傷害。

是啊,愛情也好,人性也好,不是難測,是不能測,當你測試愛情的時候你便失去了愛情,當你考驗人性的時候,你也開始丟掉了它。

埃莲娜·萨汀 Elena Satine

好吧,看到這裡已經是第三天,聖誕也只剩下了西方的假期和大中華跨年前最後的掙扎與忙碌。

正題:人嘛,不可能盡善盡惡,如果用惡去測試惡,結果顯然只能是惡,而這裡最用心險惡的(個人覺得)就是那個測試惡的人。

從能在電視上或者網上看到這樣的故事,一個人撒了個謊,為了證明另一半的忠貞,也許是為了節目效果,也許是為了弘揚正氣,但是當另一半知道那只是一個謊言的時候,是應該感到(內心)慶倖還是心存疑惑,或許最開始的不信任就從此刻開始了。

有人說我矯情,有人說我倔強,有人說我執拗,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這樣,只是我相信我所相信的,這並不是科學,所以不需要求證,倘若真要求證也絕不要摻雜自己的惡,人說患難見真情,我寧願從此安寧一生。

2013年6月

Wednesday, July 10th, 2013

June

匆匆忙忙的六月份,幾乎不想做什麼事情,鳳姐帶著小樂小朋友回姥姥家,這對於我這種本就不食煙火的“居士”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所以除去上班之外,還要自己洗衣服做飯收拾屋子,麻煩的,最後就剩下睡覺了。

如今懶的連電影都很少看了,一個月的時間只看了兩部電影,女同類。

< 眩暈>:第一次接觸這種題材的電影,從人物的情感入手,刻畫的比普通愛情電影中的人物更為細膩,不過人倫的問題是我無論如何都不能解放的思想,男女交配,繁衍後代是大自然分配給人類種族的生存法則,男男相愛,女女相親這類又亂倫常的事情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還要講什麼人權?

說到人權,我就又想到了種族,於是我又在想,當人類天天嚷嚷人種平等的時候,為什麼狗的品種要有那麼多講究,狗就不講狗種平等了?狗是人類的朋友,但狗始終只是狗。

Adrift

好像人們總是喜歡把親情,友情,愛情相互之間摘的很乾淨,甚至分出等級來,有人說愛情是最偉大的,有人說親情才是最無法割捨的,可在我看來,他們是完全摘不乾淨的,他們之間的關係都是可以昇華的,這些統統都是愛。有人為了愛情放棄友情,有人因為親情放棄愛情,這是現實,這也是一種傷害。

因為對鳳姐和小樂的想念,狂奔千里之外的丈人家,雖然看見小樂的時候是幸福滿滿的,可是到了要回來的時候,卻發現更加想念了,坐在車站的候車座椅上不由一陣心酸。王小樂這孩子讓我怎麼說呢?太可愛了!

從小到大對中國歷史的認知也僅限在秦漢晉隋唐宋元明清,可如今有部分電視劇開始涉及南北朝,五代十國了,對於我來說這是一個大的盲區,對其中各國的歷史,風俗,文化等等都是一無所知的,要看此類電視劇,看來我還要先惡補一下。

P.S.匆匆完成的日誌,言語不通,盡請見諒!

2013年5月

Monday, June 10th, 2013

這是相當忙碌的一個月,從鳳姐走後開始,幾乎每天都忙的不可開交,除了工作和家務幾乎沒有多餘的時間來其他的事情,想忙裡偷閒坐下來看看朋友們的近況都是奢侈的,只能偶爾微信一下朋友圈,但是流量也讓這成為了一種奢侈。

王小樂回姥姥家1個月了,對於一個嬰兒來說, 他將在姥姥家度過周歲甚至之後的幾個月,而對於小樂來說,他是他成長飛速的時刻,作為父親,不能在其身邊見證成長對於一個父親來說,這是無比的遺憾。當然任何時候父母對子女的這種思念都超過了一切,包括岳父母對鳳姐的想念,所以忍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突然發現,無論曾經感情是否很深,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交流的多少而產生決定性的變化,當然這也並不一定是絕對的,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只是最近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讓我有一種切膚之痛,讓我覺得無法忍受。

May

她曾經是我的夢想,是我的追求,是我能想到的未來的世界中的所有的一切,如今,一切恍如隔世。

其實五月對我來說是忙碌的一個月,也是感慨頗多的一個月,只是如今喝了太多的酒,似乎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再次的,如上提到過的,由於太忙了,很少估計到朋友們的博客和最新動態,只是偶爾在微信的朋友圈上草草的看上一眼,而這範圍涉及的適合在是太少了,因為我的微信上的好友還不到10個人,其中還包括若干家人。

我這樣說的目的是想告訴大家,其實我還是很在意大家的,結交一個朋友是非常不容易的,而生疏一個朋友卻很簡單,我並不想這樣。

這只能算是一篇除草文字,可是沒辦法,我甚至忙的有點沒有時間獨立思考,且變得更加健忘,很多曾經想過的問題,瞬間就一點點的印象都沒有了。

4月琐事「续」

Friday, May 10th, 2013

April

從聽說Louis Han外祖父過逝的消息到現在有10多天了,突然覺得話題很沉重,因為經歷過所以知道失去親人的傷痛的感覺,也是因為經歷過所以突然變得無話可說,想說點什麼安慰的話,但有總覺得徒勞,這種傷痛還是需要自己來慢慢的平復,我只能表示哀思,希望兄弟早點振作起來。

說到生命,於是我想說點和生命有關係的事情,或許我們能夠理解,或許有些只是我們嘴上比心裡更容易理解。我想原因就在於我們無法感同身受。

很多時候都會看到這種話題:你知道你明天就要死了,你會做什麼?我似乎也寫過這樣的日誌,但是不記得寫在哪裡了。不過重新審視這個問題,今天得到的或許會和從前不同。

因為我們知道我們至少還能活下去,還有五六十年的壽命,所以可以這樣侃侃而談。想想那些在病床上知道自己時日無多的病患們,想想即將走上刑場,那些窮凶極惡的罪犯們他們心裡的變化是我們無法體會的,有恐懼,有不舍,有遺憾或許也有滿足,當然這些都是我們的猜測。

本人曾經有幸經歷過一次直接面對死亡的機會:當時還年輕,還在上學,由於大量失血,即使被幾個人按在病床的上也無法停止渾身不停的顫抖,就是電影、電視劇中將死之人常提到的感到冷。醫生說不知道輸血還來不來得及,所以只能看天了。

請原諒當時我的年輕,對於那個眼裡只有愛情的年紀,當知道自己可能會死去的時候唯一想起的就是還想再見一面,還能再看她一眼,和她說一句抱歉,對不起她,不能繼續曾經許下的承諾,還記得當時滿是眼淚,卻不是因為害怕死亡,而是害怕失去……

如今非但沒死,還比以前肥胖了好多好多,生活雖然辛苦,但是也還算安逸,如果再次面對這種境遇,我實在無法說我會最顧忌的是什麼,因為我現在面對的生活,思想狀態,對事物的認識都有所改變。

死亡和生活一樣,從來都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情,所以當面對死亡的時候除了自己的心情,還有身邊人的心情,還有直面不相識的人的死亡。

不知道有多少人經歷過與死人關在同一個屋子裡,不巧,我又經歷過,從此對“死寂”有了特別的認識,那些人和生前完全是兩個樣子,有老去的慘白乾瘦,有事故的滿身劃傷,無論他們生前有什麼樣的際遇,如今的他們已經是留在這世上的最後幾個小時。如果你和我一樣普通,不在“專業”範疇,還是不要接觸這樣的環境,和他們在一起時,我幾乎感覺不到自己的呼吸,甚至心跳,大腦空白,直到被帶出殯儀館很久很久以後,心情才算漸漸的平和了下來。

艾米拉·达斯特 Amyra Dastur

如果我們不被記載在歷史裡,或許死後都不會留下生時的痕跡,如果不被記憶是否我們的生活就失去了意義?每個人的生活都是自己的,有自己的選擇,或許我們有更多寬慰自己生活的話,和對生活意義的詮釋,於是有很多人都能說服自己去相信自己的生活方式,可是真的死去,之後的無數時間裡我們將永遠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如果我們不能被歷史所記載,至少在家族的傳承中我們應該有我們自己的故事,於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們的祖先…..

我知道我人微言輕,只能道出自己的些許感悟,不足以感動世人,但除了我在這裡感悟死亡的時候,也希望小韓同學堅強,節哀。我們無法控制生命在時間推移後的失去,可我們能在演變的同時創造未來(小韓同學不是已經有了一個小公主麼)。

蛇年二三月

Monday, March 4th, 2013

一直都在家裡宅的不行,不上班,天天老婆孩子,似乎很難再有一些思想上的波動,很難再有那些豁然開朗或者頓悟的感覺,腦子開始有些上鏽了。“認真寫博吧”,LMS這樣說頓時讓有我了某種衝動。(豆瓣中的博客认领信息:doubanclaime47c281f405693f5)(豆瓣九点已死)

首先我的話題不會涉及兩會,首先,這不適合我們來討論,因為我們這樣的P民很容易激動,偏激的認定一些問題,這是不可取的;其次就是我們這般生活在角落的小民過習慣了邊角餘料的生活,實在是不太理解這其中的諸多事情。

由於春節的原因,兩個弟弟從學校回來,利用一次吃飯的機會,我們深談了一次,雖然我並不認為自己是多麼的成熟老練,但是和他們相比還是自認為有一些資歷的,所以想給即將邁出校門的他們一些小小的建議或是想引導一下,告知他們是否應該轉變一下他們目前的思維方式。

March

結果很容易想像,我失敗了。來自大學的特有的固執和堅持,其實我特別能懂,因為當初我也這樣背著一身的自以為是讓後被弄到最後也無非就是連滾帶爬。可怎麼說呢,還是自己溝通,引導,對話的能力偏弱,不能夠對症下藥,我更應該反思自己,何樣的溝通方式才是可取的,如何的措辭才是更加合適的。

一三年開始,我突然很痛恨一個詞“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是要分事情,看性質的,如如今的我們好像是為了張顯自己的心胸,什麼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當然這些事不是才有的,只是現在的我才有這樣的感悟。

有人以身體謀生,可以理解,畢竟她們是憑自己的本事吃飯;有人偷盜錢財,可以理解,不是因為萬不得已,誰會出來幹這一行呢,一定是家裡有困難,走投無路了;有人做奸商牟利,可以理解,畢竟假貨猖獗,追求品質只能增加成本,利潤降低甚至破產;有人行賄受賄,可以理解,畢竟就是這個世道,別人都做你不做,仕途堪憂,前程盡毀……

可是我們理解了這麼多的事情,算是什麼呢?是趨炎附勢?還是慫恿縱容?有的時候,有些事情,我們理解是為了表示關心,表示體諒,但是如果理解超出法律接受的行為,那就是一種思想上的包庇,或者說是認同。當然,如今社會上的很多人,讓我們開始喪失信心,有很多事情確實情有可原,但凡是應該有度,這個度就是無能違反國家法紀,更不能超越道德底線,如果可以也最好能迎合大眾的態度。

雷鋒再次復蘇了,在我們偉大的祖國裡有這樣一個傳說,那就是每年的3月5日雷鋒的靈魂會回到人間,附體到每一個中、小學生的身體裡,然後由老師帶領著四處的摳擦蹭那些粘死在牆上,地上的小廣告。可這個傳說隨著改革開放的腳步,20年間消失的無影無蹤,雷鋒消失時刻便開始了人間的悲哀,各掃門前雪幾乎成了一件理所應到的,甚至有些自以為傲的事情。如今雷鋒的復蘇是否能讓我們重新回到那個相信相愛,互助互愛的環境下我不是十分的清楚,但是只要不是每個人都只顧及到自己而忽視他人就好,別再讓老人們無聊到出去以碰瓷儿為樂,賺錢謀生就好,別再讓我們面對摔倒的路人相扶卻又恐防有詐就好……

記得小時候每一個小學生都會背誦的話:熱愛祖國,熱愛人民,熱愛中國共產黨!直至今日我依然發自內心的熱愛著,可是對於國內的各種產品我卻無論如何都熱愛不起來,為什麼?怕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