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Channel E’ Category

想说的好多,能写的好少。

Monday, June 14th, 2021

還在寫博客的人到底還剩下多少呢?疫情開始,經濟低迷,但是單位就給我的工作卻變得很多,累的人抬不起頭來。我也很少再在網路上流連忘返了(除了上廁所的時候看看小視頻)。

2020年的歐洲杯在2021年開始了,還有一個來月奧運會也在一推再推後準備開幕了,那我呢?也應該儘快回歸到我的生活軌跡裡來,雖然還是有些變化的,因為PC機除了工作以外,真的不再用來做其他事情了,畢竟隨手記還是手機來的方便。

因為所有的精力都給了孩子,所以身邊少有朋友,曾經黏在一起的兄弟也都安靜的存在在城市中的一個角落,默默的為了孩子的學費和成長努力著,曾有相逢,相視一笑,不再多言,沒有時間相聚,沒有心氣攀談。

“我還行,挺好,你呢?”,“我也還行”。如此而已。

不是我們的交情變淡了,不是我們之間真的無話可說,只是我們都知道,對方可能一會兒還要去接孩子下課,然後還要去下一個補習班,我們彼此都沒有那麼多時間。(要是帶上孩子,再大的酒癮都能給戒了。)

Children

人總歸還是要有一些自己的時間和空間的,不然時間久了,會不會就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了?小時候用聽說爸爸媽媽活著都是為了我,可這肯定不是他們最初的想法,他們也年輕過,憧憬過,雖然那個時代除了精神世界,其他都是匱乏的。後來他們有了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給了我,他們沒有時間再想自己的夢想與追求,如果還有,也只是希望在我的身上得以延續,在這方面,我辜負了他們,我總覺得人要為了自己活著,不是他們的提線木偶,知道我自己有了孩子以後,突然的,某一年的某一天,我似乎開始懂了那對嗓門變小,但是依舊嘮叨不斷,甚至越發嘮叨的老頭老太太了。不可言喻,但是我就是覺得我懂他們了。

即便如此,面對老人我依然還是那副“死出”,或許是我覺得他們還是需要一個不省心的孩子,或許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相處方式,雖然這樣,他們和我總是有衝突,會生氣,但是我相信我們彼此都知道我愛他們,他們更愛我。這種想法也或許就是我最後的倔強了吧。

目前,我不是十分有信心我和我的孩子將來的關係會比我和我的爸爸媽媽關係會更好,怎麼可能會更好,那簡直就是個逆子,就像當年我爸眼中的我一模一樣。

我要有我自己的生活,哪怕只是留下一點我自己的愛好和興趣,我的天!我寫到這裡時,我忽然覺得當年的我爸我媽雖然沒有網路把自己想法寫出來,但也很有可能在想我現在所想的事,細思極恐。其實,也是應了那句老話“不養兒不知父母恩”啊!

汝非吾,岂知吾之喜悲

Saturday, May 30th, 2020

I am you

今天過馬路的時候,一輛箱貨汽車直奔我駛來,沒有一點點減速,禮讓行人,或者變道的意思,從我身邊駛過時,我清清楚楚看見司機鄙視的眼神。

不是每個人都能瞭解我走路慢慢吞吞並不是為了無視身邊誰的存在,也不是覺得汽車就是不敢撞人而自帶的囂張。

我只是生病了,但是我又不能在身上掛上牌子告訴全世界的人,說我有病。我不能像正常人那樣的速度走路,更不能說跑就跑,想跳就跳,我也不能苛求每次乘坐公車就有人為我讓座,我從來不去遠的地方,不去人多的地方,不乘坐公共的交通工具,不是我不愛熱鬧,不愛那遠處的風景,更不是因為自己就是一個肥宅,只是我不能。

是不是很多人都自以為別人都應該活在他們自己心裡所建立的秩序裡,他覺得今天謙讓了你,於是就人昇華了,出於這樣的心理,他願意理解你所有他所不知道的一切,如果今天他看你礙了他眼,於是你所有的一切行為在他眼裡都是不可饒恕的。

我不是說非要讓年近80的老者為我讓座,也不是說我過馬路的時候讓所有的汽車都能停車讓路,只是那種鄙夷的眼光太多,真的讓我也覺得人間不值得。都說上帝給你關上一扇門一定會為你打開一扇窗,或許上帝為我打開的窗戶的位置不對,我確實沒有看到那麼多的光明與樂觀。


本來想說的很多,心情卻是差了許多,就這樣吧。

2015年度计划总结[2016计划继续]

Saturday, January 2nd, 2016

2016

廣告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也可以算是文明的進步,所以我覺得面對微商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寬容,只是,別刷屏行嗎?

雷鋒:也許這個時代已經沒有多少人記得他了,沒有人記得他是誰了,或許說不記得他做過什麼樣的好事請,只記得他在那個年代喜歡拍照,賣手錶,寫日記,這是時代的悲劇。

別和我說國外有多麼多麼好,你說的我也不知道,你也未必知道的就是全部,也別和我說國內就有多麼多麼的糟,別用自私的眼睛看待整個世界,也別用多麼大公無私的情懷來感受生活。
別用齷齪的眼睛評判社會,也別用純潔的心靈感悟人性。

我本是護城河裡最普通的魚,無數次的輪回總是讓我死在攻城之戰。
我是徹底明白什麼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得是多麼痛的領悟啊?
只是沒想過嗎?你燒了城門,死的卻只是池魚呢?

我的世界有多大,我能看到的世界就有多大,我的世界無法和你的一樣大,所以我即使能看到你的世界,也不會是全部,我無法瞭解你的世界,你也不算懂我的世界,只能說,或許我的世界裡有你,無論它佔據多大我的世界,那都不會是全部。

一個人有夢想沒什麼,可怕的是每天還想實現它。是不是zuo?是不是zuo?

現實生活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有愛,其實我也不是什麼好人,只是沒有你們壞。

長大後不再習慣流淚,於是更愛這雨天,覺得那是老天在替你流淚,釋放你心中的不安與憂愁,你心中的陰霾與委屈。
如果放聲大笑使人開懷,那麼這雨天可以使你釋懷。

向日葵:它盛開時耀眼如天上的紅日,也正因如此它衰退時更讓人心存不忍。它綻放時總是能給人無限的力量,所以當它枯萎時愈加的使人感到悲涼。

按照微軟隔代強的傳統,XP是經典,Vista就狗了,WIN7成為了新的經典,WIN8就狗了,滿心期待等WIN9吧,還跳了,WIN10又狗了……

我不贊同你的觀點,也絕不會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雖然我也有很多話想說,但並不是每句話都可以說。有些人忍住了,人們說他不好相處;有些人沒忍住,於是小朋友又多了一條紅領巾。

一隻耳認為:糧食,浪費可恥,偷吃光榮。根據求同存異的原則,我們是否可以和老鼠共處一室,共同生活呢?

其實我對四川人的印象一點都不好,嗚嗚喳喳的,一副無所不能欠打的嘴臉。
在抗戰的電視劇裡,無論電視劇多虛假,手撕鬼子多扯淡,但是只要看到有41軍,有122師,有王將軍和他的川軍戰士們,我就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其實我不在意你長的有多醜,朋友,我真心的希望素顏的你加上你真心的幸福快樂來照相,否則在我看來那只剩下齷齪與虛偽。

人家天天騎自行車上下班的時候,土豪們那是風馳電掣,遇到雨天還要賤的要濺你一身才覺得歡樂,等我玩命攢錢也弄了輛四輪的時候,這幫土鼈騎著自行車就去歐洲了。土豪的世界我永遠不懂。

人都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頭三十年我落我媽手裡了,再三十年我落我媳婦手裡了,又三十年我落兒媳婦手裡了,感情我一輩子就從來沒住過河西。

高尚永遠是說好的給別人聽,自己的那點卑賤心情如何好意思講給別人聽。

我不在意你能在我的世界停留多久,可我必須知道你走出我的世界的時候你離我到底可以有多遠。

能看到的地方總不會離我們很遠,只是我們缺少靠近他的勇氣。

種族歧視和殺戮都是不值得被原諒的。

如若蔣先生還在,如廖文毅,鄭松燾之流,或死或驚,絕無再起造次之心。

貪心和一無所有離得其實很近,卻又很難發現。

孤燈遠景星空盡,唯有相思一抹愁。

好想坐在一輛自己都不知道去哪裡的大巴上,沿著層巒疊嶂的山中穿行,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

你覺得你理解她,你覺得你經歷過她經歷過的,所以感同身受,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一路前行

Monday, December 15th, 2014

On My Way to Better

如此生活節奏下的今天,很難找到一個合適的時間,合適的環境,讓自己安靜下來。一直都在忙碌著,時間久了,甚至忘記了起初的目的,只剩下一句“為了生活”。

生活就像一把殺豬刀,這話似乎一點都沒錯,十幾年的摸爬滾打不知道還有多少人還記得自己最初的夢想。是不是很多人已經修改了自己的理想?是不是很多人的理想已經變得功利非常了呢?是不是應該在這個時候放緩自己的生活節奏,讓自己停一停,靜一靜,回顧並找回原本的自己?

時間總是一去不復返,我發現你變了,其實我也變了,其實我們都變了,我們都不再是那個充滿夢想的孩子了,經過歲月的洗禮,理想漸漸變成了欲望,追求也變得利慾薰心。或許我們還能回憶起曾經的樣子,曾經的追求與理想,但是我們都不可能再回去了。

現在很多選秀節目中的選手總是在說“我想唱歌”,可是站在舞臺上面,在他們的內心裡到底是想得到肯定還是想功成名就,或許這誰也說不清楚。其實我們都是一樣的,為了功利,或為了物欲,我們總想為自己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讓自己的追求理直氣壯。

當然,無論是高尚的理想,還是功名利祿,都不能說是可恥的事情,面對自己的未來,獲取的方式才是重要的。

按照保爾的說法,人生就應該是這樣的,當回首往事時,不會因為追名逐利而忘記自我,也不會因為滿足自我而傷害他人;這樣,在他回顧往事面對人生的時候才能夠說一句問心無愧。無論現在的追求還是不是曾經的理想,都不會使自己感到遺憾,未來是無數個現在組合而成的,而當下的我正在積極的追求我目前想要的,即使將來物是人非,依然不會覺得可惜,因為現在的我是無數個曾經的我鑄就的。

回顧過去,如同領略人生路途中沿路的風景美不勝收,而未來又總是充滿希望的,無論是希望還是欲望,他們都能指引著我們向前走,或許前面的路並不是一生中最美的風景,或許每次回頭都為曾經錯過的月臺而遺憾,可是人生的路還要繼續,於是走下去,相信未來,相信自己。

您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人吗?

Thursday, August 21st, 2014

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

一個在家附近新建的幼稚園,在傍晚十分做宣傳,一個小朋友迎面走來,說:“叔叔,您有時間嗎?我能採訪您一下嗎?”,我欣然接受。

“叔叔,您是一個受人尊敬的人嗎?”

或許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只是我想的太多,或許這本就是一個讓人深思的問題,只是小朋友沒有我想的那麼複雜,總之,我啞口無言。

細細回想,兒時的尊敬似乎定義的很容易,尊敬師長,尊敬長輩,似乎就足夠了,或者說我不能完全從言語上來形容這種簡單的小輩對長輩的尊敬,但是我相信你會懂,因為我們一直都在這樣做著……

如今我能想到的受人尊敬,絕對不單單只是指這些,假若有一天自己離開了人世,接觸過你的人都能從心底裡想念你的好,願意送你走完人世間的最後一程,而並非禮貌,不是人情禮到。或許現在很多的年輕不相信這樣的事情發生,或許還有很多人認為只有周總理才會有此種待遇,可是就是因為曾經我也親眼目睹過這樣的事情,才能有這樣的感觸。那真是人生的完美結局。

當然我很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為人,也清楚如今的社會是如何的現實,所以當小朋友問我這樣的問題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很尷尬,不僅僅是因為傷到了自尊,最主要的是自己能夠深刻體會到自己做人的失敗,所以我沒能給小朋友任何答案,只是微笑,苦苦的微笑。

最重要的事情,最需要我思考的問題就是我能給我的兒子帶來什麼,我是不是一個受人尊敬的人?我如何教導我的兒子?希望他能成為一個受人尊敬的人,當然我知道這樣的目標對實在是太大了,但是這也是我認定的做人的目標,或者說方向。總是聽人說,其實自己也說過這樣的話,對孩子沒有什麼太多的希望,幸福,快樂就是好的。可是如果真的只有這樣,似乎少了很多事情,比如這樣人生道路上的指引。

是不是我真的想多了?呵呵,一定不是的。

一个如此垮掉的80s

Wednesday, March 14th, 2012

布莱丝·达拉斯·霍华德 Bryce Dallas Howard

出生在一个有一点犹豫的年代,成长在一个备受指责的环境下,打拼在飞速发展的第三世界大国中,只是我似乎还不清楚,到底是惹怒了谁?

记得看过一部非常青春的可以使我们或多或少的了解到一些父辈记忆的电视剧《血色浪漫》,我似乎只想做一个对比,如你们,如我们,我们垮掉了多少?

当钟跃民他们去吃饭时,偷了餐盘,带走了椅子时候,或许他们是那个时代特有的脾气和秉性,我们能感觉他们的淘气,可爱,痞子气,只是同样的,我也能从中感觉到如此的事情放在我们这个年代,很可能就是无知,甚至是没有教养的孩子。

当袁军放进自己的家里偷了古董去卖的时候,或许只能感觉到他们只是用了自己的一种办法赚到了钱,想想小时候我从床单下翻到五毛钱毫无顾忌的花掉后被爹妈爆打的情景,他们实在是幸福的有点多。

他们曾经买上几十盒的冰淇淋,吃到拉肚子是有些豪爽,只是如果我一口气花一毛钱买上两根棒冰,那也将是我惨死的原因之一,因为我败家了,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是节省了。

想想上学的时候看见喜欢的小姑娘,还要远远的,远远的走在马路的两旁,再看看钟跃民一个初中学生是如何调戏周晓白的?原来我还是如此的纯洁。

面对学习,面对生活,似乎面对的指责才蜂拥而至:“垮掉的一代”,“最没责任心的一代”,“愚昧的一代”,“最自私的一代”,“最叛逆的一代”。

因为有人上班的时候因为老板的一句指责,便不愿再去那里工作,所以变得没有了责任心。只是我好奇,想问问80年代以前的出生的人们,你们扪心自问是否也曾有过不顾及一切只想逃避的时候,那个时候你们的责任心在哪里?

我更想问一下那些因为应届毕业生的工薪底而不断的更换自己员工的老板们,你们的责任心又有多大点?我还想问问从来没有培养过初入社会的学生们,一心只想追求工作经验的员工的老板们,你们难道就是无私宽大的?

陈法蓉 Monica Chan

我们是愚昧的,我们似乎做事不计后果,只是我不太清楚的是到底哪个人在年轻的时候不冲动,那个年轻的孩子能够把事情都想的那么的周全?我们都不是毛委员!

我们似乎真的很自私,只向到自己的生活,似乎没有顾及到其他人的感受,但是我确实是不知道那些年迈的老人和我们抢早晚班的公交车算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其他的80后是否有我这般的经经历,听70甚至60后们夸夸其谈自己的事业与成就,面对刚刚步入社会的我,有点茫然和无辜,我是没有建立好我的社交群体,也没有谁愿意聘请我去给哪家公司当总经理运营一个公司,但是好像我也没有那个已经五十周岁已过的年纪。而这些都已经被那颗高傲的心所掩盖,不能被发现,所以80后的我既无知又愚昧。

从毕业离开校园的那个时刻,似乎我就已经是一个啃老族,我没有奖学金,我没有创造力,我是一个社会中最普通最频繁的小市民,我用那些责备我们无知的老板给我们开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那点薪水来养活一个21世纪的自己甚至家人,似乎有点力不能及,可是谁在意?只是在意我们是否啃老。

一个孩子的成长,我想多半是社会因素和家庭因素有关,如果我们真的如此的愚昧,如此的不负责任,那多半是受到了什么样的不好的环境的影响,而似乎给我们带来不好影响的就是那些撕破嗓子在骂我们的人吧。

一个孩子的成长,我想多半是社会因素和家庭因素有关,如果我们真的如此的愚昧,如此的不负责任,那多半是受到了什么样的不好的环境的影响,而似乎给我们带来不好影响的就是那些撕破嗓子在骂我们的人吧。

我是80后,但是我只说我自己,不附带任何其他人,当然我也绝对不排斥来和我对号入座的人儿,如果我们不是战友,或许就是敌人。

我是80后,但是我想替所有的80后说一句,似乎我们多了一些指责,少了一点宽容。

我是我自己,我不只是80后,我还是个孩子,在长辈的眼睛里,永远。

P.S.这只是一种纯粹的关于,About Me。

悼念所有在五•一二 中不幸离开世界的人们

Tuesday, May 12th, 2009

艾米·亚当斯 Amy Adams

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生命都有着活下去的权利,但是汶川的一次大地的颤动,却让很多人丧失了这种权利。尤其是那些充满理想的孩子们……

一年前的那一天,我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这令人震惊的新闻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流下眼泪。实在无法想象的出,就在前一分钟还在有说有笑的孩子们, 在这一分钟,却带着说不出来的惊恐离开了这个还有家人,还有梦想的世界。

生命是脆弱的,一瞬间就让很多人丧失了生命,就像平日里我们踩死的一只蚂蚁,打死的一只蚊子,然而生命有是坚强的,它让受难的人们学会了忍耐,它让救援的人懂得了勇敢,它让这个充满利欲的社会变得学会了付出,它让我们这些觉得生活安逸的人懂得了生命的可贵。

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依然有流泪的冲动,在回想曾经地震的场面时依然心有余悸,在悼念那些逝去的孩子的时候依然感到悲伤。

不知道,一年后大家对汶川,对地震,对逝去的生命是否还能印入脑海之中,不知道十年之后,我们是否还能对那次浩劫记忆犹新……

漫天飞舞

Thursday, March 12th, 2009

高洋 Yang Gao

风云变幻是人类无法捉摸的,或者应该说是无法准确的去度量的。有时雨雪交加,有时狂风四起,有时电闪雷鸣,有时晴空万里。

今天又是一场春雪,不是很大,却也下了整整一个上午,地面变得潮湿甚至有些泥泞,在我眼里这是一场不怎么样的雪,它让周围的一些都变得肮脏,车轮下飞溅的泥水,路边断断续续的水沟,让人显得异常的匆忙,就连汽车鸣笛的声音都让人觉得烦躁不安。

这或许就是传说中自然的力量,它控制了气候变化,它控制了阴晴雨雪,也轻而易举地控制人们的心情,或是面对朝阳微笑,或许面对夕阳沉思, 或是阴霾的忧郁,更或是就如今天雨雪中的焦躁。

看着马路中来往穿梭的人群,左右飞驰而过的汽车,仿佛一切都在加速运转,被大风追赶着,不得停歇。

这也许只是焦虑的我眼中才能看到的景象,在其他人的眼中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了,只不过下了点雪,路上略显潮湿,仅此而已。

都来华山论论剑

Monday, December 1st, 2008

阿德琳妮·帕里奇 Adrianne Palicki

“天下武功出少林”这话,相信很多人听说过这话,话说入少林俗家弟子也好,剃度出家了也好,都是从挑水,种菜,打杂开始,然后从少林长拳学起,过个四、五十年也可以略窥一阳指的门径了。说明武术这种东西是讲究循序渐进的,得一点点的练,一天天的练。

然后武功并不是都是这么练出来的。比如有喝了点什么灵蛇的血,内力狂增三、四十年,然后学上一门所谓绝世武功,然后马上天下无敌,成为泰山北斗。然后这个时候,四大金刚都去打麻将了,打架估计早已经不是对手,只有挨打的份儿。当然,并不是人人都有这么好的运气,有个叫裘千仞的老师傅,闭关修炼了二十年,结果打不过一个天天要饭的乞丐,更打不过天天为了救活老婆四处采药的药剂师。

武功秘籍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一套「降龙十八掌」成就了多少的武林人士,两本「九阴真经」,害死多少人,「乾坤大挪移无」人不知其中的威力,「一阳指」、「六脉神剑」、「北冥神功」……等等。当然了,如果你可以像黄药师、张三丰一样牛B到自创绝世神功,那你绝对有资格不鸟那些让人争来争去的武功秘籍。

武功有招式和内力之说,说到招式,没什么好介绍的,我们能看到的武功的外形动作就是所谓的招式;说到内力,我是说不出内力到底指的的是什么,可是如果让我来说,所谓的内力就不会像金庸写出来的可以搁空取物,隔空打穴之类的,更不是六脉神剑那样从手指射出无形的剑气,虽然这样比较难练,总是比起寻欢大兄弟那样总是随身带着一堆匕首的好。在我眼中的内功,因为更应该是一种调息的方法,所以内功高强的人双眼有神,呼吸均匀且心跳频率很低,这也是对人身体体制的挑战。

说到武功,虽然我也妄想学个什么「六脉神剑」、「凌波微步」什么的,但是我更喜欢「霍元甲」中霍元甲的说法,武功是没有好坏强弱之分的,有强弱之分的是练武的人。

幸福就是暂时忘掉忧伤

Monday, September 8th, 2008

埃莲娜·萨汀 Elena Satine

记得阿毛回来的时候我就和毛说,我说谢谢,谢谢她回来,谢谢她回来晚上和我聊了两个多小时的天,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回来快两年的时间,只有那天晚上才觉得自己的真实,自己的快乐和幸福。

昨晚才知道卜回来,说实在的我很生气,都快走了,才让我们知道,但是他不是我,他有很多的朋友,而我没有,所以他有很多人要见,就像毛一样,回来后被安排的满满的或者说抽不出身来和我们一起聚一聚。

今天真的很高兴,本来想喝到一醉方休的,可是都不喜欢喝酒,也就算了,后来想想,不喝也罢,怕喝多了,什么话都说,本来开开心心的,如果因为酒气扫了大家的性质,我就成了罪人了不是,推脱之下,我陪卜和了一杯,真是不胜酒力,才一杯头就晕晕的,一肚子的委屈,一肚子的伤心真想找个人好好说说,借着这样的酒气。可是看看这一桌笑的和不上嘴的可爱的朋友们,我还要说什么呢?难得这样的相聚,难得这样开心的相聚,什么爱情,什么女人,什么婚姻,什么房子,都去TMD吧。有什么比这一桌子的人更值得我去珍惜的?又有什么人和我们一样开心的说笑,不需要忌讳!

雪是越来越漂亮了,是打扮的还是真的女大十八变,女人可能都爱打扮,我也喜欢化妆漂亮的美女,真的很养眼,但是对于女人,我更喜欢不打扮时的一面,因为这样让我觉得更加的真实。我的DEAR又胖了,我没敢说,怕她揍我,是她太懒了还是魏巍太宠她了?我不好说,总之是又胖了……爽看起来瘦了很多,说真的,很让我觉得心疼,怎么说那也是我唯一的妹妹吧,我很想骂那兔崽子,怎么让爽瘦成那个样子还好意思说是她自己要减肥?也许是我先入为主的想法让我给他扣了一个不好的帽子,总之我是很生气,让我的爽瘦了那么多。。。外甥女很漂亮很可爱,虽然看到的只是照片,但是至少我看过了,突然很想自己也能有个这样娃儿多好呀,可是谁能给我生呢,又是一个可怕的未知数……卜是终于有了一个属于男人的肩膀,看起来有点宽了,但是个人怎么还是不那么男人呢?难道真的不能再发育了?也许吧,可怜的孩子,除了喝酒,抽烟,上网玩游戏还有什么有点呢?我突然为那未来的弟媳妇担忧起来,因为又多了一个可怜的孩子……

今晚真的很快乐,虽然感到好像爽两口子会有一点点的失望,因为好像她们好像很想和我们一起玩的样子,可是却没有得偿所愿。今晚真的很快乐,因为大伙的相聚更有一种重逢的喜悦,带着自己心爱的人,虽然只有我还是单身。今晚真的很快乐,因为今晚让我暂时忘掉了全部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