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Channel Book (读书笔记)’ Category

愣了一下神

Monday, October 23rd, 2023

原文:

胖子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真他妈怪了,刚刚我这支手不停使唤了,我心里说别动别动,却偏偏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神木
——《鬼吹灯》天下霸唱

金银财宝的力量真的是难以想象的,可以使人着了魔似的疯狂而不自知。贪婪,确实是十分可怕却又是很少有人能逃得掉的,即便是圣人亦是如此。

原文:

以前那些在这古墓中遇到危险的人,大概都是被这些珍宝迷了心智,所以永远都走不出去了,看来这些陪葬品就是最大的陷阱,只有尽量不去看,才能克制住自己贪欲。

神木
——《鬼吹灯》天下霸唱

吉娜·卡拉诺 Gina Carano

说到愣神,我有过以下的经历可以分享:

1. 小时候喜欢爬高,每次爬到高处向下看的时候,总是莫名其妙的有一种跳下去的冲动,无论是树上还是楼顶,还好,虽然当时还小却很理智,如果是现在,结果确实不太好说。

2. 一次开车,我直愣愣的开着前方岗口的红灯,就那么看着却没有任何停车的想法,就是那么直愣愣的看着,任由车冲过十字路口,直到穿过路口才突然意识到,“刚刚为什么不停车呢?”

3. 有一次洗碗,擦菜刀的时候,愣愣的开着刀刃,然后莫名其妙的就给自己剌了一刀,然后怔怔的看着自己的皮肉一点点的展开,回过神的时候才感到剧痛无比。

第一条,听闻有专家专门做过解释,说是人在潜意识下觉得只有地面才是安全的,所以才有跳下去的冲动,但是后面两个却一直不知道专家是怎么解释的。不过我想,金银财宝在人的潜意识里是代表温饱吗?不然怎么会有如此执念呢?

关于灰姑娘

Sunday, October 27th, 2019

Cinderella 2015(灰姑娘)

看了一段小视频,关于「灰姑娘」的故事如何给孩子传递价值观的,或许有的对,或许有的不对,我不做评价,只说感想:

第一,中国的老师是没有时间给孩子们讲灰姑娘的故事的,中国的教育是多么的「紧张」,没有那么多多余的时间讲童话故事;

第二,我个人认为小孩子的教育一定是非黑即白式的,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没有中间值;

第三,用损害他人利益为自己或自己的子女来获取机会的人就是坏人,是损人不一定利己的,是小孩子眼中绝对的坏人,是个典型的反面教材;

第四,任何人以父爱或者母爱为借口从而伤害到别人或者妨碍别人的自由,都是无耻的行径,而这样的评价不是针对小孩子而是所有人,自私从来不是好人的理由。

第五,写着,写着,写忘了。

一点都不乖的「小白」公主

Wednesday, August 7th, 2019

Snow.White.and.the.Huntsman(白雪公主)

今天陪儿子重听“”「白雪公主」,突然让我略感不适。

第一,皇后三次装扮,均敲开了白雪的家门,矮人们三番四次的告诫白雪不要给陌生人开门,白雪三番四次不听劝,结果三次侥幸不死,相安无事,这会不会让我儿子从此有了侥幸的心理?毕竟不是每次不听话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第二,王子看见水晶棺的白天,于是爱上了白雪,并情不自禁的亲吻了白雪,要知道这里的重点是:白雪当时的身份是一个死人。那问题来了,这王子和当年亵渎女娲石像的商纣王有多大区别?

第三,白雪公主只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不曾提到,哪怕间接提及她的其他“品质”,有一种只要你漂亮就有人关注你的“假象”。

第四,真的所有的继母都是恶魔吗?要知道现在的离婚率多高呀?这让那些当后妈的多难做?


我们知道王后送给白雪的苹果是自己咬过的,这其实可以是一个很好的典型让我们教育孩子不要吃陌生人递给你的东西。可是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其实孩子只要是不爱吃,即使是亲爹亲妈递的,也没什么用。

扯谎和佛心

Saturday, March 31st, 2018

原文:

天明法师连念阿弥陀佛,悄声对弟子说:那颗椴树对老太婆来说就是菩提树,真真正正的菩提树!菩提本无树,我们所认定的菩提树原本也不叫菩提树,还不是因为释迦牟尼佛主坐化其下幡然成佛的原因吗?而今,虔诚的老太婆二十年如一日地呵护深爱,坐化成佛的一棵树,不是菩提树,又是什么树呢?

弟子终于明白了法师的一片佛心,呐呐地自语道:人人若菩萨,树树皆菩提。

老太婆的菩提树
——《叩佛问禅》纪广洋

首先要说的就是我对佛不是很懂,只是常在影视剧中听说僧人是不打诳语的,但是这个诳语我的印象就是不说假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天明法师的做法到底是对是错呢?对讲佛诵经的人来说,真的可以吗?

也许佛学和哲学相差无多,但是毕竟还是有所差别吧,我这样想。或许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一个善意的谎言能简单最直接的解决老太婆的困扰,但是对于一个常年念阿弥陀佛的人来说,还是这样吗?也或许是我太神话佛法的教化了。

善意的谎言,对我来说,这仅仅是一个所谓善意的谎言,我相信很多人都一样,或多或少对会说过一些,只要不伤害人,说说谎似乎从来不是大罪大恶。谁又没说过谎呢?

有意思的是,我们从小在教育里面说谎都是不可饶恕的,而随着年纪的增长,这种不可饶恕慢慢的变成了可以接受,甚至变成了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我佛慈悲,我佛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呢?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天明法师说了不真实的话,为了不让这虔诚多年的老太婆不失去礼佛的心。


从天明法师的角度来看,万物之名皆无定法。无论是一颗什么样的树,如果能使人坐化成佛,那就是菩提之树。这是一种意义上的赋予,或者是谎,亦或不是。


那个时候,我还是太年轻,说的话确实也不太能看,我佛慈悲,饶恕我吧。(2024.7.15 – 23:22:18)

污秽之言

Friday, September 29th, 2017

原文:

薛育这回真领教了安徽民间语言的丰富,那人骂得中气十足,朗朗上口,各色又新鲜又刻毒的骂人话滔滔不绝,有些能听懂,有些薛愈不懂。

2023年亳州、北京和南阳
——《四级恐慌》王晋康

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骂人相信都是朗朗上口的,那是摒弃涵养,放弃文明,从心底如火山爆发般的宣泄。


突然想起上学的时候每天都和舍友们宣传用普通话骂人的重要性,这样便不会有对方听不懂的尴尬。那时候年轻、放肆,自认为不讲几句粗口显得不合群,不潇洒,不成熟。虽然如今的社会似乎依然还是这样,在一个三教九流混杂一体的小社圈里,不粗口就是做作,是假斯文。
如今虽已克制不少,但依然是不能尽绝的恶习,学好不易,学坏难,想要改过更是难上加难。


做人很难,尤其是克己守礼,做人非要做到每日三省,择善而从,不善而改不行的。这如何是简简单单,轻轻松松就能做到的?做人是比那些要求事业上成功的愿望更高的要求。

流於表面

Monday, October 24th, 2011

最近又在尋找童年的記憶力,我開始懷念鳥山明的《七龍珠》來了。這應該是我所看到最喜歡的漫畫之一了,它是在是陪伴我太久太久了,幾乎每一天我都會重新看一遍它,一直持續到大學畢業。現在時隔5年,又想重新找回這段差點就逝去的記憶。

這個日誌其實也是寫很匆忙,因為想繼續看下去,又怕看過後面前面的就寫不出來了,最近腦子太笨,存不得太多的東西了。

DragonBall_01_99(龙珠)

無論你是否看過《七龍珠》,相比都能從上面的漫畫截圖中看到些什麼,領悟到什麼。

是不是有的時候,或者說往往有些時候我們在面對事物的時候太過流於表面,是否我們曾經在面對某些問題的時候未曾一試,或許是經過深思熟慮後的明智選擇,或許是否也為曾經未能努力的嘗試或爭取而後悔惱火呢?

當然我說這些都是為了說如何做才是最正確的,也不是非要爭論出一個所謂最合理的結論出來,只不過是人生的更多選擇之中的一種或幾種。

突然讓我想起哲學來了,存在即合理,討論不是為了爭生活的方向和對錯,不是為了追求公理和正義,在我理解,其實更多的是為了讓我們更多的瞭解生活,可以從更多的角度和層面來剖析生活,但絕對不是為了改變已經選擇的,對不是改變!

P.S.很多人都說漫畫,動畫都是幼稚的。(當然這個人可能不是你),其實我想說,縱使是鳥山明從一開始就說這是一個異想天開的故事,在其中其實也是說明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起碼從小它已經開始對我有了人生導向的作用,直到現在。

P.S.2.曾經有人說我現在還在看漫畫實在是有夠幼稚,其實我不太認同。漫畫雖然很多都是給孩子們看的,但是其中不乏最簡單最直接的道理,千萬不要以為自己懂了,所以它就幼稚了,捫心自問的想一想,您做到了多少?

P.S.3.有人說我傻,有人說我沒有大腦,或許在這個社會裏是需要學會一些什麼,以至於用簡單最純粹的方式來表達的時候就變成了一種幼稚可笑的行為,或許在某些場合上不太好,但是我不曾在這些場合出場過,更多的隨性的生活中我也能得到近乎這樣的評論,我不曾悔改,我有所堅持。讓笑的人笑吧,不能說是眾人皆醉,不過我是過於執著。

神奇的伊甸之地

Saturday, January 9th, 2010

最近在看圣经,可能会写很多关于圣经后的感想。首先必须要说的是,我不是为了亵渎哪位神灵,我也不信哪位神明,如果真的可以信,那么我信春哥好了。

传说中上帝三日造天, 六日造人,可是怎么使了那么大个劲,就捏俩?其实想想也不算少了,因为当时的动物们,也不过才一样一个而已。

Garden.of.Eden(伊甸园)

土耳其发现巨石遗迹疑为伊甸园位置标记。

一块土地,一片海洋,四条河流,加上神奇的伊甸乐园,实在是仙境一般。就是不知道当时的亚当帅不帅,夏娃美丽不美丽?呵呵。

分了四季却没有衣裳的亚当and夏娃冬天是怎么过的呢?难道快乐的连寒冷都忘记了么?呵呵。但是想想也挺恐怖的,连衣服都没有还要面对那么多的动物,太恐怖了……

我很好奇一件事情,为什么分辨善恶的果子就不能吃呢?当然结果我是知道了,但是吃了就会死掉?耶和华的骗人计量果然有限,当然也不能怪他,当时一共就那么两个半人而已嘛,明显是经验问题。但是对于N多人用来崇拜信仰的上帝来说,还骗人,我去,哥们儿,你能不能行了?

注:当时的上帝造了男人和女人,却没有制造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