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schizophrenia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得上是一種精神分裂,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有過類似我這樣的經歷。

有些地方,我似乎去過,有些景色,我似乎感歎過,用另一種類似靈魂遊走的方式。

這些地方有些是在這個世界真是存在的,有些甚至是虛構出來的,可回憶起來都特別多真實,尤其是有些地方現實中去過後,會有故地重遊的感覺,方方面面都非常多熟悉,只是按照自己這些年來的履歷來講,之前是絕對不可能去過的,但是卻清清楚楚的城市裡的街道,店面,夜市的喧鬧,或者風景的秀麗。

有些人也是這樣,從來沒有見過,但見面後卻覺得神交已久,熟悉他的相貌,性格甚至是他的一些人生經歷。也可能是因為這樣的原因,現實生活中的人我卻很難記住,無論是名字還是長相,經常見面的人還好一些,如果是數面之緣的人,記住的可能性就是零了。

有時覺得自己生活在混沌之中,分不清哪裡是現實,哪裡是虛幻,有時會說一些自以為很自然,別人聽來會莫名其妙的事情,有時會聽一些別人說,自己卻卻毫不印象的經歷,甚至似乎可以肯定的說那不是自己。

有人說那是夢裡去過地方,那是夢裡認識的人,於是我覺得夢裡的自己就是另一個靈魂,可這說起來很玄,雖然我不是堅定的無神論者,但畢竟這是說不清楚的事情。

當然這樣的事情也有很明確的科學解釋,在維基百科:即視感的解釋中來看似乎是這樣的:

  1. 當我們遇到一個與過去經歷相類似的情境,腦內處理過去那段經歷的神經元可能同時產生衝動,造成既視感。這可能與海馬回有關。
  2. 因腦部處理錯誤,將眼前訊息錯誤地當作成或判斷為“記憶當中的畫面”。
  3. 從醫學角度中,成因為由於左右腦的資訊處理突然不協調所致。
  4. 在長達數秒的視覺過程中,誤認幾個毫秒前曾見過的東西為過去曾見物的一種錯覺。

科學的解釋從來是我這樣無知的文盲青年無法去質疑的,畢竟我不懂這樣的科學,就如同我不瞭解那時的耶穌。在我的認知裡科學和上帝都是神聖且不可侵犯的,所以,我不想妄下結論的說,有這樣的感覺是因為上帝又帶著我的靈魂出去玩耍了,或者是說我的腦子壞掉了(我只是更不喜歡後者的說法)。

P.S.或許我寫的很亂,因為我的腦子現在也很亂。

To update:Wednesday,September 28, 2016 23:57:57
Tagged: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