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艾米·亚当斯 Amy Adams

引用内容:
这些所谓的愤青文化,不仅仅是偏激、片面,不理智。他们辱骂、攻击别人并不是真正的为了树立什么伟大旗帜和高尚情操,他们更多的心态是以此来标榜自己的个性,他们关心社会吗?他们关注名民生吗?他们关心地震灾情吗?我们不得而知,也许他们更关心的是他们攻击、辱骂了某个名人之后,自己文章的点击率是否成倍的增长了,而为此沾沾自喜,他们毫不在意跟帖的人对他们的指责和唾骂,他们并不关心自己文章里所描述事件的本身。

这是QQ空间置顶的热点文章引出的一段文字,打开全文草草的掠过一遍,没有细看,因为出于我对文字的理解,这类的文章通篇阐述的东西,虽然激昂,但也乏味,我给作者的留言也便是我写这篇文字的主题,虽然我写的不如那位仁兄的精彩,但是叫真,抬杠,顶撞人的事,我干的不少,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我能理解的他的含义,如果说他说的只是某些网络暴民,我是比较容易理解的,确实有那么一些人,像长舌妇人一般,漫天说着一些听来的事,或是以讹传讹,或是不加修饰的谩骂,再加上博客这个可以基本满足言论自由的人来说,那简直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评论家。前女友,曾经给我讲过一个关于孔子和他学生的故事,意思大概是说有的时候亲眼见过的时候也未必是事实,那么我们耳听来的是否真实呢?也许有,但是至少不是全部。

记得前不久的家乐福事件,我也建议过不是要抵制五一那么一天,应该让其所有中国籍员工全部辞职罢工。事后过了一段日子想起来,觉得惭愧。我发现不仅仅是我,还有其他的国人都认为自己的纯洁高尚,洋人都是多么猥琐不堪。这通常是80后和80后之前的人的看法,因为这类人或是看着或者受着辱华史教育毕业的人,对于日美法基本没有任何好感,然后出了这样的事件必然受谴责的是法国人,是家乐福。我们忘记了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有好人有坏人之分的,而我们的同胞通常喜欢拿自己一厢情愿的纯洁来对比一下不好的事物,以示自己的高尚,但是这和愤青是没有绝对关系的,这是个通病。我有,那位大骂愤青的仁兄也有。

愤青是什么人?什么样的人算是愤青?我想那位仁兄是弄错了,啊,当然也有可能弄错的人是我。

艾莎·冈萨雷斯 Eiza González

先说下非主流吧。

什么是非主流?现在能看的网上疯传的非主流一般都是,额,这里说我能看到的,女生:故意把自己照的脑袋大,身子小,我不明白,头大是不是损人的话吗?也成时尚了?非主流的女生喜欢内八字,我记得好像60年代的人如我父辈的人都不喜欢外八字的人,一种不正常的走姿。如果你连走路都成问题那又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呢?男生:男生的非主流好像很简单,弄一个爆炸式或者李宇春式的头型加上一个周笔畅的黑框眼睛,打个粉底之类走在街上看不出性别。非主流还有一个最最令人生厌的事就是拿一些非常用字甚至繁体字来代替简体字,更可恨的就是他们根本不知道那些字怎么念更不要说那些字的真正含义了。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很喜欢繁体字,但是不是每个字的繁体字都和简体字的意思是一致的,但是那时我并不知道,后来假期去姥姥家的时候,姥爷对我说,如果你不懂繁体字的意思那你以后就不要去写,如果你想写那么等你懂了一些的时候再去写,你现在写的不仅仅是侮辱了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也明明白白的告诉别人你的无知。

其实在我眼里,现在所谓的非主流都不算是非主流,我记得我还在上学的时候也讲究个性,个性应该算是非主流体现的非常重要的意义了吧,当然我们体现的不是黑黑的眼圈,大大的脑袋,破烂烂的衣服。我们讲究体面的穿著,或是稳重或是时尚,不是另类只是个性使然,用流行的色调穿不同的服饰,我们以穿同样的衣服鞋袜为耻,这样我们每个人都是主流每个人也都是非主流,这就是我们的非主流。

说多了,好像有点跑题了,那回头再说愤青。

那位仁兄所说的愤青就如我所有现在我能看到的非主流一样,或是他们自称愤青一族,或是觉得那样的人就是愤青一类。那么至少不是我这一国里的愤青了。

仁兄说的很对,我们可以批评但是绝对不改谩骂,仁兄有的时候二者是可以混淆的,当然你要看清楚我说的话,是有的时候!

大学生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可能都是愤青,至少我上大学的时候是,我的宿舍里全都是,当仁不让的说我在宿舍为最,对不好的政策,我们敢于评判敢于指正,不骂骂确实是不足以泄愤的,但是怎么骂,你要搞清楚,不要动不动就张嘴就是妈妈个什么,爸爸个什么,再不然祖宗八代都骂出来了。我们恨日本恨台独,我还可以告诉你,我们学校墙那边就是原国民党主席连战家的祖坟,你要去挖挖吗?当然,那不是愤青做的事情,那是无知的目无法度的人才去做的事情。对不好的生活态度,我们敢于指责,我们当面告诉打扮奇怪的人说“你真丑”,我们可以当面对那只恐龙说“妖怪”,然而我们做的这些不是来自片面或什么偏激不理智。也许我们是激进了些。

真正的愤青,在我的理解里应该是那些愤世嫉俗的热血青年,在他们的内心里希望他们能用自己的力量打拼出一个理想的社会来,打骨子里的想为这个国家做些什么。不是为了标榜自己的高尚情操,树立什么伟大的旗帜。

可以说,我就是一个愤青,至少曾经是,作为一个曾经是愤青而现在只是半个愤青的我告诉你,如果不关注社会,我不会一听到东条英机的时候感到恶心,不会提到陈水扁的时候就想打人,更不会去理会马英九上台会不会改变大陆和台湾的局势;如果不关注民生,我不会骂这个操蛋的世道,不会因为哪个党员干部贪污受贿就恨的咬牙切齿。如果不关注地震,我不会在办公室偷偷看新闻时默默流泪,更不会因为捐款捐到忘记自己的工资还剩下多少,如果不关注我更不会也不屑看仁兄你的文字还在这里慷慨激昂一翻。

我关注我的点击率,不是因为我骂过什么所谓的名人之后,是因为我刚关注多少人看过我的文字,我更关注对于我文字的回复,是赞同是反对还是麻木不仁的一句简单的路过,有的时候有些人可能不在意评论,或许有些人在意,然而无力反驳,更有人不屑去反驳什么,如仁兄般的评论,500多条可是未见全部有你的响应一般。

最后留给那位仁兄一句话,如果你说的所谓的愤青文化就是你认定的社会中的愤青的话,那么你那一篇慷慨激昂之后,你也变成了你口中的愤青,片面,偏激,不理智,你不在意所有的评论,是因为太多,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你是否也只看到了自己的点击率而沾沾自喜?你是否也是在树立什么伟大旗帜和高尚情操?还是你也是在标榜自己?如果这么多疑问一一被肯定的话,那么恭喜这位仁兄,你也光荣的融入了这个“伟大”的“愤青文化”当中来了。

To update:Saturday,June 21, 2008 09:22:50
Tagg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