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22

游戏算是艺术吗?

Thursday, September 22nd, 2022

聲明:

此文僅限於我個人的看法,不代表除我以外的任何人,噴子不喜可走,勿噴,評論會通不過的,哈哈。

還是歡迎討論的,但是談論不是辯論,不必針鋒相對,我怕。誰讓網路已經強大到我不敢反駁的地步了呢,但是能來這裡的朋友,應該不至於。

如題,在抖音上看到的一個話題,遊戲算是藝術嗎?我覺得不算,然後就被針鋒相對的教育了,十分可怕,於是有了上面的說明,還是希望有人看的懂漢字吧,或許我表達的不太清楚,那只是能力問題,不應該挨駡的理由,我謝謝大家了。

詩歌,散文可以是藝術,他就是藝術。不引用任何話了吧,就說我覺得。可以傳承下來的語言,文字應該是基礎,而人的表達往往又不是單純的字面意思,所以他能引起其他人的共鳴,或者融入到那樣的意境中,這就是藝術,表達的藝術。

音樂,電影也是藝術,他也能引起人的共鳴,老少皆宜,那句話怎麼說的?來源於生活,但高於生活,還有那句從小就聽過的成語:禮崩樂壞,雖然字典的解釋處處都是在抨擊封建社會制度,但是我們深知這麼說的初衷。

最重要的是,我心中的藝術是應該有表達,求共鳴的存在。

游戏:生化危机8

有人說我認為遊戲不是藝術的原因在於我並沒有碰到好的遊戲,不懂遊戲中所表現出的藝術形式。或許是吧,或許也不是。

遊戲在我心中就是為了一種消遣,就是平時工作生活中,累了乏了用來變換生活節奏的偶爾的一種選擇。或許這麼說也是不對的,因為選擇去看電影,看電視劇也不是為了變化生活節奏嗎?不是一種生活消遣嗎?好像也是,但是,他們在表達某一件事,某一個觀點,有人的接受了,有的人反思了,也有的拒絕了。遊戲呢?讓你充值了嗎?讓你買新的遊戲碟片了嗎?

我是一個孩子的父親,你說你的孩子喜歡一本書,擠時間都要看書,希望睡覺的時間也要多看幾頁,你要阻止他嗎?就算阻止也是睡眠不足的理由吧,如果是玩遊戲不睡覺呢?你不僅要擔心他的休息,還有他的眼睛,還有他的成績。

看了一本《雍正王朝》,你可能會禁不住接下來的幾個月都在思考人性的複雜,在生活中,工作中,衡量一個人說的話你都會不禁用一種之前你從來沒有過的方式思考。遊戲呢?你玩上一章“生化危機”你可能會也禁不住想上幾個月,他媽的,這關應該怎麼過呢?是我看的攻略錯了嗎?還是我的操作手法有問題?

我的孩子沒玩過網路遊戲,第一次接觸還是美術課上畫的諸葛亮,嚇我的呀,我都害怕有一天我兒子和我說,你看的三國不對,那諸葛亮能接東風,那是因為他本來就是個法師。我說諸葛亮啊,是個丞相,孩子說:不對,他是個英雄。

你說他是藝術嗎?我肯定不相信他是什麼藝術,也不承認(我個人)他是什麼藝術,就像專家說‘岳飛不是民族,而我就覺得是’是一個道理。就算他是藝術,你接受這樣的藝術嗎?或許就是因為我無法理解,所以我無法認同吧。

P.S. 還有一個電競也是我不能理解的,如果是世界軍人運動會上,還能解釋一下是對反恐的模擬戰術演練。你說這電競在奧利匹克運動會上,算是更高?更快?還是更強呢?他又是哪種方面來判斷的,成為了體育的呢?

P.S.1 遊戲可能使人沉迷,我知道沉迷肯定不是遊戲的錯,反沉迷也是家長的責任。

P.S.2 因為這個話題,我在短視頻平臺遇到的遭遇說明了一件事:在互聯網中,沒有人能誓死捍衛自己(或他們)說話的權利,只有突如其來的網路暴力。
很難想像,就是有那麼一些人自以為站在了公理面前,對不同的聲音進行各種人身攻擊,沒辦法和他們講道理,因為只有惡語相向,實在是太可怕了,之前遭受網曝的大V們開始拒絕互聯網的教訓我是沒有反思的,如今才有如此境遇,也實屬活該,不過我的博客依然是一片淨土,我很慶倖,畢竟只有我自己看。

朋友圈 – January 20th,2022

Tuesday, September 13th, 2022

壹:有人說他(麥迪)的35秒鐘,用盡了他一生的氣力,但是也別忘記,他也用了這35秒鐘把上帝之光死死的印在歷史進程中。 放棄,從來都是無能之人的推托之詞,我們能感受到他的光芒也正是因為可能我們都放棄過什麼。(2022.01.20)
贰:原來總是怕自己說不明白,和別人溝通時讓人聽不明白,不知道自己想要表達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現在才漸漸的明白,不是我表達的不夠清楚,而是對方只想聽自己想聽的,其他的並不在意。(2022.05.14)
叁:過於看中自己就是自私,過於看中他人就是怯懦,所以平衡很重要。(2022.07.04)
肆:每次都是,以為馬上就要世界和平的時候,就得出一次大亂。多想帶孩子去看看蜿蜒曲折的長城,雄偉壯麗的故宮,5500年前的火種文化,65000年前的白堊巨獸。可是,可是,新冠不同意啊。(2022.07.17)
伍:有一些時候我覺得關閉評論是很重要的,我想表達我的觀點,我確信我的觀點和態度不可能是百分百的完美,但是我也同樣確信我的觀點和態度不接受任何人說三道四。道相同,你就點個贊;道不同?請翻看下一條。(2022.07.18)
像极了我年轻时的爱情
陆:突然就覺得穿古服行舊禮就是什麼民族自信,文化自信。那為什麼不學習吉鴻昌將軍,直接在身上掛個牌呢?自信要可以求同存異的,是可以海納百川的。不是穿著封建制度下的衣服,行個三叩九拜的禮就是什麼你要的自信,那多可笑。(2022.07.25)
柒:青春期時的初戀,可能是即使患上了阿爾茲海默症依然還能記得住名字的那麼幾個人中的一個,她的樣子,她的青春,就這樣的在你的腦海裡浮現。像極了我們當初所嚮往的愛情。(2022.07.31)
捌:最近看小視頻莫名其妙給我推送了很多和珅的處世哲學,幾乎百分之百的引自“鐵齒銅牙紀曉嵐”中的片段,並奉為經典。
這讓我很是詫異,什麼時候一個巨貪的哲學成了大眾的哲學?相信和珅的為官之道無異于道德的淪喪。還記得和珅說過難民不算人的驚奇理論,難民吃糠才能解決更多的難民不被餓死的奇葩道理。這無疑是道德的淪喪,是人性的扭曲。這不只是可悲,這簡直就是可怕。
我真是想在此奉勸那些製作相關小視頻的網友們,學點好吧,多讀書吧,善惡都不分了,還談什麼處世哲學。
最最可怕的是,居然還真特麼有人信!(2022.08.27)

玖:最近還看了一段關於張學良的採訪,他說不抵抗就是抵抗,他說不抵抗不是因為蔣介石的命令,他說就算抵抗了也可不抵抗沒什麼差別,軍隊那麼弱。他說他敢做就敢承認,還露出一種不可言喻的笑。
看的我這個恨!
算了,全是髒話,沒辦法寫。(2022.08.27)
拾:昨天偶然看見群裡說路易士韓的博客功能變數名稱都過期了,不禁有些感慨。是啊,人到四十,確實不能如此心無雜念了,既有不舍,也有不得不舍。
我自己的博客也是千年不打理一回,確實也是糟粕的生活讓我無暇思考,唯一的區別也許就是我的功能變數名稱還沒有過期,但是雖生猶死。
(2022.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