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當初F2BLOG正式宣佈停止更新,並停止網站運營時,給出的理由是有了孩子,生活上的瑣事忙不過來,無暇顧及網路。

多麼可笑的理由,於是我就像現在的網路噴子一樣,「擺事實講道理」,想出各種方法說明,這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藉口!後來,我的兒子開始上學了,天道輪回,真是誰都別想跑。

我們很難理解一件我們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事情,即使覺得自己能夠做到感同身受,其實也是一廂情願的想法,我們依然無法擺脫活在自己的假想當中,然後自鳴得意。

最終,還是傷害了身邊的人,就因為那自鳴得意的「換位思考」。

是不是我們總是把自己看的太清高了,太有智慧了,仿佛能看透這芸芸眾生中的一切。仿佛自己就是那如來佛祖,別人都是那花果山上的石猴。

我在這裡用了我們,我也有意無意的把自己比作那西牛賀洲的丈六金身了。


埃尔莎·帕塔奇 Elsa Pataky

我本想為我的2020靜靜的寫一個開篇,結果在噗浪為一個一個多月前發的一條#香港加油困住了。

我所關心的香港,是應該有法治的,無論如何破壞從來不是彰顯正義的手段,我希望在香港的每一個人都平安,健康,無論他的政治意願是什麼,受誰的指使,或是受誰的鼓動,任何破壞都只能帶來傷害,再無其他了。

我無意煽動誰相信什麼,不相信什麼,經歷國內外半年關於香港事件的報導,給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國外媒體,我覺得雙標來形容實在是太過於客氣和給自己留面子,在他們的標準裡我感受到的最多的就是不尊重,也正是這一次,我對國外所宣導的民主、自由徹底失去了最後的一絲嚮往。

可能是因為我就在這裡,就在這個國度,我熟悉這個文化背景下的社會,再加上國外絲毫不加掩飾的偏袒,我更願意相信這泱泱大國下的所有表態都更顯真實,更加可信。

我相信法制,我相信通過和平的手段解決才是最為合理的,暴力永遠都是最低級的,不是解決之道。但如果真的出現政府性鎮壓,我都覺得無可厚非,因為無論對錯,這都是法制社會中合理的存在。因為合法的暴力組織是完全可以合法的以暴制暴。


以下不知道是何時碼下的字,留在此僅為祭奠逝去的9102。

  1. 窮有窮的難,富有富的苦,雖然腳下的溝壑不同,但是一樣的崴腳,都會使人受傷,所以,別老是覺得只有自己最苦,從本質上講,人都是一樣的。
  2. 人的一生最使人銘記於心的,既不是生,也不是死,而是生不如死。
  3. 如今的社會,不是實話難聽,而是難聽實話。
  4. 關於華為的問題,愛國的問題,最近聽到了好多,但基本上就是胡說八道。因為很多實質上的問題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不清楚,然而我們總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什麼都懂,已經到了無所不知的地步,把自以為是發揮到了極致,其實我們根本沒有什麼大局觀,也沒有相對多的知識儲備看清楚其整個事件帶來的具體影響和應對措施。簡單來說,就是瞎起哄!
  5. 很多時候我們覺得我們瞭解一切卻不一定懂得身邊人內心的掙扎與苦惱,如果身邊的人突然就這樣走了,我們會不會依然覺得自己才是最懂世界的那個人?會不會覺得其實他(她)的離開和自己的漠視或不理解毫無關係?這或許還要看這個人對自己重要不重要。
  6.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樣,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的變成了自己曾經最討厭的樣子。

昨天晚上我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了?早上起來突然很害怕。

To update:Saturday,January 4, 2020 00:11:0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