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20

汝非吾,岂知吾之喜悲?

Saturday, May 30th, 2020

I.am.you(我和你一样)

今天过马路的时候,一辆箱货汽车直奔我驶来,没有一点点减速,礼让行人,或者变道的意思,从我身边驶过时,我清清楚楚看见司机鄙视的眼神。

不是每个人都能了解我走路慢慢吞吞并不是为了无视身边谁的存在,也不是觉得汽车就是不敢撞人而自带的嚣张。我只是生病了,但是我又不能在身上挂上牌子告诉全世界的人,说我有病。我不能像正常人那样的速度走路,更不能说跑就跑,想跳就跳,我也不能苛求每次乘坐公交车就有人为我让座,我从来不去远的地方,不去人多的地方,不乘坐公共的交通工具,不是我不爱热闹,不爱那远处的风景,更不是因为自己就是一个肥宅,只是,我不能。

是不是很多人都自以为别人都应该活在他们心里所建立的秩序里?他觉得今天谦让了你,于是他人就升华了,出于这样的心理,他愿意理解你所有他所不知道的一切,如果今天他看你碍了他眼,于是你所有的一切行为在他眼里都是不可饶恕的。

我不是说非要让年近80的老者为我让座,也不是说我过马路的时候让所有的汽车都能停车让路,只是那种鄙夷的眼光太多,让我也有些觉得人间不值得。都说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或许上帝为我打开的窗户的位置不对,我确实没有看到那么多的光明与乐观。


本来想说的很多,心情却是差了许多,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