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20

长了翅膀的鼠年如同妖孽重返人间

Monday, February 3rd, 2020

2019-nCoV

2019-nCoV事件之始末,我是一点也不清楚,所以真的是没有什么内幕,也不想被按上什么造谣的罪名,毕竟从大环境上来看,还是众志成城抗病毒的关键时期。

网络上有很多关于疫情信息真实性,披露及时性的评论,有积极的也有负面的,怎么说呢,积极的千篇一律,负面的各有千秋。中国人就是喜欢找自己人的麻烦。

大众是“愚蠢”的,所以不必要说的十分详细,毕竟说了也听不懂。可总有人试图从某个方面来披露这些事,认为这些是大众应该知道的,再后来就成了官方疲于解释,非官方飞来打脸,如此循环。

细说起来,其实我对这个新型冠状病毒也不十分了解,只是知道传染,传染性强,可能会死人,如此而已。电视中也对其有介绍,但总是有新的发现来推翻旧的认知,于是越发的不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最幸运的那一个,于是即使在严控时期,也依然有人不走寻常路,认为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们为什么一次彩票都不中,那都是有原因的。就好像医学上吸烟带来的死亡数字是让人感到恐惧的,但是每一个吸烟的人都觉得他们活的很好,可是此次疫情可能远超他们的想象,他们却不自知。

从除夕封城到一周后到病例迅速增长,不难看出很多后续的病例都是前期病例的家人、朋友,我十分难想象疫情控制后有幸活下来的病人如何看待传染给他们或是传染给自己的亲人们,是原谅?是理解?还是无所谓?也许只是我想多了,或许只是记恨那些爱吃野味的人吧。

他们还会继续吃吗?会吗?会吧。毕竟人都是记吃不记打的玩意儿。


闫妮 Ni Yan - p2869512214

谣言是可恨的,尤其是被当作武器在用的时候,杀人诛心啊!如果真的作为武器,那么也是双刃剑,正面刃可以是创造它,使其攻击;逆刃就是命名它,无论真假只要给扣上了这样的帽子,就再也说不清楚了。
我讨厌任何一种方式,这是一种无形的牢笼,囚禁着所有的人。


回想SARS时自己的年少无知(其实也不算是年少,但无知无畏确实肯定的),再看看现在每天都在强烈的怕死的念头下,蹲在家里苟延残喘的自己,还打着不出门就是为国家做贡献的旗号。


确实很好奇那些吃蝙蝠,啃野生果子狸的人,你们是有多嫌弃吃过饲料的生物,然后呢?发现还是吃饲料的安全,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老鼠已经是祸害了,何况又长了翅膀,那是成精的节奏,一点都无所谓么?还是秉承着吃啥补啥的原则,你们想给自己装上一个雷达,以至于被人抠瞎了双眼也不至于装到电线杆上?(我不是歧视残障人士,请不要误读、误解。)


最后,中国加油,武汉加油,我的家乡也要加油,我热爱我的祖国,拥护每一个正确的决定,希望早一天控制和解决这一次的新型病毒。

最后的最后,别TM看着啥就想吃啥,你TM不怕死也别害别人,真觉得被当成柴火烧是个性吗?王八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