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19

圣诞的前前后后

Thursday, December 26th, 2019

亚历山德拉·托蕊桑尼 Alessandra Torresani - p2282539674

N久没有更新公众号了,于是昨天发了一条群消息,突然发现原来不用图文的订阅号消息基本就是淹没状态,已经毫无价值。

如此斤斤计较的我,必须在这里重现昨天晚上已被淹没的消息:

本来想发个长文来庆祝一下传闻中老外集体放“寒假”的大日子,可是洗了一晚上的衣服实在是提不起兴致,苹果留在明天再吃,圣诞树上的彩灯今天也不关了,而关注过我的朋友们呢,祝大家平安夜快乐,争取别赶上2038年的高考,可以再等等的。晚安!

最近,对一句话特别有感触:

爱情和人性是最经不得考验的,只能精心的呵护,不能让它受到一点伤害。

是啊,爱情也好,人性也好,不是难测,是不能测,当你测试爱情的时候你便失去了爱情,当你考验人性的时候,你也开始丢掉了它。

亚历珊德拉·达达里奥 Alexandra Daddario - p2459668691

好吧,看到这里已经是第三天了,圣诞也只剩下了西方的假期和大中华跨年前最后的挣扎与忙碌。

正题:人嘛,不可能尽善尽恶,如果用恶去测试恶,结果显然只能是恶,而这里最用心险恶的(个人觉得)就是那个测试恶的人​。

从能在电视上或者网上看到这样的故事,一个人撒了个谎,为了证明另一半的忠贞,也许是为了节目效果,也许是为了“弘扬正气”,但是当另一半知道那只是一个谎言的时候,是应该感到(内心)庆幸还是心存疑惑?或许​最开始的不信任就从此刻开始了。​

有人说我矫情,有人说我倔强,有人说我执拗,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这样,只是我相信我所相信的,这并不是科学,所以不需要求证,倘若真要求证,也绝不要掺杂自己的恶,人说患难见真情,我宁愿从此安宁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