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2019-nCoV事件之始末,我是一點也不清楚,所以真的是沒有什麼內幕,也不想被按上什麼造謠的罪名,畢竟從大環境上來看,還是眾志成城抗病毒的關鍵時期。

網路上有很多關於疫情資訊真實性,披露及時性的評論,有積極的也有負面的,怎麼說呢,積極的千篇一律,負面的各有千秋。中國人就是喜歡找自己人的麻煩。

大眾是“愚蠢”的,所以不必要說的十分詳細,畢竟說了也聽不懂。可總有人試圖從某個方面來披露這些事,認為這些是大眾應該知道的,再後來就成了官方疲於解釋,非官方飛來打臉,如此迴圈。

細說起來,其實我對這個新型冠狀病毒也不十分瞭解,只是知道傳染,傳染性強,可能會死人,如此而已。電視中也對其有介紹,但總是有新的發現來推翻舊的認知,於是越發的不瞭解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最幸運的那一個,於是即使在嚴控時期,也依然有人不走尋常路,認為這種事情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可是他們從來沒有想過為什麼這麼多年他們為什麼一次彩票都不中,那都是有原因的。

就好像醫學上吸煙帶來的死亡數字是讓人感到恐懼的,但是每一個吸煙的人都覺得他們活的很好,可是此次疫情可能遠超他們的想像,他們卻不自知。

從除夕封城到一周後到病例迅速增長,不難看出很多後續的病例都是前期病例的家人、朋友,我十分難想像疫情控制後有幸活下來的病人如何看待傳染給他們或是傳染給自己的親人們,是原諒?是理解?還是無所謂?也許只是我想多了,或許只是記恨那些愛吃野味的人吧。

他們還會繼續吃嗎?會嗎?會吧。畢竟人都是記吃不記打的玩意。


阿曼达·莱赫提 Amanda Righetti

謠言是可恨的,尤其是被當作武器在用的時候,殺人誅心啊!如果真的作為武器,那麼也是雙刃劍,正面刃可以是創造它,使其攻擊;逆刃就是命名它,無論真假只要給扣上了這樣的帽子,就再也說不清楚了。

我討厭任何一種方式,這是一種無形的牢籠,囚禁著所有的人。


回想SARS時自己的年少無知(其實也不算是年少,但無知無畏確實肯定的),再看看現在每天都在強烈的怕死的念頭下,蹲在家裡苟延殘喘的自己,還打著不出門就是為國家做貢獻的旗號。


確實很好奇那些吃蝙蝠,啃野生果子狸的人,你們是有多嫌棄吃過飼料的生物,然後呢?發現還是吃飼料的安全,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老鼠已經是禍害了,何況又長了翅膀,那是成精的節奏,一點都無所謂麼?還是秉承著吃啥補啥的原則,你們想給自己裝上一個雷達,以至於被人摳瞎了雙眼也不至於裝到電線杆上?(我不是歧視殘障人士,請不要誤讀、誤解。)


最後,中國加油,武漢加油,我的家鄉也要加油,我熱愛我的祖國,擁護每一個正確的決定,希望早一天控制和解決這一次的新型病毒。

最後的最後,別TM看著啥就想吃啥,你TM不怕死也別害別人,真覺得被當成柴火燒是個性嗎?王八羔子。

To update:Monday,February 3, 2020 20:30:30
Tagged:

One Response to “长了翅膀的鼠年如同妖孽重返人间”

  1. Sherry says:

    先说吃野味的,其实真的不太能理解,可能是钱多烧得慌,也或者是追求刺激和哗众取宠的心态导致的,但其实——吃野味也不是头一天了,怎么就吃出了这种病?
    再说言论压制,这种打脸的速度真是光速了,全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可能都看着呢,当然也许心态不同,落井下石的人不在少数;
    最后说,个人觉得疫情进入胶着状态的可能性很大,那就意味着……不多说了,各自珍重,经常互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