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6

你支持社区拆掉围墙开放道路吗?

Wednesday, February 24th, 2016

作为一个小市民,我不知道应该如何理解这样具有建设性的意见的关于未来城市发展规划的“路线图”。

只是有少许的困惑不能够轻易被揭开,比如安全问题,交通隐患问题,比如噪声问题,公摊面积问题,物业问题等等。

当然,我完全相信这样的重要的《若干意见》其理论上是好的,目的也是好的,付诸于实践也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领导们呀,你们住惯了大院,却想来拆别人家的围墙,确实是有点让人难以接受呀。且不说当初我们削尖了脑袋,榨干了口袋不就为了能选择一个合适居住的社区吗?我这贷款还没换完呢,就要拆呀,这合适吗?

领导们是说了,街区制推广不会一蹴而就,在制定具体规划时,必须注意完善与之相关的配套措施。领导们还说了,建筑区划内的道路、绿地、用于停放汽车的车位等,都属于业主共有。未来,街区的道路、绿地、停车位的所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如何分配,还需要在法律上有明确规定和细分,绝对不可以是一个糊涂账。领导们又说了,解决好停车问题、物业管理问题、环境问题、住宅区内公共空间等问题,是实现住宅街区化的前提。可是领导们呀,我听不太懂呢。

IMG20160224153256(你支持社区拆掉围墙开放道路吗?)

社会上的大事,大决策,大规划,我是不懂的,可我明明白白的能感觉到,如果拆了我的墙,我的娃,邻居的娃,我们社区的娃们想在楼下撒欢玩一会儿的地儿没了,想找个既安心又减少安全顾虑的地方少了,起码要穿过若干条街,走到几公里以外才能找到一个广场或公园,这样做算不算是解决了交通,限制了孩子呢?

我们单位门前就设立有人行斑马线,目的显而易见,但是面对呼啸而过的汽车,每次过马路都能让我有一种重生的错觉,像我这种在马路中“厮杀”惯了的人来说,能够深深的体会到,一旦形成了交通隐患,想要彻底避免那真是天方夜谭,尤其是在人流密集的地方,小街道,窄街区,又不能设置红绿灯,又不是全天候视频监控测速,安全的保障从何而来?而这些还只是针对成人来讲,那么还有多动的孩子们呢?想一想都是心惊肉跳。

最常见的街区制是,楼上住人,属于私有空间;下面做生意,属于商业空间或者公共空间。这样一来,没有围墙的街区制就能将封闭小区内的其他资源公共化,例如绿地、停车场、小商铺等,带来更多的商业活动。这些神经末梢被激活,整个城市的经济会更有活力。

就以上的这条我是最深有体会的就是这种街区制带来的噪声污染,我也相信有很多人由于没有经济实力几乎和我一样,处于一种无奈只能选择这样的楼盘,切实的体会是这样的,容我向敬爱的领导们报告一下:周一至周五,白天在上班,我不清楚,周六和周日在家的时候尤其的让我烦躁,楼下的商网放着各式各样的音乐,各样格式的叫卖,推着小车的商贩放着10楼以上都能听清楚的叫卖录音,真是爹能忍,孩子也不能忍,或许说大人也就算了,但是打扰到小朋友(尤其是尚在襁褓之中的)睡午觉,我个人就觉得有些厌恶至极了,可是没钱买更安静的社区,买了看意思也要拆,可怎么办呢?

如今的房子的面积的计算都是实际使用面积和公摊面积的总和,其实我就是想知道,街区制之后我公摊出去的那十几平米能给我细分出来吗?没别的事情,我就是想画个圈,插个旗,然后宣誓一下主权,表达一下我依然领土完整的心愿,并没有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存在。

P.S. 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词用的特别的好:原则上。

相关新闻:

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_新浪新闻 http://news.sina.com.cn/c/2016-02-22/doc-ifxprupc9626385.shtml

党报:拆小区围墙 非拍脑袋决定_网易财经 http://money.163.com/16/0223/07/BGG9H6GG00251LKI.html

2016年2月「电影电视TVShow」

Tuesday, February 2nd, 2016

Twin.Warriors(太极张三丰)

让我懂得一个道理,就是说:从前,总是说把内裤穿在外面的那是超人,其实这是不对的。超人就是超人,内裤穿在里面还是穿在外面其实并不重要。在之前的日志上出现过同样的文字,后来整理时被发现,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完全没有头绪(2024.07.21)

Kung.Fu.Cult Master(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

电影里给了我们一个不同的张无忌,一个不同的朱元璋,可是这部电影无法再有续集,因为我们知道张无忌没有那么大的抱负,也没有成为最终的明老大。
张敏真是美丽的没话说,也是众多赵敏中我觉得演的最好,最形象的一个。

Kung.Fu.Cult Master_2(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

当然,无论是小昭,还是芷若,即使是灭绝也是美的不要不要的。

The.New.Legend.of.ShaoLin(新少林五祖)

原来觉得洪熙官很酷,谢苗很嚣张。现在再看,觉得有的电影好童真,还能想象那种每次出招的同时还要大声的喊出招式的名字的时候,没错,就是在那个纯真的年代才会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