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3

不再联系

Thursday, June 20th, 2013

happiness

從認識她開始就很自然的和她在一起,一起上學,一起回家,一起玩耍,一起做家務,那年我們小學二年級。她喜歡畫漫畫,於是她教我畫漫畫,聖鬥士星矢,七龍珠,美少女戰士,亂馬1/2,各種流派都是我們模仿的物件,那年我們初中三年級。她準備回到親生母親那裡,臨行前的一天,我一句話都不說,靜靜的坐在她家的炕上,心上像被割掉了肉一樣疼,那年我才上高一。

終於到了我離家在外上學的時候了,我在她所在的城市選擇了學校,這是我一早就計畫好的,三年未見是何等的煎熬,或許只有體會過的人才知道,雖然母親不遠我去太遠的地方上學,可我心裡卻像是開了花兒似的。

高考的時候她回來了,回來看她的養母,說回家不習慣,說看到親生的媽媽有一種陌生感,養母哭了,說她什麼時候像回來就回來,這裡什麼時候都是她的家。我向她的養母保證,我會好好的照顧她的,於是我們一起回到她的家,也是我要去上學的城市。每個週五晚上我都會去接她下班,陪她忙完一天了工作的最後幾個小時,只是離學校實在是太遠了,晚上只能找一家網吧過夜,這是最便宜的去處。週六要一早早的出來,等在她家樓下,陪她上班,雖然要在商場裡站上整整一天,但也這是我每個星期裡感到最滿足的一天。

Longer-contact

她說她遇見了一個喜歡的人,她津津樂道的說著他的事情,我一言不發的吃著面,聽她說他的事情……

“生日快樂”,我忍不住打斷了她的話,從懷裡拿出一封信,這是我第一次寫情書,也是最後一次,我準備了兩個多月。看著她讀完了這封我了醞釀許久的“情書”,裡面了寫滿了我們從小到大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她說其實她知道,只是……

“老闆,多少錢?”我只能用這種方式再次打斷她的話,我知道她要說什麼,可我不想聽,我寧願什麼都不知道,哪怕只是裝作不知道。

畢業後我選擇回到自己的家鄉,而她選擇和他組成一個完美的家。

回來的十年裡,我無時無刻的關注著她的生活,因為網路,我知道她如今不在是那個曾經掀我被窩的假小子,雖然仍是一頭短髮,卻多了幾分嫵媚。突然有一天,意外的知道她又回來了,我卻發現我們形同陌路,好像從來都不曾有過半分瓜葛。

突然發現,無論曾經感情是否很深,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交流的多少而產生決定性的變化,當然這也並不一定是絕對的,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只是最近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讓我有一種切膚之痛,讓我覺得無法忍受。

她曾經是我的夢想,是我的追求,是我能想到的未來的世界中的所有的一切,如今,一切恍如隔世。

2013年5月

Monday, June 10th, 2013

王珞丹 Luodan Wang - p2885006694

這是相當忙碌的一個月,從鳳姐走後開始,幾乎每天都忙的不可開交,除了工作和家務幾乎沒有多餘的時間來其他的事情,想忙裡偷閒坐下來看看朋友們的近況都是奢侈的,只能偶爾微信一下朋友圈,但是流量也讓這成為了一種奢侈。

王小樂回姥姥家1個月了,對於一個嬰兒來說,他將在姥姥家度過周歲甚至之後的幾個月,而對於小樂來說,他是他成長飛速的時刻,作為父親,不能在其身邊見證成長對於一個父親來說,這是無比的遺憾。當然任何時候父母對子女的這種思念都超過了一切,包括岳父母對鳳姐的想念,所以忍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突然發現,無論曾經感情是否很深,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交流的多少而產生決定性的變化,當然這也並不一定是絕對的,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只是最近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讓我有一種切膚之痛,讓我覺得無法忍受。

王鸥 Ou Wang - p2541280130

她曾經是我的夢想,是我的追求,是我能想到的未來的世界中的所有的一切,如今,一切恍如隔世。

其實五月對我來說是忙碌的一個月,也是感慨頗多的一個月,只是如今喝了太多的酒,似乎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再次的,如上提到過的,由於太忙了,很少估計到朋友們的博客和最新動態,只是偶爾在微信的朋友圈上草草的看上一眼,而這範圍涉及的適合在是太少了,因為我的微信上的好友還不到10個人,其中還包括若干家人。

我這樣說的目的是想告訴大家,其實我還是很在意大家的,結交一個朋友是非常不容易的,而生疏一個朋友卻很簡單,我並不想這樣。

這只能算是一篇除草文字,可是沒辦法,我甚至忙的有點沒有時間獨立思考,且變得更加健忘,很多曾經想過的問題,瞬間就一點點的印象都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