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2

检查图片是否被PS

Thursday, September 27th, 2012

今天被人问起这个问题,要记录一下。或许很多朋友早已经知道了,可以不用说:“我早就知道了”,我觉得这很没意思。

首先保证要检查的图片在本地,在自己的计算机里。

然后利用神奇的记事本,Ctrl+O打开那张图片:

佳能相机

下面的是曾经洗过的照片的底版:

PS后的相片底版

是不是不难看出其中的乾坤?看的我很欢喜,呵呵。

开会“研究”钓鱼岛

Monday, September 17th, 2012

Alice.Eve(爱丽丝·伊芙)

开会总让我觉得是最好的让自己反思的时机,因为各种领导的讲话内容基本都是和自己或对自己今后工作无太大关系的事情:没有方向,没有规划,没有实质的计划任务…….

开会是要做会议记录的,不能途中打电话,不能途中随意的上WC,不能打瞌睡被人看见,不能有小动作被人发现,要记得听到领导讲话时突然声音响亮异常就要准备掌声,因为他要结束他的讲话,然后下一个……

又让我想起钓鱼岛了,因为偷偷翻出手机的时候在facebook中看到Cybbie的话:

Cybbie说:“就某某岛问题上,我没看出我们国家的人有多爱国,我看出的是我们国家的人和日本人素质上的差距,我说的是事实。”(已经被删除了)

说实话,我不怀疑她说的话,也不感到气氛,我只是疑惑我们国家的人差在哪里?我是一个看不见外面世界的人,原因大家都懂,所以对于我这样的井底之货而言,世界到底有多大,思想到底可以有多远,这些统统都是故事。

客观?我个人觉得,对于钓鱼岛的问题,是不存在的,还是微博上提过的话,经济倒退比起领土完整,比起国家尊严来说是不是……?啊……?!?

发展和和平是时代的主题,可人家都将你的领土给占了,人家都国有化了,还和平不和平的有什么意思?你还要发展什么?我表示好奇。(当西门庆霸占了潘金莲,那武大郎还去宣誓所有权就只是一个笑话,中国有一句成语叫“名存实亡”,我由衷的不希望他发生在不合适的事情上。)

既然写在博客上,我必须声明一下,个人为市井小民,懂得不多,对全域也不存在掌控性,认识不多,所以对于国家大事,我言微人轻只是发发牢骚。别跨省我,别……

九月约定

Thursday, September 6th, 2012

Isla.Fisher(艾拉·菲舍尔)

时至九月,似乎是一个忙碌的结束,也是又一个忙碌的开始,突然想为自己决定一下事情:

上月整理家中物品的时候,翻出了很多放置多年的书,各个方面似乎都有涉及,顿时觉得自己原来很博学,翻来看看,好多都不记得自己原来都已经看过,顿时又觉得自己原来很无知,于是我想,从古文学到近代小说,从财务管理到审计学,从思想政治到计算机技术,从小学到大学,所有的能翻到的书,我都重新看一次,子曰:温故而知新。

我非常庆幸,我没能和从前的同学一样去厕所烧书,以至于我从小学到大学的教科书基本都在,于是我有了一个近乎邪恶的想法,导致我家凤姐和同事们都觉得我是疯了:我准备报考自考,把曾经学过的专业再在社会上考一次,时隔七年,不知道我是否还能顺利的考试通过,我要认认真真的正八经的再考一次,还要从大专开始!

恩泽同学才4个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需要以身作则,参加自考不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再学习能力,还要让孩子知道“学到老 ,学到老”的生命内涵;当孩子上学之前保证自己已经看完所有小学或小学以上的课程,这样才能更好的辅导他的功课;日三省吾身,这本是我儿子姥爷教导我的话,但是随着学习、工作的变化,贱贱的功利心似乎占据了整个我的思想,看着加速度成长的我的孩子,我必须做到的就是调整自己,审视自己,做人是做一切事情的前提和保证。

关于博客,停了一段时间,想再整理一下数据,结果迷糊中重启变成了重装,日志到没什么, 因为我有先Word后粘贴的习惯,但是我的主题却只能和耶稣一起去找上帝了。

在我码日志的时候我发现从良未遂也在审视这个问题了,就是互访的问题,之前的几篇日志里我已经发现了很多不着边际的留言,说实话让我很不爽,如果不能读完通篇文字,留言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也是我讨厌卢XX的一个主要原因,但是最主要的还不在于此。

约定二,我不会再在博客留言的时候放置我的博客地址了,我相信,是朋友总会来的,因为我相信他们知道应该如何来到我的博客。再者如发现我的博客再有在下认为的水贴或者在在下看来未曾仔细看帖的人留言,一律视为Spam,你可以看,你可以不说话,但是不要上我这里来赚IP了,我也希望保证我的博客的纯洁度。(是我太天真了,我放弃了这个约定)

重新再看《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概论》让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和认识,看完之后找个时间我再看看《资本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