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9

窘了,网站做了几年要关闭了?

Tuesday, June 30th, 2009

杜晨·科洛斯 Doutzen Kroes

截止昨天傍晚,我口袋仅剩下1块钱,而距离域名空间到期还有区区数日,如此窘状其实每天都有,但是最窘之时莫非今日。

网站可去可从,实在是茫茫然不知如何是好。一时间不知何去何从。

杂三

Saturday, June 27th, 2009

久未谋,夜未寐

曾几时梦与千回

意难至,情难释

轮回几处欲相随

到底是谁惹得祸

Thursday, June 25th, 2009

蔡思贝 Sisley Choi

有我是不晓得为什么腾讯今天无法登陆QQ的具体原因是什么,有人说电信故障,但是电信的什么故障可以导致全国性的无法登陆呢?

有人说腾讯在换服务器,换就换吧,总该给点什么友情提示吧,也让俺知道知道到底发生为啥咱的QQ就不让上了呢,不然我还以为我的QQ被无条件收回了呢。

还有人说是因为腾讯服务器安装了绿坝,我晕,绿坝真绿。我很相信这种说法,因为我想这样的事情也只有「有关部门」的有关软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从谷歌的搜索事件,AV对事情的态度其实就能说明一些问题。我不晓得绿坝到底有多强,我也说不出来绿坝到底是否是应运而生的东西,总之我不喜欢,就好像背后有一只眼睛看着我一样,很是讨厌,当然,这不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的说法。

一个很不贴切的比方:一个半辈子不犯法的人,突然有一天被通知必须每天都被警察监视。如果这个人就是你,你是否觉得这样很爽?你会爽吗?爽吗?很爽吗?

绿坝在我眼里就像一个藏在背后的绿帽子,不晓得什么时候就扣在你头上,想摘都摘不下来。

我不想说谁抄袭了谁

Tuesday, June 23rd, 2009

邓紫衣 Ziyi Deng

今天偶然看到一篇日志中提到了腾讯的抄袭习惯,回想曾经一段日子里有多少人恶骂腾讯的抄袭之风,其中就有一个我。

冷静之后再去思考这样的问题,于是乎,我不想说是谁抄袭了谁。我很想知道有多少人不是从模仿开始的?刘易斯跑的快,但是跑也不是他自创的,比他先会跑的人多了去了,难道你要骂他抄袭?

王羲之的书法成就还不是从临摹开始的,几缸几缸的墨水,成就了他几百年的荣耀,你要骂他是抄袭?

当然这些话都是激进了些。

人以成败论英雄,你说他是抄袭,我觉得他是效仿,或者是跟风。跟风跟的对了,模仿模仿的好了,他就成功了,你就失败了,为什么?不单单说腾讯,模仿的人多了,模仿的人成功的例子也多了。引用一句牛顿的话说,他们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成功的。当然,这些巨人可能不够巨,但是确实为后来的他们给了很好的启示,使得他们变得成功了。

啊,其实我今天想说的中心思想完全跑偏了,因为窗外的汽车声加上闷热的天气实在是让我觉得烦躁。

简单的说吧,模仿不是抄袭。如果使用了抄袭那么问题就上升到了道德的高度或者是法律的范畴。其实我是很不想上升到这个层面来探讨问题的,因为法律的问题我不懂,且如果一味的谩骂所谓的抄袭之风,反倒显得有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意思。说句很右倾主义的话,不服,你也来抄袭,哦不,你也模仿一个成功的案例试试?是真的不屑还是真的无能?

疯狂的足球,我也是否还要再次跟随?

Monday, June 22nd, 2009

2009 FIFA Confederations Cup

联合会杯,巴西3比0让“世界冠军”坐上了回家的汽车;西班牙15连胜,稳居世界第一的宝座;预选赛上,英格兰6比0完胜弱旅安道尔,贝克汉姆第一百次首发,再次穿上标志性的7号球衣,继续他几近神奇的玄幻足球之旅。从1996年9月1日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英格兰和摩尔多瓦的比赛开始到今天已经有13年了,要知道13年对于一个足球球员来说那意味着什么?

联合会杯是个值得熬夜去看的比赛,但是我真的要这样做么?我还在挣扎呀……毕竟工作实在是忙的无暇顾及其他,十分的苦恼。

十分受不了的说一下国足,说一下中超,TMD你们要是觉得不能踢就别踢了,场上的动作无耻,观众席的标语变态。我现在倒觉得,如果中国足球要进步,第一件事就是要让球员和球迷们都统一的去学习一下做人的基本原则。都小学没毕业怎么着?

一小撮流氓在踢球,一大堆流氓在看球,这就是中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