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8

母亲河

Saturday, June 28th, 2008

久违了的去处,虽然有的时候会坐车路过,却无暇顾及车外的风景。难得的,今天是个好天气,连日的阴雨显得今天格外的晴朗,很有一种想出去转转的欲望,结果……还真的出去逛逛了。

不知道这条河养活了多少人?有金人,有辽人,有蒙古人,有满洲人,有高丽人,还有我们!

河面又恢复了原来的宽度,河边也修建了供人休闲娱乐的场所,坐在长椅上,看着这上千米宽的河面,心里无尽的感慨。西桥走过,东桥走回,沿着河边,完全不愿意看前方的路,扭着脑袋一直盯着水面看呀,看呀……绿绿的水面,风起时带过的波纹,感觉很真实。

呵呵,很奇怪的,一肚子的感慨,回到家里跟刚吃的饭一起消化没了。

加布瑞拉·王尔德 Gabriella Wilde

我喜欢水,因为有很多认识我的人说我像女人,又因为曹老先生说女人就是水做的,所以我喜欢水,尤其是潺潺的,像心动的感觉的流水。

女人是水做的,因为林姐姐很能哭。嗯,是的,林姐姐,叫姐姐是为了让黛玉年轻些,毕竟是百十年前的人了,不能叫妹妹,那不敬!我到觉得女人是水做的,不只是这么简单,有人是溪水汇聚而成,细细的,连绵不绝,有人是湖水,静静的,如诗如画,有人像这河水,荡气回肠,也有人像是海水,无边无际,更有人像洪水,所谓红颜祸水,[可能就是如此了]。

我喜欢水,因为有很多认识我的人说我是大男子主义下的小男人,又因为曹老先生说女人就是水做的,我是男人,男人喜欢女人,所以我喜欢水。尤其是静静的,如诗如画般的湖中之水。

看着身边一对一对路过的男女,有恋人,有夫妻,还有年迈的公公婆婆,“啊,从七老图山脉的光头山,一直跑到这来,这将近一千四百公里的路,你算是跑到头了,从一千七百多米的高处流下来,你也算平安着陆了,可我这单身生活可哪年是个头呀?”我呐呐的小声嘀咕着。

久久的坐在河边的的长椅上,突然想起这结结实实的泊油路下,就是小时候嬉戏的沙地,捉蛤蟆,抠螃蟹,呵呵,好怀念小时候时不时的跑到这河坝底下来玩。如今这里是绿色的,没有了沙子,已经不能再像从前在这里摔跤打滚嬉戏了,如今,我已是个成年之人,坐在这长椅之上,虽然心里跌宕起伏,然后脸上只能露出一丝单单的微笑。我不知道成熟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件好事,只是此刻我觉得好真实,好幸福。

你我眼中的愤青

Saturday, June 21st, 2008

贾静雯 Alyssa Chia

引用内容:
这些所谓的愤青文化,不仅仅是偏激、片面,不理智。他们辱骂、攻击别人并不是真正的为了树立什么伟大旗帜和高尚情操,他们更多的心态是以此来标榜自己的个性,他们关心社会吗?他们关注名民生吗?他们关心地震灾情吗?我们不得而知,也许他们更关心的是他们攻击、辱骂了某个名人之后,自己文章的点击率是否成倍的增长了,而为此沾沾自喜,他们毫不在意跟帖的人对他们的指责和唾骂,他们并不关心自己文章里所描述事件的本身。

这是QQ空间置顶的热点文章引出的一段文字,打开全文草草的掠过一遍,没有细看,因为出于我对文字的理解,这类的文章通篇阐述的东西,虽然激昂,但也乏味,我给作者的留言也便是我写这篇文字的主题,虽然我写的不如那位仁兄的精彩,但是叫真,抬杠,顶撞人的事,我干的不少,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我能理解的他的含义,如果说他说的只是某些网络暴民,我是比较容易理解的,确实有那么一些人,像长舌妇人一般,漫天说着一些听来的事,或是以讹传讹,或是不加修饰的谩骂,再加上博客这个可以基本满足言论自由的人来说,那简直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评论家。前女友,曾经给我讲过一个关于孔子和他学生的故事,意思大概是说有的时候亲眼见过的事情也未必是事实,那么我们耳听来的是否真实呢?也许有,但是至少不是全部。

记得前不久的家乐福事件,我也建议过不是要抵制五一那么一天,应该让其所有中国籍员工全部辞职罢工。事后过了一段日子想起来,觉得惭愧。我发现不仅仅是我,还有其他的国人都认为自己的纯洁高尚,洋人都是多么猥琐不堪。这通常是80后和80后之前的人的看法,因为这类人或是看着或是受着辱华史教育毕业的人,对于日美法基本没有任何好感,然后出了这样的事件必然受谴责的是法国人,是家乐福。我们忘记了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有好人有坏人之分的,而我们的同胞通常喜欢拿自己一厢情愿的纯洁来对比一下不好的事物,以示自己的高尚,但是这和愤青是没有绝对关系的,这是个通病。我有,那位大骂愤青的仁兄也有。

愤青是什么人?什么样的人算是愤青?我想那位仁兄是弄错了,啊,当然也有可能弄错的人是我。

简慧真 Regina Kent

先说下非主流吧。

什么是非主流?现在能看的网上疯传的非主流一般都是,额,这里说我能看到的,女生:故意把自己照的脑袋大,身子小,我不明白,头大是不是损人的话吗?也成时尚了?非主流的女生喜欢内八字,我记得好像60年代的人如我父辈的人都不喜欢外八字的人,一种不正常的走姿。如果你连走路都成问题那又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呢?男生:男生的非主流好像很简单,弄一个爆炸式或者李宇春式的头型加上一个周笔畅的黑框眼睛,打个粉底之类走在街上看不出性别。非主流还有一个最最令人生厌的事就是拿一些非常用字甚至繁体字来代替简体字(後來稱之爲火星文),更可恨的就是他们根本不知道那些字怎么念更不要说那些字的真正含义了。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很喜欢繁体字,但是不是每个字的繁体字都和简体字的意思是一致的,但是那时我并不知道,后来假期去姥姥家的时候,姥爷对我说,如果你不懂繁体字的意思那你以后就不要去写,如果你想写那么等你懂了一些的时候再去写,你现在写的不仅仅是侮辱了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也明明白白的告诉别人你的无知。

其实在我眼里,现在所谓的非主流都不算是非主流,我记得我还在上学的时候也讲究个性,个性应该算是非主流体现的非常重要的意义了吧,当然我们体现的不是黑黑的眼圈,大大的脑袋,破烂烂的衣服。我们讲究体面的穿著,或是稳重或是时尚,不是另类只是个性使然,用流行的色调穿不同的服饰,我们以穿同样的衣服鞋袜为耻,这样我们每个人都是主流每个人也都是非主流,这就是我们的非主流。

江一燕 Yiyan Jiang

说多了,好像有点跑题了,那回头再说愤青。

那位仁兄所说的愤青就如我所有现在我能看到的非主流一样,或是他们自称愤青一族,或是觉得那样的人就是愤青一类。那么至少不是我这一国里的愤青了。

仁兄说的很对,我们可以批评但是绝对不该谩骂,仁兄有的时候二者是可以混淆的,当然你要看清楚我说的话,是有的时候!

大学生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可能都是愤青,至少我上大学的时候是,我的宿舍里全都是,当仁不让的说我在宿舍为最,对不好的政策,我们敢于评判敢于指正,不骂骂确实是不足以泄愤的,但是怎么骂,你要搞清楚,不要动不动就张嘴就是妈妈个什么,爸爸个什么,再不然祖宗八代都骂出来了。我们恨日本恨台独,我还可以告诉你,我们学校墙那边就是原国民党主席连战家的祖坟,你要去挖挖吗?当然,那不是愤青做的事情,那是无知的目无法度的人才去做的事情。对不好的生活态度,我们敢于指责,我们当面告诉打扮奇怪的人说“你真丑”,我们可以当面对那只恐龙说“妖怪”,然而我们做的这些不是来自片面或什么偏激不理智。也许我们是激进了些。

真正的愤青,在我的理解里应该是那些愤世嫉俗的热血青年,在他们的内心里希望他们能用自己的力量打拼出一个理想的社会来,打骨子里的想为这个国家做些什么。不是为了标榜自己的高尚情操,树立什么伟大的旗帜。

可以说,我就是一个愤青,至少曾经是,作为一个曾经是愤青而现在只是半个愤青的我告诉你,如果不关注社会,我不会一听到东条英机的时候感到恶心,不会提到陈水扁的时候就想打人,更不会去理会马英九上台会不会改变大陆和台湾的局势;如果不关注民生,我不会骂这个操蛋的世道,不会因为哪个党员干部贪污受贿就恨的咬牙切齿。如果不关注地震,我不会在办公室偷偷看新闻时默默流泪,更不会因为捐款捐到忘记自己的工资还剩下多少,如果不关注我更不会也不屑看仁兄你的文字还在这里慷慨激昂一翻。

我关注我的点击率,不是因为我骂过什么所谓的名人之后,是因为我刚关注多少人看过我的文字,我更关注对于我文字的回复,是赞同是反对还是麻木不仁的一句简单的路过,有的时候有些人可能不在意评论,或许有些人在意,然而无力反驳,更有人不屑去反驳什么,如仁兄般的评论,500多条可是未见全部有你的响应一般。

最后留给那位仁兄一句话,如果你说的所谓的愤青文化就是你认定的社会中的愤青的话,那么你那一篇慷慨激昂之后,你也变成了你口中的愤青,片面,偏激,不理智,你不在意所有的评论,是因为太多,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你是否也只看到了自己的点击率而沾沾自喜?你是否也是在树立什么伟大旗帜和高尚情操?还是你也是在标榜自己?如果这么多疑问一一被肯定的话,那么恭喜这位仁兄,你也光荣的融入了这个“伟大”的“愤青文化”当中来了。

怀旧

Friday, June 20th, 2008

江祖平 Amigo Chiang

今天无聊的时候看了一下腾讯娱乐,记得有一则写的是《中国歌坛30年人气歌手代表》翻看了一下,想必作者是个70末80初出生的人,所列出的歌曲最后面的是周杰伦的双节棍,至多也就是停留在我高中毕业以前。

说起来,我还是依旧很喜欢BEYOND,喜欢小虎队,更喜欢张雨生,我记得我很多同学都会唱童年,唱我的中国心,甚至当听到渴望这首老的快被遗忘的歌曲的时候我马上就能够想到当年老妈坐在床上一边织毛衣一边看电视剧的场景。

也有父辈们喜欢的比如邓丽君,费翔……对我来说,邓丽君还可以,历史版的音乐,费翔就……长相我就觉得我接受不了![如今想不起來爲什麽會這樣覺得了,現在再看費翔,無論是年輕時的他還是現在上了年紀他,怎麽看怎麽帥!]

说起80娱乐,那如果说忘记了四大天王,那可是十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想想当年那个穿着西服在春晚大唱忘情水的像鹌鹑似的[主要想表現年輕,沒有任何貶義的成分]刘德华,那个在昏暗的灯光下深情吻别的张学友,如果你和我是一代人的话,那么千万别说你没动过心,与历史不符!

“花的心,藏在蕊中,恐把花期都错过,你的心,忘了季节,从不轻易让人懂……”别说你不熟悉,可能一时很难想起歌名,但是那旋律绝对是你不会忘记的。周华健就是歌坛大哥级的人物,如果你看过古惑仔,那他好比大飞哥,绝对罩得住。

“这个深夜里,没法可以安睡,卧看天空洒泪,任寒风吹”如果听歌,千万要记住这个校长,谭咏麟的歌,真的……记得高中的时候,特意拖人帮我搞到一张他的专辑,百十元,对当时一个学生的零用钱来讲那是相当恐怖的数字,我还是买了,即使我去西安的时候我也把它带在身边,好几次一个人在宿舍放大了声音听这首《水中花》。

说起罗大佑,前几天还一直哼哼那首《东方之珠》,着实吓倒了一批人,不过事隔N年后突然想到这首歌,哼起这首歌,格外的有味道因为那是至少对于我来说值得去回忆的童年。

无奈

Saturday, June 14th, 2008

凯蒂·卡西迪 Katie Cassidy

看看最近访客,你说大家想你不?看着大哥留下的话,我足足楞了好半响。是啊。想我干吗捏?我才出现2个多月,说熟悉,一般认识吧,说不熟悉吧,曾经不算是天天见也差不离了。其实想想,没去过圈子以前也不过就是这个样子。没人会认识我,我也不会认识别人。

然而两个月的时间让我习惯了每天都会有人来不止一次,被人注意的感觉真的不错,当然,那要是我当作朋友的人才成,再然而一些又一些的变故,迫使我已经没脸留在圈子里,走出之后回到了走进之前的冷清。虽然犹如从前,但是很明显自己还不能适应这样的冷清。

呵呵,也许是大家都很忙的缘故?比如有人要写论文,有人因为爱情,有人因为计算机的问题?额~~也许吧,但是依然无法改变这么冷清的事实 ,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要糟糕的赶到一块来?难道上天觉得给我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安慰都是奢侈的吗?

我不知道,虽然不愿,但是一如回到从前。

曾经是缘

Saturday, June 14th, 2008

39071181

有缘

曾经忘记是在何时,我们相遇、相识;曾经忘记是在何时,我们相知、相爱。

喜欢看你的笑,看你的气,看你的一举一动……现在想起来好似电影中的情节,一个孤身的男人关在屋子里,坐在书桌前,静静的想着过去的事。好似少了一根烟,少了一分意境。

记得曾经我说我想要做一个诗人,想要漂泊一生。

记得曾经我说我想要做一个哲人,想要看透人生。

记得曾经我说我想要做一个隐者,想要隐藏远山。

记得现在我只能把自己关在这个小房间里,想想无聊的往事,看看无聊的片子,外面的寒冷好似都与我无关……

抬头望瞭望向楼下的篮球场上没有人影,场边的树上没有了树叶,一块一块的冰紧紧地贴在地上,没有一丝想要离开的样子。有些荒凉,也有些凄美…

感悟

索性出去走了一遭,走过从前走过的路,想起曾经发生过的事,有风吹过,树已经无法再跟上风的脚步了,很艰难的摆动着早以僵硬的枝条,显得有些孤单。

面对时不时吹来的风,自己完全变成了透明的人,任由这不够和煦的风从我的身体中穿来穿去,毫不介意我的存在。

曾也是这个时节,曾也是这条路,曾两个人的影子,如今只剩下了一半。

曾也紧紧的抱在一起,曾也深深的吻在一起,如今也和风一样从我的这边走来,然后从另一边走过……

我不是在感叹我的孤单,只是回忆我的往事。

34234_top

伤过

记得有人天天说我们并不合适,但是我们在一起。

记得有人天天说你最让人讨厌,但是我们在一起。

记得有人曾经一言不发,但是我们在一起。

记得有人天天和我过着做梦一样的日子,但是我们却分开了。

还有人对我说,我们彼此需要冷静,于是我们有了分开的理由。

更有人对我说,我喜欢的就是你,可是我们并没有在一起。

……

记得那么多的人,记得那么多的事,我是一个花心的男人,是的,虽然我没有英俊的外表,钱包里的银行卡没有一张余额可以超过1元,没有多么丰富的内涵,没有多高的成就,没有多少深的学识,每天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然后故作清高。我就是这么一个不招人待见的花心男人。

伤心过……迷茫过……

有缘

我不为我所做过的事情后悔,除了对你。

经历过这么多人,经历过这么多事,有人埋怨我,有人责怪我,也有人鼓励我。

有人希望我好,说她喜欢大学那个时候的我。呵呵……这是我听到的最感动的一句话。龌龊了这么多年,我第一次听到这样暖心的话,当然还有人会关心我,但是对于物质生活的关心使我生厌。

我想我再也回不到大学时的样子,那样的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但总要为希望自己好的人做点什么,为了旧好的期盼,更为了自己可以更好的看待生活。

Wednesday, June 4th, 2008

工藤夕贵 Youki Kudoh

晚上躺在床上,只是想笑,呵呵,呵呵,笑起来感觉苦涩涩的。想起曾经,dear,毛,爽,总是在我笑的时候说我,说我笑的好苦,呵呵,呵呵。

可是既然是曾经便是说那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了,曾经有她们在身边真好,如今她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如今我就只能躺在床上,一个人对着房顶偷偷的笑,呵呵,真的好苦。

低下你那高贵的头

Sunday, June 1st, 2008

70.sunny-tomorrow

记得前段时间去好友家帮忙送水,真是百分之百的体力活,对于我来说算是一种挑战了,因为……我没什么力气。

去的时候,我都是穿着平常的衣服,并没有特意去换过工作服。说起来好笑,真是同一件衣服,我在公交车上就是个十足的上班族,坐在私家车里,你绝对想象不出我每天都要给人打工超过8个小时,当我骑上那同学家的大三轮的时候,怎么看都觉得是个进城打工的民工。

也正因为如此,曾经遭人白眼无数。远了不说,最近的一次,阿姨知道我喜欢吃凉皮,晚上干完活的时候让我去买点,说我叔也吃,多买几份回来,我便骑车去了,遇到一个打扮时尚如流的女生,看起来不是80年代末便是90年代初的年纪,貌似还是学生,骑单车实在是懒得下去,我大吼,“给我来三份凉皮(除了我和叔以外还有一个送水工要吃)”这一吼,引起了这位时髦的妹子的注意,后头看了看我,很不屑的样子,她的表情让我很诧异也很恼火,你个丫头片子,瞧不起谁啊!好歹老子有手有脚,自己赚钱吃饭,你这个天天穿衣服伸手吃饭张口的主儿,还好意思瞧不起别人?

我曾经还特意的观察过所谓的民工或者那些所谓的底层打工者,他们的工作异常的辛苦,生活上也有好多只能是维持度日,很是艰难,但是比起花天酒地,我觉得在他们脸上出现的笑脸才是最灿烂的。

happiness

前段时间还听说“豌豆”吵着要找工作,不记得是谁说起刷盘子,“豌豆”很不屑,好像是说了一句你咋不去呢?好像我当时一直都只是一个旁观者,可是我在想,刷盘子怎么了?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啊,多少刚毕业的大学生不在酒店干这个?你比谁高贵许多吗?反正我不高贵,因为我干过。

没有谁生下来就比谁高贵,没有谁因为自己学的多见识的多就多么高人一等,人在面对生命,面对时间的时候,大家都是平等的。你再优秀,一天也就24个小时不比别人多,你再有权势,你也得面对死亡。

每个人的人生价值可能都不相同,但是最好不要轻视其他的人,有人打扫路面才有干净的马路;有人打扫楼宇你才坐上舒适的办公室;有人耕田种地,你才有吃有喝;有人端盘子洗碗,你才能去饭店吃饭喝酒谈生意;有人挖地打梁,你才能住进舒适的小区;有人站岗放哨你的家才能安全,不被盗窃。

也许他们的工薪不高,也许他们的生活贫苦,但是请不要看不起他们的职业看不上他们的为人,虽然可能和你格格不入,但那绝对不是你不屑眼光的理由。他们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家庭而辛苦的操劳,他们更担负着责任为了自己的父母,爱人和孩子。

请记住在上帝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与人时,请低下你那高贵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