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8

我们需要理解别人,网民少了容人的胸襟

Monday, March 31st, 2008

艳照门之后,虽然有关传闻一直并未平息,可是人们已然逐渐习惯了这种纷乱,似乎不再过分关心了。但是近日网络上又出现了两个新闻,几乎大有再掀波澜之势。

gigi(梁咏琪)
我的“第一次”属于未来的夫君

一个事艳照门女主角之一张柏芝坦言自己深爱的并非谢霆锋,似乎用芳心另有归属来解释自己的乱性,仿佛这样就可以任着性子胡来。另一个则是势头早就随时间流逝的大玉女——梁咏琪GiGi。

平心而论,本人对梁咏琪的歌还是蛮喜欢的:《短发》、《新鲜》、《洗脸》、《爱自己》、《胆小鬼》,以及和古巨基二人演绎的《许愿》,都是我最爱听的情歌,除了她青春的造型,靓丽的外貌,还有她聊天式的倾诉,不得不说有一种魅力在吸引着你。

梁咏琪的风头渐行渐远,可是昨天的一个视频又使人想起了她——梁咏琪对着观众大表决心: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未来的夫君。这番表白无疑是平地起波澜、一石激起千层浪。“第一次”是什么?未开垦的叫处女地,第一次航行叫处女航,第一个作品叫处女作,把自己的纯真的“第一次”给了别人叫初夜,也是对爱人的尊重。其实这句话本没有什么稀奇,如果放在邻家妹妹嘴里说出来再正常不过。可是偏就是艳照门女星尴尬如山倒,大家对于香港女星的道德和诚信质疑正猛的档口,而且出自一个势头正减的、有着香港娱乐届小三儿之称的女星嘴里。

是对贞洁观自我表白?还是对于艳照门女性的不屑?还是趁热打铁再炒作一把?只有GiGi自己心里最清楚,另外,和她拍拖有年的郑伊健以及GiGi后来的法国男友也是心知肚明。 梁咏琪如果真是香港娱乐界最后一个贞洁烈女,代表着香港女星最后的纯洁净土,那真是香港娱乐圈的大幸。其实,是不是处女重要吗?青春年少的时候和异性亲亲我我、花前月下、如胶似漆、缠绵悱恻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何况梁咏琪出身于开放的香港,还受过西方背景的教育,特别是身处充满纷扰的香港娱乐圈,还扮演过不太光彩的角色,而后又换了法国的男友,想说自己的清白的,比登天还难。

有网友说,阿娇清纯不?信誓旦旦的声明反对婚前性关系,不也是拍了A片?何况背景如此复杂的前辈GiGi?可以说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甚至也可以说网友心怀鬼胎,可是娱乐圈一件一件令人失望的表演,让我们相信谁呢?

“第一次”献给谁并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说话的真实性以及自己的诚信观和道德观,要不然就变成了做了婊子还立了牌坊,最后用拆牌坊的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那时候就惨了,大家就会“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明星的那张破嘴”。真心希望GiGi还有货真价实的“第一次”,也祝福她的那个幸福的“未来夫君”。既是愿者上钩,吃了哑巴亏可别觉得委屈,GiGi说了,人家可是正牌的处女。

虽然如此,但是还有谁敢站出来说:“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献给未来的夫君,我就是香港娱乐圈的最后一个处女”?

我可是梁咏琪的超级FANS呀!

有人怀疑有人也有人深信,我在其中,原因很简单。人家说一个老鼠屎坏了一锅的粥,但是粥就是粥,屎就屎。样子人们还是分的出来的。当然不是因为是梁咏琪的FANS才这样说,对于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其实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如果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说她的不是的时候,我们应该尽可能多的去相信一个她,当然这里说的不单单只是说梁咏琪。

如果不相信,请试着去相信,如果不理解,请试着去理解。[這是我經常說的話]

如同张殊凡的一句话成就了网站:很黄很暴力,但是究竟是她有心的一句话还是只是一个被驱使的工具,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想可以确信的是,所谓的人肉搜索差点毁了这个孩子,这样做是中国人提倡了几千年的宰相腹中能乘船的广阔胸襟吗?我们不是几十岁的大妈坐在巷子门口讨论人家的是是非非。我们应该够理智,够清醒,即使是个愤青,也不能一脑子的“粪”。

……

废话说多了。

原文:

其實我喜歡的梁詠琪的歌曲還有好多,雖說不能說每一首都聽過,每一首都聽得很走心,但是畢竟她的聲音陪著我成長,經歷風雨,我還是很喜歡她,更是感激的。

Wednesday ,December 9, 2017 12:42:46

一个梦

Saturday, March 22nd, 2008

豪斯顿·塞奇 Halston Sage

男人是个很活泼好动,心无城府的男人,女人是一个美丽动人,撩人心动的女人。

女人是男人生命中出现的第一个女人。他为她心动,他为她痴迷,他希望她是他生命中的唯一。

男人为了女人而失眠,男人希望无时无刻不陪在女人的身边,哪怕不说话,只是看看也好。

女人很美,也很外向,很容易就得到他人的喜爱,无论是男性还女性。

追求女人的人很多,男人在众多的追求者中,显得有些渺小,没有了优点。

女人还是选择了男人,没有任何理由。

男人每天都要接送女人,无论阴天晴天,雨天雪天。女人觉得很感动,男人觉得很幸福。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男人和女人之间多了争吵,只为身边一些琐碎的事,男人一次一次的向女人低头道歉,因为男人爱这个女人,男人不想女人不开心。

女人是个个性很强的人,女人不希望自己过多的依附男人,女人怕男人的宠爱,女人怕过多的宠爱让女人失去了自我。

终于一次吵闹过后,男人和女人分手了。

分手的第二天,女人和一个曾经的追求者在一起。身边的人为这个男人感到不值,也开始看不起女人。

男人依旧很爱这个女人,女人也没有忘记那个男人。于是后来,男人和女人又走到了一起。

他们并不是不珍惜对方,可他们依旧吵架,吵到凶时分手,分手之后又和好如初。反反复复。身边的人也开始看轻了这个男人,觉得他太过懦弱,没有了骨气。

人们开始用异样的阳光看他们,厌恶,鄙视。

女人因为能和男人在一起依旧觉得很幸福,男人却因为无法逃避这些眼光而开始选择逃避和女人的公开来往。

男人伤了女人的心,女人憎恨这个男人的懦弱,于是选择了离开,下定了决心的离开。

男人错了,失去了女人的男人,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对他来说女人是唯一不能舍弃的归宿。失去了女人,男人还是被人厌恶着,男人是活该的,是自找的,是不值得人同情的。

对男人来说,他一无所有。他离开了这座城市,她也离开了这座城市。

黄小蕾 Xiaolei Huang

一年后,男人知道女人有了恋人,男人几近崩溃,虽然男人知道,他们都会彼此建立属于自己的家庭,但是男人依旧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一年的社会经历,男人学会了伪装,即使喝酒喝道昏天暗地,不认爹娘的时候,男人依旧能把自己伪装的很好,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虽然在男人的心里如同针扎。

男人躺在深夜雨后的广场上,男人希望自己就这样死去,他不想看到自己所爱的女人和其他人在一起,还要结婚生子,他知道爱一个人就是要让对方幸福的道理,可是女人这样的幸福让男人实在无法承受。

两年后,男人也有了自己的恋人,男人以为她会是他的终点。男人带她回到了那座生养自己的城市。

可是如此熟悉的城市,带着如此熟悉的记忆,男人没有忘记女人,但是男人也清楚的知道现在要对自己的恋人好,不能再去想念女人了。

男人家里很穷,恋人便不再是恋人了,男人也实在无法勉强自己忘记女人。

男人不再活泼好动,男人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男人变得沉默寡言,男人知道没有人愿意走进他的世界,听他诉说心里的悲伤。

由于家庭的变故,男人被迫搬家,却来到了女人家对面的楼里。男人即激动又害怕。男人多想再看一眼女人,男人多想知道女人现在生活的怎么样了,哪怕,哪怕看见她幸福的挽着别的男人的手也好。

男人每天上班下班都会禁不住看向女人所住的楼层,又瞬间的把目光移开,男人怕女人看见了自己现在的狼狈。

女人总是出现在男人不眠的夜里,男人总是在不眠的夜里拼命的挣扎,男人只想告诉女人,假使用全世界当作交换的条件,我也不会把你放弃,如果,如果还有那样的机会的话。

男人不知道女人是否也回到了这座城市,男人不知道女人是否还住在这座楼宇之中。

男人重新走过每一处与女人相约的地点,细细的体味着从8年前两人相遇后的点点滴滴,男人最后来到了印刻着彼此爱恋证明的桥上,虽然栏杆上早已粉刷过多次,可男人还能看清楚他们曾经刻下的彼此的名字。

男人恨过女人,责怪女人的无情与冷漠,男人恨过自己,懊悔自己为什么要在意那么多不相干的事,男人在埋怨与责备中挣扎。

(未完……待续……)

吹毛求疵?

Monday, March 17th, 2008

巩俐 Li Gong

这是很早前听说的新闻,当时便很想看,但是一时没空出时间来看。今天突然想起此事,上班之余,草草看了一下,没想到,马老先生真是语惊四座,一鸣惊人。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了。

此时此刻,我想起曾经看到过的一个签名:‘所谓的大师就是八个字:特立独行,哗众取宠’。说起大师,我想马老先生绝对的够资格称之为大师了。

为什么呢?

为了一篇歌词也要计较其中真假对错,也算是操劳了。我不清楚马老先生喜欢不喜欢看历史题材的电影?如果喜欢,我想老先生有的忙了……为此我想可以权作‘特立独行’了。为此事搞的沸沸扬扬,找来记者叹其长短曲折,如果不是为了给“青花瓷”讨回公道,那就没有理由,不是哗众取宠了。有了这八个字,称老先生为大师绝不为过。

说起青花瓷器,我是外行中的外行,所以特意百科了一下,说起这瓷器也无非就是瓷器,什么时候造出来的,我想那是无所谓的事情吧。唐时的是青花瓷,元时的也是青花瓷,清初能是青花瓷,为什么到了晚清就成了赝品呢?那现在呢?造出来的也是赝品吗?是因为材料?还是因为时代?

哦,我明白了,原因在于,那是CCTV后面屏幕上的画,它就不是个瓷器,所以是赝品?嗯,对,太赝了,简直就是‘赝照’!当然我是个外行人,完全不懂其中奥妙所在。我每天只为三餐都已经忙的焦头烂额的人,能在这里发发牢骚,抒发抒发自己的不愤和感慨已经是忙里偷闲了,哪里还有时间研究这瓷器?

关于隶书,仿宋之云,我想裴教授说的很清楚,让我说也不过是引用而已,基本上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好话不说二遍)。我在这里只想告诉马大师一下说,我不介意青花瓷下是否有隶书,也不介意是否有仿宋。我想歌曲更多人听的是旋律,是歌词后的情感归宿。也许在大师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严谨,那好吧,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马大师还能一如既往的认真,但……下次能不能找到真的可以吹的‘毛’,可以求来的‘疵’,然后在大肆渲染呢?

不然只会让自己变成‘毛’‘疵’,被如我般不知深浅之人吹嘘一翻。

曾經是年輕,不知道馬大師真的是大師,只是不明白為什麼,大師為什麼會突然說出那種沒頭沒腦的評論。

算了,反正事情已經過去了,而且也不十分的重要。

Sunday, October 15, 2023 23:04:46

豆腐渣社会

Monday, March 17th, 2008

葛天 Tian Ge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还是我们PRC人民发生了什么质变?原本很多让人觉得不耻的事情,现在都变得那么的理所当然了。

今天听说了张斌大哥的事情,我不想说他是什么老师,只是大哥,大哥级的人物。如果胡紫薇说的是事实,那么好了,张斌是绝对不能被称为是老师的,因为老师应该是导人向善的,是要以身作则的。

好,说你不是老师,做了电视台的主持人,还主持那么火的节目,好歹你也是一个公众人物吧,你也不是十五、六凭脸蛋出来的什么歌星影星,还是个受过高等教育,还学的新闻?怎么不知对错好坏呢?

如果胡紫薇说的不是事实,那么大哥,你很不幸,找了这么一个媳妇,我同情你。

两个人在一起,不要说什么共患难,同富贵吧,至少也应该有起码的信任。连这点都没有的话,在一起两个人都累。有人说胡紫薇勇敢,我不以为然。我觉得这“典型”的中国古代女性,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是一个怨妇,无论张斌是对是错,无论事情发生还是没发生,家里的事情回家去说,好吗?闹到电视台,搞的大家都尴尬,有什么好处吗?事情可以得到最好的解决吗?还是说让大家都下不了台就是好事?还是这位勇敢的妇人也是为了出名? 这样的女人我是敬而远之的,因为这样勇敢的女人根本不识大体,有了这样的女人在身边,可想而知,即使没有这档子事情,张斌大哥的发展也是有限的,女人撑起半边天,可是胡紫薇撑起的绝对是阴天。

程雨涵,名字很好听,人也长的标致,可怎么就那么喜欢参合别人两口子的事情呢?张斌不帅气,看起来却也算是有几分味道吧,也许你真的对他有所倾慕,可是人家毕竟有家有口的人了,怎么说也应该克制一下自己的感情吧,林子那么大,为什么如此执着一株草呢?

真的是社会的风气不对了,看看拍出的电影:

色戒,苹果,投名状,集结号,原来是什么都可以背叛的。

我不想说到底张斌胡紫薇程雨涵三人谁对谁错,也许他们只是在拍一部电影吧。

畢竟是和諧社會嘛,必須把一些直接相關的名字隱去,也別某某了,畢竟我也不喜歡所有的場合都玩“猶抱琵琶”那一出。

Friday, October 13, 2023 21:51:04

关于那些爱情

Thursday, March 13th, 2008

高圆圆 Yuanyuan Gao

我说我爱你,你却挽着别人的手对我说谢谢。

我说出对你的所有的思念,你却笑着对我说,“我的性格不适合你”。

我说我真的真的很爱你,你牵起我的手问我,“你真的爱我么“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爱呢?”

对不起,因为我没有跟给你感动的瞬间,对不起,我知道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希望激情再回归于平淡,对不起,原来我如此的木讷,对不起,我只会平淡无奇的生活,对不起,我只能悄悄的告诉你,我爱你。


关于过往的事情,幸福也好,悲伤也罢。

曾经很想有那么一些人可能听完倾诉心情的那份挂念,然而那渐渐的变成了一种奢望。

这么多年过去了。突然貌似有那一个机会可以发泄一下堆积心底那么久的话的时候,却一时间找不到了起点。

关于那些爱情,我只能藏在心底,因为真的说起来,我怕如同黄河决口,泛滥的不能再收拾起来,感情往往就是这样吧,我想。

佛曰:前世的因,今世的果。或許是我前世的回眸不夠,註定今生有緣無分。

我願化身那石橋,受那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淋,只求她從橋上經過。

我願是你門前的一株草,望你三千年,守你三千年,哪怕你從不低頭看我一眼。

:Thursday,April 20, 2017 20:48:52

累了

Sunday, March 9th, 2008

高冈早纪 Saki Takaoka

来了一个要称作姑父的人。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起初我并不介意,一个酒醉之人罢了,唠叨也只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更甚者可能到后来连自己都不记得自己说过些什么,那我又何必介意呢?后来说到了我谈对象的事情,我是有些不高兴的。当然也不是为了一个酒醉之人,只是因为他碰到了我的痛处。

我不帅,也不显得十分的酷,十分的有形。当然,虽然说长相不是一个人的全部,但是也绝对的奠定了给人第一印象很糟糕的基础。有人说我很幽默,有人说我不善言谈,也有人说我思想怪异。是的,她们说的都对。有时我也和大家一起嘻嘻哈哈,说说笑笑,闫超老公说我有一种大学校园时的幽默;有时也从不在乎身边发生的事情,目空一切,不与人交往,把自己置身事外,一个人冷冷的站在一个角落;每每我说出自觉得非常不错的想法时,总是被人否掉,说我想的事情不靠谱,甚至说我十分的不现实。不能说我是一个不物质的人,但是至少我不会事事以钱看齐,我渴望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属于自己的“绝对自由”。钱这东西,有多多花,有少少花,确实是不太放在心上的。在如今的物欲社会中,我的的确确脱离了现实。说句给自己脸上贴金的话,我的生活如同李白,当然我说的是生活上。只是没有其交友广阔,李白走到哪里都能蹭到酒喝,我生性孤傲,我不行。

性格这样的不能与时俱进,是很难找到知己的吧。也许……是吧。

再加上和公丕玲之间的事情,算是很能认清楚现在的人对事物的认识了。当然这么说不是怪她如何,是我背离了这个社会,背离了人人都要顾及的现实。那是我的生活方式,所以不后悔,可是也真的,真的真的受伤了。

所以不想再谈起找对象的事情,虽然,我很希望有那么一个人可以陪我走在一起,只是我知道,是奢望是幻想罢了。所以心伤了,不想提起,也不想被人提起。

姑父说要找个同学最好。

呵呵,同学?我背对着他们苦笑,顺着窗外看着曾经荀娜曾经每日上学放学必要经过的路,我只能苦笑。我不敢说我有多么的爱她,她是不是就是我的至爱,只是无法否认的在她面前的我脆弱的不堪一击。呵呵,同学?

老爸说一定要找个比我小上两三岁的,呵呵,为什么呢?搭配?也许吧。

高海宁 Samantha Ko

对感情的事越发的不懂了,也许是太懂了,感情嘛,人和人相处的久了自然会有的,可是这样的感情不再是爱情了,因为要搭配,就像狗就像马一样,要正统,配出的才纯,人也一样,从物质到精神都要彼此相当,这就算是好的了,算是般配了,这样才好,家人看的舒服,朋友看的舒服,局外的人都看得舒服。越发的看不清楚这个世界了,哈,是的,从来也不曾看清楚过,因为自己一直是个“局外人”我单纯了,这个世界也单纯了,单纯的像彼此的邻居,距离很近,却都有着各自的生活,互不侵犯。

我也很想找到一个那么一个人,一个可以和自己生活在一起,能够过一辈子的人,不只是我想,我想很多单身的人都这么想,只是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想归想,但是暂时也只能想。我也怕深夜时一个人的孤单,我还是习惯像从前那样可以躺在荀娜的腿上,她身体上散发出的那种气息能让我明显的感觉到这里便是”人间天堂”。我将手臂张开,平时公丕玲总是那这支胳膊当作枕头的,如今我却只能感到空气带来的一丝丝凉气,皱皱眉,用力的闭上眼睛,祈祷这该死的黑夜赶紧过去。

每个晚上,我便如此煎熬着……是的,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吧……

身边的朋友希望我也忘记荀娜,爸妈说,盘锦也有好女人,不必总是想着公丕玲。是的,我也想这样想。我也想就此能够忘记曾经发生在身边的一切我现在还记忆犹新的事情。我无数次的盼望自己能够失意,哪怕连学过的所谓的知识也一并忘记,我也在所不惜。

觉得自己就像一本账本一样,只有添加的权利,却没有办法涂抹修改。觉得自己像是在拍一部不会停机的电影,一个动作可能在瞬间就印刻在百十张的胶片上,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在播放器里回放,却永远没有重拍的机会,生怕在这样的影片中出错的我,却是一路的NG。

姑父一直在唠叨,开始有些讨厌了,他不停在的在揭我的”伤疤”。

对不起,揭开疮疤的人是我自己,是我想的太多了。可是怎么才能停止说不想了呢。

也许,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永远都抛不开过去的人,然后在安静的黑夜里挣扎,为了思念,也为了孤单……

没有华丽的语言,没有优美的文字,没有骇人听闻的故事,没有吸引眼球的新鲜事。我知道我的空间是没有人的,或者说很少人关注的,不能说不介意,勉强的说是习惯了,习惯了安静,习惯了孤单。

陈冠希的反不能平

Friday, March 7th, 2008

盖尔·加朵 Gal Gadot

看了很多个朋友为陈氏平反了,包括研究性的李银河教授,但是我觉得是不能平的。是的,性爱是没有错,拍照也没有错,就算拍成电影也可以。问题本身我觉得不是性爱,而是性爱后面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CGX没有错,那么好吧,我们也可以这样做,和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女人发生发生关系?我们要知道,这里是中国,中国不是没有性,不是禁止性,但是中国人应当传承下来的是性爱背后的责任感。要知道性爱不只是渴望,不能随随便便和谁都可以吧?

我相信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希望自己的男人出去这样”happy”,也没有哪个男人希望自己找到的所爱的女人之前或是之后为了一种”理想境界”而出去”玩耍”的。男人是要责任感,女人要懂得矜持。别忘记了,这里是中国,五千多年的文化告诉我们的不单单只是破除所谓”封建思想”的腐朽,也应该让我们认清楚男女之前彼此的尊重。

哪怕是猪狗,野兽也不会因为单纯的一时之愉快而做这样亲密的接触,那么我们人呢?是不是境界比其要高呢?

CGX错了,错不在性爱,错在”结合”的次数上,错在”结合”的人数上。

時隔9年,再看這個問題,我的思想是有些變化的,或許是“交歡”的社會常態化使我變得麻木,也許陳老師只是一個“先驅”。

雖然我的思想在產生變化,但是目前為止我認為的結論是沒有改變的,雖然在一些人眼裡性可以是樂趣,雖然我不知道這樣的“一些人”到底佔有多大的比例。不過按照目前白百何的趨勢,不能接受表裡不一的公眾人物,更不能接受揭人隱私的無恥之徒。

Tuesday,April 18, 2017 07: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