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7

花心男人的自白

Tuesday, November 27th, 2007

阿曼达·塞弗里德 Amanda Seyfried

今天突然想起了一句曾经在朋友QQ空间里看到的一个帖子,里面有一句说:“别说你最爱的是谁,人生还很长谁也无法预知明天。”

同事说这是花心的人的借口,也许是吧,说不好,说起来如果真的确定了最爱的人,是不是将来的日子会很辛苦,带着对曾经的舍不去的爱恋和另一个在一起,是不是就是三个人的悲剧?

我是一个情感泛滥的疯子,如果是我,我会很喜欢这样的借口,毕竟这样的说辞可以说服对方的同时还可以说服自己,有的时候又好像没人相信我的滥情。

我喜欢过很多女生,也试图去追求过好多女生,不是自己放弃了,就是被别人放弃了,呵呵,很悲惨。

花心男人,我不知道女人是如何去定义男人的花心的,但是我的定义里,男人都是花心的,花心不意味着要乱来,可以欣赏一个人的美丽,可以幻想一下石榴裙下的快乐时光。但是一定要确定自己的归宿是在何处,知道一个可以让自己安心睡下的地方到底在哪里。

也许很多人的欲望的放纵就是找不到或已经忘记了那样的一个归宿吧。说起来我不是一个好男人,因为我总是很滥情,因为我对绝大部分的女人不会说拒绝,会感觉我这样的人不会给人带来安全感,有些时候还会掩盖自己不好的地方哪怕是要说谎。当然不是为了辩解才这样说,我对朋友是不会说谎的,因为人与人的交往是需要相互的信任和真诚来去交换的,当然说谎对于什么时候什么人都是不对的,但是……

哈~说多了又是借口了,算了,不该解释。

本来今天想好好说的关于我这样花心男人的话题,如现在的心情是无法再继续这样的话题了。

啊~题外说上一句吧,今天我体会出了一句话让我刻在QQ签名上。

[quote]如果不能满足自己,那就先成全别人。

我想在心情如此迷乱的时候,这样的坐标无论是对或者错,但总归是给自己找到了一个要去做的方向吧。

自己笔下的颓唐

Sunday, November 25th, 2007

阿德琳妮·帕里奇 Adrianne Palicki

好像很久没有写日记了。不是不想写,一堆一堆的心情无处发泄,如何想过要不去写呢?

只是这样凌乱的心情到底要如何下笔呢,我并不清楚,所以耽搁,再耽搁,直到想不出到底写什么的时候才来打开日记。

有朋友说:网络上的日记虽说是记载的自己的心情,却也不是隐私一类,因为写在网上就是有一些心情是为了希望别人看见,乃至等到别人的理解。她说的也许没错,写这样那样的心情在网络上,是有希望得到别人安慰的心情在里面的。也许是自己太不懂表达的缘故,也许是自己的表达总是让人误会,也许……也许真的是我没有活到现实中的缘故吧。

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挺现实的呀,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知道怎么样计算着生活。我是有很多梦的,希望的事情也有很多,可是梦终究是梦,虽然距离我很近,我却还是需要醒来,然后告诉自己那只是梦,是梦总会醒的。有的事情只是搞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和别人做同样的事情的我会是如此的不现实,现实到底离我多远?突然自己“混沌”了。

好像自己并不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一样,到底如何才是认真的现实的活在当下呢?好好的工作,然后等父母给介绍一个对象,结婚生孩子……谁知道这样做是不是真的很现实,是不是会现实的有些麻木了。能想到的梦都要忘掉,彻底的忘掉,能想起的记忆是否也应该忘掉?无论是否是曾经的感情的积累与付出。无论是否是值得或者不值得的事情,把记忆抛空,忘记所有能忘记或者不能忘记的,不然就是不负责任,没有责任感。

记得原来何老师给我们说过:“人活着,多数的时候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别人,因为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肩负着很多的责任。”是的,话是没有错的,可是有些时候总是想为了自己去做些什么,也许这样看来是比较自私的,可是自己的幸福是由谁来建造呢?真的要无所谓吗?还是现在的自己“看起来”比较孤单,所以才有这样怨天尤人的想法呢,我想后者是主要原因吧,呵呵,我还算清醒吧。

算了,就先这么活着吧,管他到底是我超脱了现实,还是现实甩掉了我呢。

阿朵 A Duo

说到责任,让我想起承诺、誓言这类的词汇,曾经超级相信那都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的东西,现在看来我的相信显得有些苍白。也许应该相信当时说过的一切都是出自真心,但是保质期似乎没有“产品说明”上说的那么久。突然有一天猛然发现,这所有的一切就像低级的黄段子一样,当时听一听,乐一乐也就算了,实在没有研究它的真实性的必要。

总是听人说时间可以证明一切,可是我很想知道,到底能证明什么呀?总会有一些人遇到一些事改变一些想法,要经受的是时间吗?还是岁月下的沧桑? 我无力去改变身边发生的事情,也无力去改变正在改变的自己。不想再去说谁是谁非,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知道的又能有多少?

也是回忆

Saturday, November 17th, 2007

黄圣依 Eva Huang

曾经把自己和荀娜的照片放在日志里,算是一种告别方式吧。让自己可以更洒脱的摔掉过去,让自己可以更潇洒的面对今后的日子,可以直言说起从前,没有顾忌,再谈起时,只是对过往感情路上的调侃。

可没想到却惹来了埋怨,惹来了更多的是与非,公丕玲问为什么挂上的是荀娜的照片而不是她的?我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是我的话那么难以理解?还是我的思维真的和别人相差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今天我也把我和公丕玲的照片挂出来,性质荀娜一样,也是回忆,也是以后对过去的调侃。

这样是不是满意了呢?


P.S.照片到最後還是私有了,不再展示了,回憶,就留在心裏,帶到土裏也就是了。

更新换代

Friday, November 16th, 2007

F2BLOG(PHP博客程序)

今天实在是忍耐不住,终于把PHPWind的论坛给踢出去了,踢的远远的,不为别的,那么多BUG居然没有一个管理员来解释一下,来帮帮我们这么一群的菜鸟!相比之下,F2BLOG、Discut!实在是好太多了,强大多来了。

我承认我并不是一个强者,所以要我借助别人的无私,人家的代码来建立自己的站点,因为不懂,所以需要帮助,尽可能的更多的帮助。上帝知道,如果我很强,我为什么[要]用[他們]的?我早就自己写了,用星爷的话说:“我才懒得鸟你呢!”也是的,如果真的很强,还鸟你干什么?

收费的人们都想去找服务最好的,所以移动一直都比联通好。免费的我们总想能去找到更多更好到资源和给予的帮助。需要技术说明多时候,F2总是能有人及时回复,和人少可能也有关系,呵呵。需要更好的SKINS,我一定要去PJ去找,为什么?人多,火呀,很多可以去采集多资源,谁让F2和PJ可以通用的,不去?多浪费~

说起来,要找完美的还真不容易,从BUG上,Discut!这次的6.0和PHPWind的6.0比起来实在是好的多,可是就从后台多智能化设计上就不成了。我一口气把所有多论坛风格展示删除的一个没剩下,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看的过去的,还不知道怎么导入,看了N久才好不容易用弄上去,方法还是基本用猜的。还好,运气不赖,还蒙正了,其实挺不容易的。

BLOG的skins也让我昨天给改了,PJ的,PJ大赛得奖的,感觉还不错,听说很多人用。家里多系统也改了,VISTA,用起来反应是有点那个,但是还好,我并不着急,等了,再等等,我把计算机换了,估计提升速度还是应该可以办到的,不然换计算机做什么?还要换输入法,紫光不兼容是不得不换,现在正在适应这个万能的输入法,还行,反正是比微软出的好,呵呵。

记得有人给我说,换了新的东西,也换了自己的心情。可是有好多好多都可以换,可是也有好多是不能换的,也是无法更换的。是的,新的东西带来新的气象,带来了新的面貌,可是我依旧还是我,换掉的到底什么是什么呢?

不行就是不行,不行就要學習,能力不行還去抱怨,那是真的不行了。

看到過去的自己,就想起正在長大的孩子,真是和這個只知道抱怨的我沒什麼兩樣,這可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呀。

Friday, October 6, 2023 07:50:06

虫虫部落开通了

Tuesday, November 13th, 2007

又走西廂 | 沒有張生的命,卻有一顆迎娶鶯鶯的心 …

「虫虫部落」终于在公元2007年11月11日,一个全世界光棍都在呐喊的日子重新开通了。

一个遗失的部落重新的开通了,还没有「善良的虫子」,还没有「迪哥」,还没有「阿紫」,还没有的还有很多很多人和其他的什么。 重开「虫虫」,是带着很多怀念,也同时带着很多梦想才去开通的。

我不是一个对计算机语言精通的人,我只会一些傻瓜式操作,不要说PHP、MYSQL,更不要说美工设计、CSS,完全的不懂。我也不是一个能够舞文弄墨的人,只能看,而且对深奥的东西也剖析的不怎么透彻,但是就是喜欢,哪怕只是在她们中间熏染一下,在我看来也是不错的。

对于「虫虫」,我有着独特的感情,那是我对网络文字的起始点,对网络的起始点,对网友重新认识的起始点。 因为「虫虫」,让我从虚幻看到真实,从真实看到幻想,对于当时还幼稚的我,算是给了我一个指引,也让我认识了很多朋友。

说起虫虫,当然也少不了「彼岸」,彼岸就像是「虫虫」的延伸,像是「虫虫」的升华,也让我减少了对「虫虫」突然消逝而带来的更多的失落。无论是「虫虫」,还是后来的「彼岸」,都有种温馨的像是家一样的感觉,有吵闹却不是嘈杂,有张狂却也显得宁静,因为这样的像家一样的感情,我又怎么舍得让它只是尘封在记忆里?

我不喜欢「王朔」,不喜欢「韩寒」,不喜欢「郭敬明」,不喜欢「痞子蔡」也不喜欢「安妮宝贝」。但是我并不排斥「榕树下」,偶尔也关注一下「萌芽」,然后总是在想,是否,我们也可以创办一个属于自己的杂志?

当然这本身只是一种梦想,一种方向,一个雏形而已,何况刚刚出入社会一年多的光景,不能也没有大笔的资金砸下去做宣传,更不可能去找什么签约作家。

重开「虫虫」时,我叫出来的口号就是:打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字小区。那又何必要找什么作家呢,即使能找来的话。华而不实的摆设罢了。想起一个朋友的网名:「明天晴天」。是的一切会好起来的,打造一个文字小区是艰难的,是需要时间的,而我也有好多事情要去思考,也有好多事情要去做,只是为了更好的明天。


P.S. 网站已经关闭

初冬的雨

Thursday, November 8th, 2007

winter.rain(初冬的雨)

今天是立冬,冬天的第一天,天气很冷,有大雾,有大雨。

大雨?为什么是大雨?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好好的冬天为什么一直要下雨?但是它就是一直下着,不管我到底是否理解。

醒来时,听见外面哗哗的雨声,便是觉得无奈的开始。

我不是一个爱拿雨伞,去披雨衣的人,喜欢被雨水清洗过的感觉,显得清醒了许多,仿佛多凌乱的心情在雨水的浇灌下都能整理的很清楚。可是现在要去上班,需要一个良好的形象,至少不能湿漉漉的带着一身的水滴走进办公室吧。也许上帝看到了我的无奈,出门时,雨小了很多。

路上雾蒙蒙的,夹杂着冷空气下似冰坚硬般的雨水,狠狠的打在脸上,配合着四周收割后的稻田地,心境一下子仿佛也荒凉了起来。

记得小时候,这样的时间总是有雪的。冷冷的,但是心情很好。看看现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中国东北部,居然还在下雨,有些迷乱。不要和我说污染,说环境保护,说温室效应,我很清楚垃圾桶放在路边不是摆设,但是我的能力有多大我很清楚。

环境的破坏更多来自工厂的排放,汽车的尾气,能改善的是什么?

处理工厂的排放?需要掏腰包做贡献的事情不是中国老板的作风。真的大家都不开车了吗?好嘛,看看你从市区走到郊区的工厂到底可以用多久,环境会不会得到改善我不清楚,静走,在中国绝对是普及了,像国球一样。

在我的世界里我不想唱那么多高调,我想的只是回到从前雪般的宁静,而非今日雨雾般的迷乱。

走出这里,回到过去。

工薪,物价还是欲望?

Saturday, November 3rd, 2007

妲露拉·莱莉 Talulah Riley

珍惜身边所有的人,不要因为金钱的趋势,隔断了我们之前的感情。

我只是一个小企业中的小职员,每月拿着微薄的工资,每日勉强的让自己活下去。也许很多人看不起我这一点点工资,觉得做什么事情都会觉得还不够,然后就有人说我的工作不好,或者说我不好,因为拿到的工资很少,因为得到的福利也很少。因此有人看见我会不屑一顾,甚至是相亲或是去岳父岳母家里去的时候都会问:现在在哪里上班呀?工资多少呀?还会不会涨呀?过年过节都发些什么呀?有房子没呀?多大的面积呀?……

到最后,搞不清楚自己是找的对象还是买的媳妇?

当然,没人希望自己的孩子受苦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孩子们的心情谁去理解?两个人走到一起或许是因为相互喜欢,或许是因为彼此的默契,哪怕只是一时的冲动,既然走到一起,为什么要因为钱财还隔断呢?两个人在一起是要一起去承担,一起去做什么的。男人愿意给女人钱,愿意为了家庭而拼搏,那是一个男人给予一个女人爱的方式,但是这种方式并不是所有男人都适用,也许因为都奢华的向往和追求,这样金钱的付出变成的理所当然。之后的男人变成了一部赚钱的机器,没有了自己的理想,失去了自己的想法,因为没钱就是没理想,不能当领导就是没出息。

男人终于有钱了,开始不屑看家中的那个还要看自己是否有“成就”的妻子了。

因为有钱了,女人投来的目光也多了,她们年轻、漂亮、时尚并且没有多余的唠叨,因为她们需要的只是物质的欲望。也因为有钱了,有了自己的欲望了,开始喜欢野花的芳香。

交朋友亦如是,没钱没权,便没有了利用价值,没有了价值就没有了交往的必要。

走亲戚亦如是,没钱没权,便没有了利用价值,没有了价值就没有了联系的必要。

我没钱,我没权,所以我这样说。

因为我没钱,我没权,所以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更想找到一些看似纯洁的东西,至少应该是抛掉钱以后的东西。

P.S. 昨天我出去买东西,发现自己的工资真的很少,发现要买的东西真的很多,发现总听人家说减价打折,原来都还是那么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