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7

时间流逝

Thursday, March 29th, 2007

奥利维亚·王尔德 Olivia Wilde

忘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心情變得有些低落了;忘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忘記了為什麼要開始。

我總是奢求會有一種安靜,一種只屬於自己的一種心境;可以不被人打擾,可以讓自己有一種為所欲為的感覺;同時也總有一些時候,希望可以有人能夠窺探到我的心裏;安靜的,不吵鬧的窺探。

說白了,我渴望自己心境上的獨立,同時也希望我的心情能被人理解,無論愛人或是朋友,也許哪怕只是一個過路的人。

我有申請過很多的博客或是空間,我也時常的會去看看他們的博客或是空間,當能看到他們心情留言的時候,我想我的朋友或者哪怕只是陌生人,都是需要別人的傾聽和理解,從心底很想替他們做些什麼,哪怕只是分享。

因為我曾希望被人知道我的存在,被人理解和尊重,哪怕只是少許的同情,我很討厭我的博客或者空間裏有垃圾留言,有單純的廣告回復,所以我的博客一直都很乾淨同時也很安靜,雖然我告訴過我的朋友。也許是忙,也許是不同的愛好,也許或是其他什麼原因,一樣的乾淨,一樣的安靜。雖然我不曾責怪,不曾埋怨,但請允許我這樣的牢騷,若不,剩下的會是什麼?

人總是在最失意的時候更加的失意,最沮喪的時候更加的沮喪,總是在希望的時候更加的希望。我不想再希望些什麼了,我不想在渴求些什麼了。假若可以就讓我這樣平淡的活下去。


其他位置的空間或者博客已經關閉的七七八八了,免費的產品總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大眾的喜好更迭,往往不是一成不變的。只有自己可以堅守自己的喜好(當然也有堅持不下去的例子)。

2023-9-25 00:20


风太大,心都吹乱了

Saturday, March 24th, 2007

奥立薇娅·玛恩 Olivia Munn

說起來好久沒有寫日誌了,因為實在不知道說什麼,但是好像又有一種想寫點什麼的衝動,是要發洩自己的心情的衝動。

打開日誌,突然發現,雖然心情就像路邊的沙石一樣,隨風亂飛,找不到一絲頭緒;打開QQ,可是今天打開QQ的時候卻有一種做賊的感覺,一個好友一個好友的看,偷偷的看,感覺很幸福,因為看見他們都很幸福。心裏便開始笑,偷偷的笑,笑的時候好似一顆青色的葡萄在笑臉的旁邊慢慢的開化。

有的時候看見QQ空間空空的,什麼日誌都沒有,但依然還有人在給留言,多好啊,只是我的空間沒有人而已,全世界的人都幸福了,我笑了,偷偷的;全世界希望只有我的心情糟糕,我又笑了,苦苦的。

沒有人理解我的心情,連我自己都說不清楚我的心情,可能也許只是不想說的太清楚,渴望有人理解,又希望就這樣算了吧。感覺自己就像天上的一顆9等星,即使努力的發光,依然淹沒在黑暗。

很長時間沒去看姥姥了,害怕心情的煩躁也一起帶過去,一天天的去曙光,其實並不是很忙,其實每天晚上我都是11點以後才睡覺,但是好像最近覺得特別的累,總是在店裏不知不覺中睡上一小會兒。

總是很想找個什麼事情,讓自己可以忘記自己已經累了的心情,很想讓自己不去想那麼多的事情。哪怕只是讓自己做一個笨蛋,覺得很丟臉。

很想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很有胸襟的男人,到後來細細想來,發現我只學會了原諒自己,也常常的埋怨這樣的自己,為什麼不能對別人好一點?為什麼一定要到事情過後才想著去理解別人?

今天看見又有人結婚了,還是在當初鐵子結婚的那個飯店,蜀豐園。當然,我想,在曙光的話,也就那個飯店能承辦下這樣一個幸福的時刻了。看到那麼多人,才發現其實好像也只有這樣的一個時候才能把曾經相識的人召集在一起,平日的大家都是那麼忙,為了自己,為了將來,也許將來的什麼時候還要為自己的孩子,覺得很平常,很自然,不得不做的事情。

突然想起來曾經何老師和我們說過,人活著的時候就一定會有很多很多責任,即使是自己不願意,那也是必須要去做的事情,因為人活著不是只為了自己,看來我也得為了將來的什麼所努力去做些什麼了,想著想著,心又有些亂了。

風還是那麼大,眼前的那幾根破的像稻草似的頭髮在眼前肆無忌憚的亂飛一氣,完全不顧我的感受,一個不小心刮到眼睛,就有淚水掛在上面,非常厭惡這樣的感覺,好不自由,好無能為力。不知道這樣的心情還要持續多久,不知道這樣的風還要再刮幾天,像是一場醒不來的惡夢,來的那麼的真實,卻又無論怎樣的掙扎都無法睜開眼睛,很想在晚上去河壩上狂吼,可聲音在心裏無數次的喊叫卻又被抑制在了咽喉。

也許是因為陰天的緣故,沒有星星的夜晚讓人感到有些壓抑,一瞬間讓我想起了很多過往的事情來,想起很喜歡一起在雨天過後埋沙堆,想起很喜歡一起在雪天過後挖雪洞,想起很喜歡放學後一起跳皮筋,想起很喜歡才小學5年級的時候就討論誰喜歡誰,想起很喜歡一起討論羅納爾多是多麼的神奇,想起很喜歡放學後一起踢球到看不見人,想起很喜歡閒暇的時候在複印社裏聊天吃涼皮,想起很喜歡一起在宿舍討論喬峰比洪七公早了到底多少年,想起很喜歡一起在睡不著的深夜大家一起在我租屋的窗前聊天,想起很喜歡比誰最後找到對象就要受罰,想起很喜歡在西薑村過過的無憂無慮,自由自在的生活,想起很喜歡將近10年不見的同學在一起聚會時候,鬧哄哄的樣子。

都說:人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我想只有逝去了才有思念的價值,不是沒有失去就不知道珍惜,是當時的自己也很幸福,因為當局,所以迷惑。回憶就像在看自己拍過電影一樣,因為有了旁觀的感覺,所以清晰。突然想起紫霞仙子死去前說的:我猜得出開始,卻猜不出結局。
大話西遊絕對是個喜劇,但是每次看到這裏得時候,都會覺得心酸。

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也許是因為風太大,所以心都被吹亂了。

今年流行艳遇

Tuesday, March 6th, 2007

Fit_Lover(爱情呼叫转移Ⅱ爱情左右)

剛剛看過《曹老闆的十八個秘書》最近又看過了《愛情呼叫轉移》。哈哈,都是豔遇版影視。

好像最近都流行這樣,話說回來了,豔遇?也不錯呀。都說豔遇好,我也覺得豔遇好。誰不願意有空的時候,可以多多碰到一點豔遇呢。當然可能女士們都不希望自己的老公或者自己說喜歡的人對其他的女人有什麼偶然發生。

不過看過《曹老闆的十八個秘書》《愛情呼叫轉移》後發現,其實豔遇嘛,本身並沒有錯,只是豔遇的人錯了。如果有人對了,即使美女再美,即使豔遇再豔,也不過是就像身邊的一陣清風劃過身旁,清爽伊人,讓人心情舒暢,心曠神怡。

clbd18gms_32(曹老板的十八个秘书)

當然,想當然的,作為男人的我們,一定要把握尺度,遠亦觀之,近亦觀之。可望而不思得,古人說好呀,萬惡淫為首,所以說這個看就可以了,千萬不要想得到什麼。要想得到的最多,最多是友誼吧,但是好像這樣的友誼好像不是很好維持的。

今年的元宵節真是過的爽的呀,一場大暴雪,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大的雪了。最重要的,TNND,電話線給我刮掉了,大雪封門還TMD出不去。網上不了,真是活受罪,我熬啊、熬啊,今天終於是熬出頭了,說萬歲太俗氣了,那我就說:好哎!


必須要說一下,我一直都是不怎麼喜歡黃曉明的,演技?我不知道。說他長的帥?我不覺得。當然,長的是比我強多了。

To update:2015-12-02 19:2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