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西廂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容耀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小賤人和大牌坊

2016年12月25日 Uncategorized ⁄ 972 字 ⁄ 被围观 459 views+ ⁄ +1°

媳婦怒斥:『一天到晚不是讓我幹這就是幹那,你是找媳婦呢,還是雇傭人呢?』 老公鬱悶,『我不是找傭人,也不是求祖宗呀,你說你這也不幹,那也不幹,我娶你幹啥?』 兩個人在一起拌拌嘴還是比較有情趣的,但是如果真的有一方較真了,我了個去的,那就是往死裡作,傷人傷己。 男人說:『女人就是用來疼的。』女人當真了,她不懂那是愛,那是對她的憐愛,她以為那是理所當然,真有一天你疏忽了什麼,那便是十惡不赦。 女人覺得男人就是應該賺錢養家,這是男人的責任,她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女人覺得男人處處都應該讓著女人,這是男人的義務,她沒有覺得哪裡不公平。 男人覺得女人應該把屋子收拾的乾淨一些,這沒什麼不好;男人覺得女人要出...